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2日星期五

主佛与催产素

主佛与催产素
   2013-07-18   凯风网   作者:林子寒

  据为李洪志接生的医生潘玉芳老人证实:当年李洪志出生时,母亲芦淑珍难产,给她打了一针催产素后,才使孩子顺利降生。催产素是什么?是西医学药品种类之一,是人类科学发展进步的产物。催产素的发明和临床应用,使无数濒临鬼门关的孕妇和胎儿获得了新生。作为受益者之一的“主佛”,自被一支催产素救活后,便和常人结下了不解之缘,有了“佛”行人道的记载。
  童年命运坎坷
  据《凯风网》披露,李洪志的父亲李丹一生经历了四次婚变,李洪志的生母芦淑珍是李丹的第二任妻子,芦淑珍是在和前夫梁某(是伪满警察)离婚后,于1951年秋天嫁给了李丹,1952年7月7日,生育了第一个孩子李洪志,取名“小来子”。两人婚后共育有二子(李洪志、李东辉)二女(李君、李萍)。1956年,两人因感情不和分居,1962年离异。从上述事例分析,李洪志的父母都经历了生活的磨难,婚姻的挫折扭曲了他们的心灵,性格变得乖戾、孤僻,致使李丹一生中经历了四次婚变,致使芦淑珍的婚姻一离再离。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为家庭琐事夫妻拌嘴、相互殴打、摔锅摔碗、甚至一方服毒或上吊,乃是家常便饭。资料中显示,1956年父母因感情不和分居,那年“主佛”才4岁,1962年父母离婚,那年“主佛”才10岁。如此不和的家庭环境,在“主佛”幼小的心灵烙下了深深的阴影。从“主佛”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学习时,连续两年分别在二年级、三年级蹲班留级的情况来看,可见家庭环境对“主佛”童年的影响有多大!父母离婚后,10岁的“主佛”随母亲生活,生活在单亲家庭的“主佛”,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为填饱肚子,童年之路可谓岁月蹉跎,命运坎坷。但是在“主佛”“一夜成名”后,又有一个“4岁修炼”“8岁圆满”“12岁得道家功夫”的版本,那个是真?那个是假?如果“主佛”小传版本是真,可否让“佛家全觉大师”“道家八极真人”站出来证实?可否现场表演“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让人信服一支催产素救活的“小来子”是“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的“主佛”和“神仙”?
  青年时期能力平平
  据总后勤部内蒙古八一军马场政治处原主任、离休干部宋鹏林及其原文艺宣传队队长李春慈证实,自1970年至1972年李洪志在文艺宣传队里吹小号,吹小号水平一般。工作总结写得语句不通,字也不好。由于自幼父母离异,缺少管教,养成了自由散漫的性格,不守纪律,那在全军马场都是有名的。1972年春节回长春探家,一直到4月底还没回场,连假都不请,回来后他挨了批评,还与人吵架。上世纪七十年代,参军是非常热门的行业,怕儿子学坏,1972年12月,其母亲芦淑珍找“关系”“投后门”,将儿子调到了吉林省森林警察支队文艺宣传队吹小号。据老战友李庆元回忆,李洪志在部队的表现一般, 24岁那年本已是“大龄”的他,分别在1975年3月14日和12月20日,向组织递交了思想汇报和入团申请书,追求政治进步,在“打扫卫生”等方面表现得更格外“积极”。在部队服务期间,李洪志还未成家,属于单身系列,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阶段,见了美女就控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属人的正常生理现象,他不顾部队“不准谈恋爱”的规定,偷偷摸摸地给美女送纸条,一个美女拒绝后再选另一个美女送,最终都没有成功。由此可见,李洪志当年的能力、人格魅力普通平凡。本是在部队大熔炉锻炼的战士,咋在时隔十几年后又变换成“一九七二年又由道号真道子的师父传授大道所学,一九七四年又由佛家师父传授修炼大法直到出山,1974年以后,大道师父走了,后来又来了一位佛家女师父,主要是传授佛家功理和功法”的又一种神仙版本。如果真是像小传中说的“这时,李洪志先生虽然只有二十三、四岁年纪,但功力已经达到很高层次”那么神通广大,为啥“成名”后怕见当时的战友,在机场相遇,只打一个招呼,然后匆匆离去。哄得了别人,哄不了朝夕相处的战友,难怪《转法轮》出版后宋鹏林老人说“李洪志能写书,鬼才相信呢”!
