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2日星期六

走进中国器官移植“分配中枢”:揭活摘器官谣言

秋日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照进北京大佛寺东街一座清代府邸内,这里曾是道光皇帝第六女寿恩固伦公主额驸景寿的宅子,现在已是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的所在 地。《环球时报》记者近日来到这座院落的二层小楼,听工作人员详述当代医学前沿领域的大事——如何合法地获取和分配人体器官?这是一项非常严肃而神圣的工 作,中国从2015年1月1日起停止死囚器官使用,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由于等待移植的患者数量远大于器官获取数量,如何合理、合法分配就成为保障捐献者权利和尊严的大事。与中国器官移植事业改革相伴的,还有流传多年的“活摘器官”谣言。不仅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之行让记 者了解到国内器官分配工作的真相, 采访17日在京举办的第一届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时,也听到中外权威人士对这些别有用心的谣言进行的批驳。
  人体器官:全球供不应求的稀有资源
  《环球时报》记者从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的大屏幕上看到,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正显示有一名捐献者的器官已通过器官获取 组织(OPO)的确认,可以捐献给患者了。该系统立即触发匹配系统,本次匹配有一份4人的名单。一名工作人员扮演排在首位的患者所在医院的医生,她的手机几乎同时收到系统发来的提醒短信,询问“是否接受器官”。院方有1个小时做出决定的时间。基金会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整个过程其实是在复现之前的一个真实案例。
  令《环球时报》记者印象深刻的是,全部匹配过程用时很短,完全由系统操作,中间没有任何人为操作空间。其实,由COTRS履行国家器官分配政策忠实执行者的角色,早在2013年国家卫计委颁布的《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试行)》中就明确规定了。
  “为什么要分配?一种资源要分配就说明它是不足的。可移植的器官就是一种非常、非常稀缺的资源。”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主任王海波一面向 《环球时报》记者展示一张全球人体器官的供需图,一面解释说:“基本上全球每十个需要器官移植的人中只有一人能得到移植,而等不到器官的后果,很可能是死 亡。”王海波表示,“人体器官供不应求不仅是中国存在的问题,在全世界都一样”。据他介绍:“2015年,中国在全球器官捐献的例数排第三,在短短两年 内,中国捐献数目增长了80倍。但从每百万人器官捐献数来讲,像西班牙等国已接近40人,而中国只有2人,全球排第44位。”据了解,现在COTRS系统 内每个月约有800多名患者进行移植,但同时也有1600多人加入到等待移植的系统名单中。在这份名单中,每个月平均有34名患者在等待中死亡,包括1名 儿童。
  正因如此,器官的分配排序原则才成为整个移植过程的重中之重。“降低等待名单死亡率、提高受体术后总体生存率、消除核心的排序政策对不同疾病和不 同生理条件产生的不公平性,是分配政策要达到的目的。”王海波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系统层面,有着非常细致的综合评定原则,比如病情危重优先、儿童优 先、直系亲属优先等,这些原则跟国际是统一的,“比如病情危重优先原则来说,并不由医生判定,数学模型会判断一位患者如果3个月不接受移植,死亡几率会有 多高?风险越高得分也就越高”。王海波举例说:“上海曾经有一位20多岁的患者需要肾移植,他的父亲因交通意外去世了,家属提出器官捐献,但其中一个肾脏 要捐给逝者患病的儿子,这符合国际伦理学的标准。可惜的是,这位父亲的肾脏与儿子不匹配,但好在分配原则中有一条:如果患者直系家属捐献过器官,那么患者 可以在系统中加3分,所以他很快得到了移植。”
  揭穿“中国每年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的谣言
  器官共享与分配系统的建立,让中国的器官获取和移植完全变得透明和公正。其实,这个过程是充满波折的,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和改革长期伴随着杂 音。在17日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开幕式结束后的记者会上,针对《环球时报》记者提出的“如何回应境外组织声称中国‘活摘器官’的说法”,国内外多位专家对谣言进行了批驳。
  任何谣言都有源头,“活摘器官”这样耸人听闻的谣言到底从何而来?目前公认的说法是,2006年3月,“法轮功”掌控的所谓媒体首次抛出“苏家屯 集中营”谣言,声称位于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结合医疗中心有一个“集中营”,里面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并被“割去身体 器官扔进焚尸炉”。“法轮功”的谣言很快被国际社会识破。根据媒体报道,2006年的三四月份,美国
