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都爱挥舞“美丽”的旗帜(图)


 
  邪教是丑恶的,同时也是狡猾的,为了迷惑世人,他们往往会树起一面面“美丽”的旗帜,在这些旗帜的掩护下绽放邪恶之花,祸害人类。
  “观音法门”挥舞着佛教和绿色两面大旗
  佛教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在中国有着广泛的影响。生于越南,辗转至台湾的张兰君从佛教的影响力中发现了机会,她声称自己等同于释迦牟尼、耶稣基督、安拉真主,能与神直接联系,并杂合各种宗教,移花接木,冒用佛教名义,自创“观音法门”,自号“释清海”,印制新闻杂志,自封“无上师”,销售一些低价的编制品。
  同时,狡猾的释海清还利用人们环保意识增强的大环境,在国际“绿色和平组织”运动影响力剧增的背景下,结合其歪理邪说炮制出“吃素食拯救地球”的所谓理论,以环保为幌子,大肆宣扬所谓“纯素生活,创造和平”、“吃素食拯救地球”。2009年一部关于全球毁灭的灾难电影《2012》在全球热映,“观音法门”的爱家(Loving Hut)利用人们对地球环保问题的忧虑,借势打出“吃素食拯救地,拒绝2012。”的广告招牌,其连锁素食餐厅在全世界迅速扩张,逐步成为“观音法门”以商养邪的钱袋子。
  法轮功拼命摇晃着“真善忍”的大旗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真善美”被放在突出位置,被视作是高素质、高境界的标志,同时,中国传统文化中也不泛主张“忍让”的思想,并受到一些人的追捧,有的人甚至会在身上纹一个黑色的“忍”字。法轮功教主李洪志抓住了人们推崇“真善”和“忍”的心理,打出了“真善忍”的旗帜,声称,“真、善、忍”既是宇宙的“根本特性”,又是绝对的“真理”。他吹嘘,得了这一真传,个人就会功德圆满,“人类会有一个飞跃”。
  法轮功在《李洪志先生小传》解释说:“真,就是要做真事,说真话,不欺骗,不说谎,做了错事不掩盖,将来达到返本归真;忍,就是在困难时,在受到屈辱时,要想得开,挺得住,不怨不恨,不记不报,能吃苦中之苦,能忍常人难忍之事;善,就是要有慈悲心,不欺负人,同情弱者,帮助穷人,要乐于助人,多做好事……”(《转法轮》)
  这说的确实好听,朴实而又有品位,有境界,就这样,“真善忍”三字成了法轮功最美的遮羞布,也醉了很多人的心,迷惑了无数人,诱使成百上千的人忘记了法轮功的种种罪恶,成为轮仆,害得无数家庭因法轮功而破碎,2000多名弟子死于非命。
  “华藏宗门”亮出全息和高能量的大旗
  为了诱骗世人,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利用人们追求健康、长寿的心理,故弄玄虚,推行“全息医学”,号称可以用所谓五行、气息等治疗癌症,一个疗程数十万元;一次“培训”,1万元。他还开办“御膳馆”,大肆销售“乌鸡膳”“健脑膳”等“食品”。但这些食品中,加入了国家明令禁止的川乌、附子、细辛等中药材,对人的健康十分有害。
  吴泽衡还编了一套“歪理”,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增强法力”、“其精液是高能量物质有益女性身体”等为名,引诱女性弟子与之发生性关系。很多女性弟子被洗脑后,成为他床上的玩物,酿下不可挽回的悲剧。
  科学教打着“科学”“宗教”两面大旗
  科学是关于发现发明、创造和实践的学问,它是人类探索研究感悟宇宙万物变化规律的知识体系的总称。“科学”一词魅力无穷,光芒四射,在任何人心中都属于“高大上”,也正因为如此,L?罗恩?贺伯特(L. Ron Hubbard)居然将“科学”一词作为其创立的教名,“科学”二字蒙蔽了无数崇拜科学而又对真正的科学一无所知的人。
  科学教不仅打着科学的旗号,而且以宗教的面目出现,其创始人贺伯特为自己的理论披上宗教外衣,从东方佛教中偷来转世再生说,宣扬灵魂附体。称他的“通灵术”会帮助人移去精神障碍,但事实上科学教的种种“净化”方式却造成了很多自杀的悲剧:意大利的帕里德?埃拉,22岁,进了科学教的禁药中心后,因忍受不了呕吐和腹泻,5天后自杀,在他之前有一个26岁因同样的症状而停止自己的生命;马歇尔?柳贝,10岁,也是科学教海洋组织的成员,1989年7月自杀……
  全能神、三赎基督举着“基督”的旗号
  邪教“全能神”崇拜一名被称为“女基督”的神秘女子,打着基督教的旗号,散布他们的歪理邪说。其实,被全能神实际掌门人赵维山称为“全能”的女子杨向彬来自山西大同,是一名高考落榜后精神分裂的女子。一个神经病女子却被贴上“基督”的标签,动辄发表“神话”让其信徒吃喝,然后,骗倒了一大群盲目崇拜基督而实际上对真正的基督一无所知的人。
  三赎基督更是将“基督”一词搬进自己的教名,该组织的创始人季三保原为基督教教徒,1982年曾参加邪教“呼喊派”。1989年农历正月十五,他在家中召开会议,自称“耶和华与我直接对话,已定我为先知,是神的替身。”
  事实证明,邪教都爱挥舞“美丽”的旗帜,在美丽的旗帜下做着伤天害理之事,对此,全社会都应予以高度警惕,每一个人都要擦亮双眼,谨防那些人以“美丽”的旗帜来忽悠民众,招慕教徒,危害社会的组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