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6日星期日

李洪志该如何祭奠母亲

 8月24日,李洪志母亲溘然辞世。按照法轮功的“惯例”,这次又秘不发丧。不过,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这一重要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母亲病逝,竟然不敢发丧。身为“主佛”,真实令人笑掉大牙。不妨设想一下,假如“佛母”也能享受常人的待遇,为其举办个追悼会什么的,李洪志该如何祭奠?
  是爱是恨?
  不说十月怀胎之苦,单说1952年7月7日李洪志出生那天,其母卢淑珍遭遇难产,如果不是潘玉芳使用催产素帮忙,卢淑珍难逃一劫。经过这生与死的的徘徊,李洪志应该对母亲敬爱有加。然而,李洪志却并不承认是母亲所生。在《2003年元宵节讲法》中,李洪志说:“我从里来,从外来,我从没有中来,形成了有,出现在苍穹之顶,又从那里一步步下到了三界最表面,没有生命知道我是谁。”李洪志在早期讲法录像中还说过,“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
  连生母都不承认,岂能有敬爱?非但没有“爱”,李洪志对于母亲,更多的是“恨”。在“传法”之初,李洪志竟然对弟子们说“我妈是我的魔”,母亲过生日,李洪志叫人送去一个大蛋糕,打开蛋糕盒子,见上面有一个字条,上面赫然写着“你去死吧”四个字(《法轮功大起底》)。这样的人,既然敢称“佛”,真是禽兽不如。
  是悲是喜?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唐·盂郊的《游子吟》,把“春晖”象征母亲的慈爱,比喻母亲的恩情深重,难以报答。母亲逝世,李洪志岂有不悲伤之理?但从其实际行动来看,母亲的死,或许远远小于他的“法轮功”大业。和此前的骨干病逝一样,为了不使内部出现恐慌,李洪志居然“草草处理了后事”。
  或许,卢淑珍的死,带给李洪志的,是内心的一阵窃喜?知子莫若母,李洪志是卢淑珍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当然最了解李洪志了。卢淑珍曾对外揭了李洪志的老底:“小来子(李洪志的小名)是在胡扯、瞎编、骗人!”“他根本就不是佛,他自己最清楚,就是常人一个。”“别把他捧高了。”曾多次向周边的人表明立场:“小来子搞法轮功与共产党作对,我没有参与。”这样的一个“死敌”去世,李洪志能不“喜”?难怪在芦淑珍晚年,李洪志夫妇极少过问母亲的身体状况,芦淑珍想见李洪志一面,必须自行前往纽约郊县的法轮功总部。
  是哭是笑?
  碍于世俗,在母亲灵前,估计李洪志好歹也要挤出几滴眼泪。不过,这泪水更多的也许是为自己而流。想想吧,“佛母”病逝,李洪志所有骗术岂不不攻自破?先说说“发正念”。李洪志把“发正念”吹得神乎其神,常称能治愈各种疑难杂症,可母亲病重,李洪志为何不“发正念”施救?再说说“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李洪志是“神”,其母亲居然也照死不误,“全家受益”的谎言今后还会有谁信?还有什么“青春永驻”、“法身保护”等,随着“佛母”的病逝,一切都穿帮了,今后的残局实在难以收拾,李洪志能不流泪?
  不得不佩服李洪志的心态好,法轮功这些年遭遇的尴尬事不算少,李洪志依然得过且过。“佛母”一死,短暂的“悲伤”之后,李洪志或许又该“笑”了。笑什么?笑自己从此后或许真是“宇宙最大”。李洪志曾说,他是“宇宙中最大的佛”,整个宇宙的秩序都是按照他的意愿来安排制订的。按照他的说法,整个宇宙中他是最大的。只是,中国有句古话,养身父母大如天,何况是生身父母!在常人眼里,你“李主佛”再大,也大不过你母亲。古代“唯我至尊”的帝皇,还不得不尊其母亲为“太后”呢。
  现在的李洪志,或许真的感觉自由了。再也不会像在泰国时一样,天天沉迷于气功,经常遭到芦淑珍大声斥责,再也不用忌惮其母说他“是个光会说大话的东西”。李洪志这样一个丧尽天良坏事能做绝的人,或许正为此暗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