2016年10月16日星期日

法轮功头子李洪志母亲去世前遗言曝光

网络惊现李洪志母亲芦淑珍临终遗言
据法轮功组织内部知情人士报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的母亲临终前给儿子李洪志(乳名:小来子)写了遗言,十天后老人寿终正寝。遗言全文如下:

洪志吾儿:
悠悠天宇,切切故乡情。咱离开国家已经快二十年,我真希望能够走上回家的路,我已经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好眷念的了,垂死之人,我真想好好的跟你说说话,真想能够在进入坟墓之前回到我的老家,那里也是你出生和成长的地方,那里有我儿时的欢乐,有我们一家其乐融融的时光,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水,一砖一瓦都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那里有勤劳质朴的人民,有我的父老乡亲,有你开心的往事和儿时的玩伴,我已经老了,寸步难行,思想也开始犯浑,来美国那么多年都不记得有哪些事情能够让我回味,我的记忆始终停留在过去,始终还在家乡的那片土地上,那里温柔了我的乡情,那里峥嵘了我的岁月,那里惊艳了我的时光
望阙云遮思乡雨滴心。那里是我朝思暮想的地方,是我祖辈与后生生生不息的地方,那里有我父母的坟茔舅舅的灵魂。每年的清明,是我最难过的日子,我应该去为自己的父母祭奠去上坟上香,也许是年老的缘故,我泪腺已经干涸,眼里只能留出血和泪,这泪水带着血腥味,去告慰我的先祖,我欠了太多的良心债,生前不能尽孝,在世不能上坟,身后不能追寻。我的额角已经爬满皱纹,满头的白发已经抵挡不了岁月的流失,生活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在接近死亡,也就会离你越来越远,但又感觉离你越来越近
洪志吾儿,人言落日是天涯,我却天涯不见家。在我离开国家的那段日子,我们的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的平均寿命由不六十岁到现在的平均七十多岁,国家的实力足可以称王称霸,你恶意攻击的“邪”带领人民脱贫至富,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贸易国,中华民族复兴之路终于有了起色,因为他们排除了一切干扰,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人民得到了切实的实惠。我们走的时候汽车还是个稀缺品,现在成了大众商品,听说每次放长假,高速公路都成了停车场,有的人竟然在高速公路打麻将,听到了这些,我真的想回去看一看,咱的家乡现在成了什么样,是否还是来时的路,深深的巷
我知道你很埋怨我,我没有孟母的伟大,为教好后代三迁其地,我也没有岳母情怀,为儿子精忠报国刺字后背同样我没有陶母剪发退鱼无私,也没有欧母教子贤淑,我就是千万众生中一个平凡的母亲,也许因为我的平凡,你就注定不甘寂寞。你生活在一个纯朴的时代,没有动乱的时代,没有战争的时代,但孟母、岳母、陶母、欧母的精神深深影响了我,所以我始终对你严格要求,让你好学上进,让你学会诚实做人踏实做事,但事与愿违,你向来的逆让我的一切教导和希望都成了美丽的幻影你创立了法轮功,从此这个世界不再太平,多少好好善人从此被你那邪恶的法轮功拖进了深深泥潭,不能自拔。多少人因为法轮功去亲情,失孝心,走绝路,有多少人从此父不再慈,子不再孝,有多少骨肉相残,有家庭分崩离析,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古人都希望破镜从圆,但你的法轮功只会让破镜难圆,有多少冤魂在嗟叹,有多少平民百姓在哀伤,有多少魑魅魍魉在你的法轮世界,无一不是恶意中伤,被你认定为唯一圆满的李一军却在现世现身说法,莫大的讽刺啊。你的日本法轮功骨干佐藤恭、肖辛力这对夫妇也命丧黄泉,可怜的封莉莉,你的法轮功首席科学家,原本可以治疗痊愈,可她剑走偏锋,放弃治疗也一命呜呼就这一点而言,你很来事,也行耐撕。唉不说了,说多了满满的都是泪。
我真的是老了,每次去找你,都要走很远很远的路,每前进一米都要费很大的劲,全身每一处骨骼都在咯咯作响,每一处肌肉都在隐隐作痛,你也许不知道,到你的法轮功总部去一趟,我的汗与泪相伴,这一段路不是你能体会的,当然你也无需体会。这一段路是母亲的寻子这路,是我的盼望我的“小来子”能见我一面的路,我多么希望不是我去看我的小来子,而是小来子来看我。自从你的父亲离开了我们,我凭一人之力养育了你兄妹四人,那时日子虽然清苦,但那是我人生中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想起来到现在都感觉很幸福,很快乐人之将终其言也善,我不怪你对我如何如何我活着,你冷落我,我死后,你不可能因为我的去世昭告天下,只会秘不发丧、草草处理我的后事,这我都不会怪你;但我的在天之灵不愿意看到你继续祸害别人。我最看不惯的是你胡吹法轮功能够消业祛病,延年益寿,逼着弟子拒医拒绝药过“病业关”。你自己生病看过20家医院,留下医药报销单据一大摞,还手术割除了阑尾,这些都有凭有据。我孙女美歌生病,你也送她上医院,也有好多医药票据留着;你大妹夫李继光生病,你也特批他住院治疗。你凭什么不让弟子看医生?你竟然对弟子说“信(法轮功)你吃什么药?”害得许多弟子没病练成有病,轻病拖重,重病拖死,导致多少人枉死,多少家庭被毁掉,这不是丧尽天良吗?你就认个错,向菩萨悔罪,改了吧,也许菩萨宽恕你,但你不忏悔,就永远没有宽恕的可能了