  中年时期原形毕露
  童年、青年时期的李洪志是人不是神,到了中年时期,就开始“进化”成了“神”。小来子是如何从人“进化”成“神”呢?且看小来子“进化”五部曲,即:篡改出生日期,有意暗示人们他是释迦牟尼佛转世;编造虚假简历,有意自我神化并神化法轮功;制作虚假照片,故意打扮成佛祖模样,暗示人们他就是佛祖转世;吹嘘有特异功能,自我神化并神化法轮功;吹嘘自己写出了一本指导修炼的“天书”。五部曲演奏完之后,身份变的让人扑朔迷离,小来子就变蜕变成了“宇宙主佛”,就开始四处传播“消业祛病”“圆满”“去情”“修炼”等歪理邪说,蛊惑的无数人陷入痴迷不能自拔,一心期盼通过修炼进入“法轮天国”。而这时“主佛”内心的“圆满”“法轮天国”是什么?是谋求个“一官半职”,满足官瘾好光宗耀祖! 1999年,为使法轮功有一个“合法化”身份,他策划了震惊中外的“4?25聚集事件”,希望自己“要官”的阴谋变为现实。据决裂法轮功后的李昌、王治文、纪烈武等人的口述资料显示,当年他们在商议向中央提要求时还有第四条:“法轮功”“大师”要进全国政协。最初的提议是“当全国政协副主席”,后改成“进全国政协常委”,再后又改成“进全国政协”,最后认为不妥才删去。由此可见,“当官”原来是李洪志传播法轮功的最终目的,说什么“度人”“进天国”,说什么“真善忍”,原来全是骗人的鬼话!再回过头来看他青年时期追求政治进步的那些表现,原来也是为的“当官”。催产素救出的是“小来子”,官瘾深入到骨髓里,一举一动都是围绕“官位”打主意,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四晚年时期内外交困
  “4?25聚集事件”败露后,“主佛”逃到海外后,投靠西方反华势力,虽是一个无职无权的马前卒,但终于找到了“当官”的感觉,从“三退”到“九评”,“主佛”的小号吹破了天,从表相上看法轮大法一片繁荣,然仙家像落水狗一样流落海外,屡遭痛打的内心苦楚谁人知晓:周锦兴三次亮剑,剑剑只指命门,“主佛”不敢接招,躲在法轮大法的龟壳里噤若寒蝉;神韵演出处处碰壁,“真相”被揭穿,“主佛”被打掉牙只好往肚里咽;“精进”弟子如妹夫李继光、香港法轮功骨干孙浚、美国法轮功骨干吴凯仑纷纷患病死去,没有“圆满”进不了“法轮天国”,在阴间纷纷向“主佛”讨手法,闹的“主佛”夜不敢寐;“真身师父”彭珊珊、“法轮圣王”庞丽华、“全法师父”杜洪岩、“皇族师父”黄宁波等乱法弟子,公然站出来抢“饭碗”,击疼了“主佛”的软肋;用女声录制经文、将“讲法”拆分上传到博客、自办网站发声、传播“假经文”、 出台假经文、改动法轮图形、举办大型交流会、踩底线走极端等手段乱法,可谓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主佛”的法轮一招也降不住,证实了法轮不如铁轮,不如泥轮、不如纸轮;王彤文、徐小明、洋弟子范春交等特务层出不穷,越抓越多,单一手段露出了“主佛”断尾求生的本性;以叶浩为代表的其他四大家族争权夺利,搅得法轮功内部乱像纵生,搅的“主佛”的地位摇摇欲坠;从2000年起连发了13道打假令,效果甚微,最后反而打出了“原来主佛是乱法人”结论。“伪难民”一败再败,拳拳打出了“主佛”见利忘义“三家姓奴”的本性;龙泉寺办学被拒,断了飞天学校和神韵演出的轮内人才培养,断了事关诸多法轮弟子能否有资格上希望山修炼的重要途径,断了事关“洪传大法”、“救度世人”的重要“项目”,绝望的“主佛”瘫痪在“法轮”上露出了佛行人道的“真相” ……
  一句话:催产素救出的“小来子”是人不是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