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5日星期一

陈启:我与李洪志的亲密接触(图)

陈启:我与李洪志的亲密接触(图)


  我1993年在工作岗位退休。为了发挥余热,有了组建健身团队的想法。1994年7月中旬,李洪志应邀在郴州五连冠女排基地办班。我参加了培训,与李洪志有了一段接触。李洪志来郴州,给我的所见所闻,怎么看李洪志都是一个常人。
  李洪志跟常人一样离不开交通工具。作为“神”,应该是来无影,去无踪,或者腾云驾雾,却像常人一样离不开交通工具。李洪志来郴州,先是靠乘飞机到达长沙。那天天气还不给李洪志“佛”面,雷电交加,飞机因此晚点,很晚才到长沙。郴州市老龄委派车去机场接李洪志,住在蓉园宾馆。接着,李洪志靠乘坐郴州派来的专车长途跋涉到郴州。是我我朋友肖凯去接的李洪志。出于礼貌,肖凯让李洪志坐在副驾驶座位(我们这里的人普遍误认为副驾驶是领导坐的)。7月的天气,很热。那时没有高速公路,最好走的公路就是107国道,从长沙到郴州需要7个多小时。一路上,太阳越来越烈,车子是辆老式吉普车,没有空调,还经常遇到修路、堵车,那时也没有矿泉水,一路只好买汽水喝。可想而知,李洪志当时受的怎样的罪。肖凯坐在后排中间位置,出于好奇,一路注意着李洪志的神貌和举动,只见李洪志如常人一样,也很怕热,头上不断冒汗,白衬衫湿透了。不过李洪志死要面子,想休息却要拐弯抹角对司机说;“师傅,找个阴凉的地方你休息下吧,看你很累。”肖凯每次跟我回忆起这个片段时,就会忍俊不禁,说李洪志原来也是常人一个。
  李洪志也像常人一样喜欢钱。培训班开班前,郴州主办方(郴州法轮功辅导站)与李洪志进行了会议磋商收费问题,当时李洪志询问了郴州其他气功授课收费行情,提出“比其他的收费稍微高点吧”。主办方不解,李洪志说,收费比他们的高,说明比他们的“功”好。主办方为了利益,当然听从了李洪志的意见。后来又为双方分成进行了商议,定为5、5分成,但主办发负责场地租赁等费用。为此,这个会议中,有老龄委的领导开玩笑说:“法轮功拜神,还拜金”。李洪志闻言,面带不悦,我记得那次我花了50元进了学习班。那次办班原本为其9天,由于广州那边办班也在等李洪志,为了赶时间,把9天课程压缩到了4天,于是,白天加黑夜上课,天气闷热,蚊子又多,我们累得够呛。那时李洪志为了捞钱,也是到处赶场子讲课,中小城市他还要看时间安排是否顾得过来。李洪志教育学员要去掉“名利”,他自己却唯利是图。
  李洪志讲课很重的方言和口语。据说李洪志是初中文化。听李洪志讲课,普通话不标准,夹杂着很多很重的口语、方言。说的的最多的要数“当然啦”、“而且哪”、“其实哪”、“要我说哪”、“可是哪”,在说这些“哪”字的时候,往往是停顿、思考,让人听着生厌。尤其我们退下来的老领导干部不太信这些的,听着简直就是在受罪,精神受虐。我听着李洪志那么重的口语和方言,于是问旁边人李洪志是哪里人,旁边的人说好像是吉林的吧,这个功就是从吉林发展起来的。
  李洪志喜欢故作高深。可能李洪志随时都要记得做出一副与众不同的样,所以故作高深。这也是李洪志给我的深刻印象。比如,我和肖凯等人在陪同李洪志游览郴州苏仙岭时,李洪志假装对这里很熟悉,大步流星走在前面。有人问“师父,你来过?”李洪志伸出4个指头,任凭他们去猜想,结果有人说“师父400年前来过?”李洪志不置可否,似乎认同。苏仙岭山顶有块“升仙石”,陪同人员解说,这就是“苏仙得道成仙,乘鹤归去”的地方。李洪志闻言,却说:“这是通向另外空间的通道。”可见,李洪志很会利用当地传说来巩固自己的邪说。在进那个道观“苏仙观”时,李洪志拦住前面的人,说:“我们是修佛的,要走侧门。”下山的时候,李洪志故意如释重负地叹了下,说“整个山我都清理了一遍。末劫时,人类就像烂透了的苹果,你们要珍惜这段机缘(指办班期间),好好修炼。”
  人物资料:陈启,副处级退休老干部,曾担任郴州地区宜章县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站长。陈启口述,胡绪作采访整理的《痛心的回忆》发表在本网,链接:http://www.kaiwind.com/xs/200912/t103893.htm
   
  陈启收藏的与李洪志的合影。前第二排中为李洪志。陈启裁去了照片中有“法轮功”字样的横幅。
   
  当时,陈启交了50元钱,领取了这个只差编号的“学员证”,学员凭此证入场听课。“学员证”印有一个“法轮”图标,相当于一个“防伪标志”,防止伪造;盖有“cz”印章,代表“郴州”,表示只能用于郴州辅导班,防止学员“一卡通”到处赶场现象。可见,李洪志为了捞钱,也想了许多办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