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3日星期三

美刊点评中国大战略高明之处:热衷“不用即失”战略

新美国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帕拉格·康纳4月11日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刊登题为《中国大战略的高明之处:不“拥有”土地,只是“使用”它》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没有什么表述比“不用即失”这句话能够更好地描绘21世纪的大国手段了,特别是当涉及中国的时候。与以法律和民族为基础的西方思维模式不同,中国几乎完全是通过供应链的角度来看待世界的。随着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经济增速加快,消费能力激增,它成为一些国家原材料的巨大进口国。这些国家在冷战结束后开始被西方忽略。

中国现在是124个国家的头号贸易伙伴,是美国(52个国家)的两倍多。中国视新西兰为食品供应者,澳大利亚是铁矿石来源地,赞比亚是金属中心,坦桑尼亚是航运枢纽。鉴于阿根廷转变本国农业经济以满足中国的需求,该国学者马里亚诺·图尔齐称自己的国家为“大豆共和国”。供需才是21世纪的统治法则,而不是主权。

在法律意义上的世界,一个长期存在的咒语是“这块土地是我的”。而事实上的供应链世界的新座右铭则是“不用即失”。

在一个供应链世界中,拥有(或是声称拥有)领土不如利用(或是管理)领土重要。中国正在从远离本国边界、其根本无法稳定管理的土地上开采矿石。中国也更青睐事实上的地图,而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地图。

南中国海正是中国“不用即失”战略的充分体现。中国正在实施新战略,建立“海上的既成事实”,而菲律宾等沿海邻国却正在寻求国际法庭的仲裁。南中国海深处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在2014年和2015年,中国多次派出石油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在帕拉塞尔群岛(即我国西沙群岛)附近水域进行勘探。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负责人称这些可移动的深海钻井平台是“战略利器”,是中国“流动的国土”。

中国的“不用即失”战略还包括另一种比石油钻井平台和航空母舰廉价得多的战略武器:沙石。解放军在斯普拉特利群岛(即我国南沙群岛)的岛礁上修建了飞机跑道、灯塔、军队驻地、信号站和管理中心。费厄里·克洛斯礁(即我国永暑礁)成为一些人所称的“岛屿工厂”的中心,人们在这里开展大规模海底疏浚和填海造地活动,加固工事并将独立的暗礁连接成更大的岛屿。中国正在对这一地区建立事实上的控制,而对于法律上主权的最终仲裁依然悬而未决。

资料图片:永暑礁守礁官兵训练场景。(图片来自网络)

将中国本世纪的崛起与俾斯麦时期的德国相提并论的专家错过了一个更贴切的历史类比:17世纪的荷兰。尽管西班牙和葡萄牙是最早的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帝国,它们事实上通过暴力掠夺甚至大屠杀征服了拉丁美洲、非洲、亚洲和大洋洲的大部分地区。相比之下,荷兰人采取的却是一种不那么残暴、更为商业的方式。荷兰人在两百年的时间里部署了比欧洲其他国家加起来都多的商船和商人。

四百年前阿姆斯特丹所采取的战略与今天北京的战略有很多异曲同工之处。中国效仿的是荷兰人获得资源的模式,而不是那种寻求管理并设计整个社会的英式或法式殖民主义。

尽管荷兰人与当地统治者结盟,利用武力驱逐了葡萄牙人并建立了自身的统治机制,但其目的是为了保障交易站点的安全和利用自然资源财富,而不是为了上帝或是征服世界。在那之前,明朝的郑和在15世纪率领规模巨大的“宝藏舰队”也建立了中国与远至东非的王国之间的和平关系。和明代的中国一样,荷兰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贸易,而不是领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