  虽然“苏家屯集中营”在第一时间就被证实纯属捏造,但谣言还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和传播,甚至直到今年6月美国人伊森·葛特曼还发表所谓《大屠杀 ——血腥的摘取》报告,妄称“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实际上,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大陆累计实现公民 逝世后器官捐献2950例,较去年同期增加50%,已超过去年全年的捐献总数。
  “如果说中国做了那么多例器官移植,那其他国家就没有了,因为全世界的数量就那么多。而且要满足中国的需求,需要大量相关药物,但其实中国使用相 应药物的比例只占全球总数的6%-8%。”这是世界卫生组织主管器官移植的官员何塞·努内斯教授17日在京出席第一届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时对记者做出 的回应。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教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质问:“我曾出席过美国国会针对中国器官移植的听证会,有关议题充斥着政治争论, 我觉得应该去问问那些散布谣言的人,是如何算出6万至10万这个数字的?证据何在?”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认为,这种谣言根本站不住脚。不过,当下影响公民捐献器官意愿,导致器官求大于供的主要因素就在信任度 上。黄洁夫说:“不久前我们做了社会调查,共41230人参与,真正认为传统观念影响中国器官捐献的只有8.7%,绝大多数老百姓都不认为传统文化是影响 捐献的原因。同时,据网上调查,45%的人都表示会报名参与捐献。但是另外有55%不表态、不同意的,这就是因为民众对我们这个体系还不了解、不信任,甚 至还觉得会不会有死囚的器官在里面?器官会不会被买卖?会不会变成一个权、钱的游戏?”
  老百姓有理由信任中国器官移植体系
  18日晚,《环球时报》记者看到无锡人民医院副院长、肺移植专家陈静瑜在他的个人微博上透露说,当晚他将进行肺移植手术,航空公司为等器官延迟起 飞30分钟,后又申请直飞航线最后比预定时间早8分钟到达。“绿色通道是中国器官捐献移植事业的一大特色,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高度赞赏!”陈静瑜称赞的 “绿色通道”,是在由国家卫计委、公安部、交通运输部、中国民用航空局、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等部门于2016年5月6日联合印发的《关于建 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通知》中规定的,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捐献人体器官转运流程的通畅,将因器官转运环节对器官移植患者的质量安全影响减少到最低 程度”。正如陈静瑜所说,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17日在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开幕式上的视频致辞时表示:“绿色通道的创新做法标志着中国政府认识到器 官捐献是人们可以赠与他人的最珍贵的礼物。”
  “这就意味着在我国运输领域,器官是最重要的VIP。”王海波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政策出台后,器官的共享数大幅增加,肝脏增加35%,肾脏 由5%升到13%”,这个政策重要的意义不仅在于减少器官的浪费,还在于运输时间缩短后,系统可以进行更加精确的匹配,使得器官匹配整体的质量得到提升。
  中国对器官移植事业的大力支持赢得学界的一致赞赏。然而,更多学者认为,建立透明、公正的器官移植体系,才是遏止谣言,从根本上获得民众认可,最 终弥补器官捐献缺口的根本办法。国际移植协会前任主席菲利普·奥康内尔17日如此评价中国的移植事业:“我看到中国的改革,感到非常欢欣鼓舞。所有国家都 有自己的特殊挑战,这个问题并不是中国所独立面对的。在未来,相信很多人需要进行器官的捐献和移植,但是这个过程是否能做到合乎伦理、公正、透明,是我们 必须要保证的,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15年中我们反复来到中国。我很高兴地看到,辩论在不断进行,那就是‘器官捐献的来源到底是一个腐败的来源还是一个公正 透明、造福中国公民的来源’。现在我们已经走过了这个阶段,改革了这个系统。”
  “公众的信任最重要的来自于政府的决心。老百姓还需要的是法治建设的完善。”在黄洁夫看来,解决信任问题最根本还是要靠“依法治国”。小智治事,中智治人,大智立法。如果法治完善了,老百姓就会信任中国器官移植体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