洪志吾儿,人家常说我总是抬头仰望星空,其实我在寻找哪一朵是故乡飘过来的云,哪一个星星是我熟悉的身影,哪一个味道是家乡泥土的芬芳。你记我的仇,骂我是你的“魔”,还给我“你去死吧”的生日“祝贺”,我都不计较;但我死之后,惟愿你不再吹牛撒谎,害得你娘我活着因你而丢人,死后还继续蒙羞。你说宇宙也没你大,没你寿长命长;你说什么病都治得好,眼瞅瞅就能治好病;你说法身无数,皆具大神通;你说已经替弟子都办了地狱除名,法身保护他们不出任何危险;你说打小拥有四大功能,能够洞察宇宙奥秘,洞察人类的过去和未来;你说自己通晓天机,能够重造地球,重组宇宙……你如此满嘴跑火车,信口开河,可多少人听了你的竟然信了,有的人竟然真的为你上刀上下火海,自己剖腹取法轮的有,天安门前自焚的有,陈雨果啊,一个清纯水灵的女孩,一个本应该与美哥同样靓丽的女孩,一个本应该与美哥一样有着光明前途的女孩,唉,作孽啊,她与美哥都没有好下场,你不仅害了陈雨果,也同样害了李美哥你创造的法轮功,鼓吹的“真善忍”,你扪心自问,这里面有半句真的么?我生前就泼过你的冷水,让你别乱吹。你有什么功啊,你他小时候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我曾当面斥责你“是个光会说大话的东西”,我也叫大家别听你瞎白话,别听你胡扯、瞎编,那都骗人的。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罢,如果还念我的养育之恩,你就别再吹牛撒谎了,否则我担心你死后阎王爷会开足马力治你的罪
洪志吾儿,你对我严厉的教育耿耿于怀,以李继光逝世后大妹李君孤独寂寞为借口,近几年来让我伴她在纽约法拉盛居住,平时难见你一面,对此我不介意;但我可以容忍你的不孝,却不能容忍你对祖国的不忠,甚至卖国叛国。我曾经明确表态:“小来子搞法轮功与共产党作对,我没有参与。”因此,你如果真有一丝孝心,就应该放弃与祖国为敌的恶行。别再造谣说什么中共迫害法轮功,施酷刑、搞“活摘”。你的法轮功组织逢中必反,逢喜必闹,甚至暗中策划,炮制出“中共活摘信仰囚犯器官,屠杀150万人”惊天大谣,如此抹黑祖国,不仅没人相信,还会遭到所有华夏子孙的唾弃。洪志吾儿,你可知道,你得罪的是整个中华民族啊,你背叛的是全人类啊,你就是屠杀人类的刽子手你那无形的屠刀就像包拯的狗头闸,刮掉了一个个法轮功弟子的灵魂,让他们如同行尸走肉,形同韩国电影《釜山传》的那些丧尸,多么恐怖啊。及早回头吧,至少不要再向祖国泼污水,不要再让亲者痛、仇者快了。你投靠了西方反华势力,他们出钱出技术让你反对共产党,你可知道被人利用是多么的无能,你还吹嘘自己是宇宙主佛,哪个宇宙能容得下你,地狱能不能收留你都成问题。你如果真的是宇宙主佛,又何必寄人篱下,逃离国家,成为中国的通缉犯呢。江湖传言,出来混的,迟早还是要还的。
洪志吾儿,我知道,以现在的情况,我想落叶归根,死后回归生我养我的东北大地,是不大可能的。我虽因此怨你,却也只能自叹命苦。我最牵挂的则是美歌的终身大事,最希望的是你能与前二妹夫和解。我孙女李美歌模样也算俊俏,还能歌善舞,如今却成了大龄剩女。有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全家人都不会开心。美歌是你的掌上明珠,可你在她小的时候就拿她作赚钱、骗人的工具,没让她受多少正规教育。好不容易美歌交了男朋友,只是因为对方是常人,而你的身份又特殊,“轮常之分”阻碍了这桩好姻缘。终身大事没着落,美歌心里苦得很,她参加裸体生日派对,是释放,是发泄,也是对你这个父亲破罐破摔式的抗议。越剩越难嫁,越难嫁越愁嫁,你做父亲的有责任管好女儿,帮她找个好男人嫁了,别再摆你教主的臭架子了,别再让女儿做法轮功的牺牲品。至于你的前二妹夫孙森伦,他写书揭你的老底,是因为对你有气。将心比心,在泰国10个月,孙待你不薄,你挑唆李萍与他离婚,已经是恩将仇报,而最让他伤心的是,你还割断他与亲生儿子的亲情,能怪他对你极端不满但愿你能主动与孙和好,至少也要让你的两个外甥经常看望其亲生父亲,让他们父子想见。做人要有良心,否则不会有好报的。
洪志吾儿,天若有情天亦老,你却不能为我继一秒,不过也好,就让我再次为你探个路,给你打听打听,你是在地狱的第几层,我估计上面的十七层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不没有救人命,还把人往死里坑,用“真善忍”的幌子行“假恶丑”的勾当,你让为娘伤透了心,在这个世界什么都要,就是脸皮可以不要。你创造法轮不但腮帮子鼓了小肚子鼓了胸包更是鼓了。但愿为娘死后再也听不到我儿创造的谎言,也让为娘好好的清静清静,听一听外婆的澎湖湾、洪湖水浪打浪
黄山、黄河、长江、长城,在我心中重千斤,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在我心中一样亲。最后祝愿我的祖国繁荣昌盛,与同光。
你的母亲:芦淑珍
201681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