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5日星期一

“纸上神佛”终可笑

“纸上神佛”终可笑
   2013-03-21   来源:凯风网   作者:雅 思

  邪教教主,没有不装神弄鬼的。李洪志更是其中的翘楚。

  “自四岁起受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功”,“八岁得上乘大法,十二岁起经道家高人八极真人的师父传授道家功法。1970年开始密修长白山高人李将(道号真道子)传授的大道功法,得高深密修之法,元婴出世,本体演化”,“1974年以来相继接受20余位佛、道师父传授,达到功深莫测、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因缘、预知人类未来”(《法轮佛学大师李洪志先生简介》)。他向弟子吹牛:“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转法轮》)李还编造了“斗蛇妖”等“光辉”历史,谎称自己具备搬运、隐身、定物和思维控制四大功能,豪言能够“推迟地球爆炸”、“重组宇宙”。总之,把自己包装成了无所不能的“宇宙主佛”。

  然而,这些都是写在纸上、印在书中的,充其量,只能算是“纸上神仙”。离开“纸”,来到现实生活中,李洪志就伧俗之相毕露,牛皮瞬间成笑柄。骗子怕熟人,牛皮大王忌惮知情者。李洪志的同学、同事、邻居等耳闻当年很不堪的李洪志成了道行高深的“神佛”,纷纷加入“揭老底战斗队”的行列。“纸上神仙”遭遇“扒粪运动”,原形毕露。

  ——李洪志的“修炼历史”乃向壁虚构
  按照李洪志自撰的小传、简历,他拥有多位“高师”亲授功法的神奇修炼史,然而知情人一致予以否定。

  1960年7月与李洪志一起就读于长春市珠江路小学的徐占璞说:“我和李洪志一起长大,是小学和中学的同学,上学时,李洪志可能受了父母离异的影响,性格内向,但从来没见过他练过功。”

  1969年7月,李洪志由长春市第四中学调入长春市第四十八中学“宣传队”,特长是吹小号。当时的宣传队队长郭术军说:“我看书上说他有多少多少个练功的师傅,我一个也没见过,他当时找个小号师傅倒是有可能。”

  原吉林省森警支队宣传队演奏员吕玉武是李洪志的室友,他说:“1972年底李洪志来到我们宣传队,我和他床挨床在一起呆了五六年,如果他晚上练功的话,那我应该能知道,因为1972年的时候我正好犯胃病,睡眠非常不好,我们班里这些人晚上谁要出去上厕所什么的,我都知道,何况他要起来练功呢,可我从来也没有看到过他练什么功。”

  看来,所谓的拜高师、数年苦练“独传神功”,属于李洪志的“艺术创作”。

  ——李洪志的“神通功能”乃无稽之谈
  记者来到李洪志生活、工作过的地方进行调查采访,问及“李洪志是否真的如他所说,八岁即修炼圆满,具大神通呢?他是否真的具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超常神功呢?”,所有知情者都作出了否定回答。

  据李的早期合作者宋炳辰曝料,一次有人“当着他(李洪志)母亲讲:‘你这个儿子他多了不起。’说一些恭维的话,他母亲当时就乐了:‘他有什么功啊!他小时候他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你别听他瞎白话。’”

  李洪志家的一位老邻居反映,李当时就是“一般青年”,听到李吹嘘功能,老邻居很鄙视:“有啥,他是个神童啊?又说从小是个啥啊……,不相信!”

  李洪志的小学班主任杜万衡则说:“(李)在学校,很一般,至于说是‘功能’啥子,咱们从来没发现过这些,那就是没看到,就跟一般学生一样。”

  李洪志曾经的领导、森警招待所副所长万向新听说李的自我神化,一脸气愤:“我说他没在跟前儿,在跟前儿我能给他两耳光子,一直到今天我也没信,就我们森警这些家属也不信,我知道的还没有做这功的。”

  早期的合作者宋炳辰曾问李洪志:“如果你要是有这四大功能,我们要是到别处讲功,让你表演表演怎么办?”李洪志的回答很无赖。以下是宋的原话:“他说那我也不能表演呀,我没有这个功能我能给你表演?——说实话了。我说那你搞这个玩意干啥呀?……我们几个就跟他说……他说没有也得放,为什么得放呢?他说:‘张小平一本《佛子出山记》轰动全国;他说你不大点说没人信。’我们大伙说,‘要你表演怎么办?’‘表演我不能干,耍猴呢?让我表演就表演,你们要让我表演就等于耍猴,就是耍我。这样他就不能让我表演了。’他自己讲的。”

  显然,李洪志的“神通功能”纯属自说自话,了解他的人全都嗤之以鼻。

  ——李洪志的“公认能耐”乃吹牛撒谎
  “纸上神佛”的“纸”是个广义概念,它其实还包括“嘴”。李洪志信奉“话不说大点没人信”,是一个信口开河、漫天吹牛的“李大嘴”。记者采访那些接触过李的人后,不禁感慨李洪志在吹牛撒谎方面“功力非凡”。

  早期合作者赵杰民反映:“从那儿(拼制出打坐莲花的法像)以后,他说我就是佛,他也说了,‘我的功能超过释迦牟尼几十万倍,另外我的法身遍地都是’,他搁脚一抿土,‘我的脚底下每一个灰尘,都有我的法身无数亿个,你们有了难的时候,喊一声李洪志老师,我的法身马上就到。’”

  早期学员陈顺武之妻反映:“他(李洪志)说‘佛,我是最大的佛,我是顶天立地的大佛,就是任何一个佛都可以听我的调动。我说让哪个佛来,哪个佛就得来。’”

  原大法弟子李晶超之母高淑芝回忆道:“他(李洪志)说‘你知道吗?他们一见我怎么磕头的,你知道吗?他们能看出来,我是比佛大,好多佛为了找我,死了很多的佛,一个蹬一个,往上找他。他比所有的佛都高吧,一个蹬一个往上上,都摔死很多。那就证明他在最顶峰了。”

  早期合作者刘凤才揭发:“他(李洪志)就这么一个人物。仅仅只有三十个月,由一个普通的……如果是说高一点,也就是一个气功爱好者,三十个月的转变就成了比释迦牟尼功能还高的佛,我们觉得是天方夜谭。”

  早期合作者宋炳辰揭发:“他说地球要爆炸了,大上一次地球爆炸是我师爷定的,上次地球爆炸是我师父定的,这次地球爆炸是我定的,就当着我们这些在场的人都听见了。他说,这次地球爆炸,原来是定的九九年,他说现在可能提前,可能挪到九七年,他说这次地球爆炸我定的,江泽民、李鹏找我,让我推迟地球爆炸的时间,他说我使点劲,也能推迟三十年。”

  首期培训班学员彭锡荣反映:李洪志在授课时,首先向学员们吹嘘自己的“本事”,说他在泰国帮一个植物人“换脑子”,使其恢复了正常。

  种种证词表明,李洪志公认的能耐只有一种,那就是吹披撒谎。刘凤才一句“他就这么一个人物”道尽李洪志的恶劣品性,啥人物?净“瞎白话”那些“天方夜谭”的牛皮大王、谎言大师也。

  “纸上神佛”脆弱如纸,一点就着,一捅就破。这不,李洪志先是作贼心虚地将附在《转法轮》后的《小传》自宫了,最近又在《二十年讲法》中宣布“师父会像人一样的表现,不会对谁像神一样”了。有道是:“纸上神佛”终可笑,“上天”必然灭邪教。

  原文网址:http://www.kaiwind.com/redian/wzd/201303/t176392.ht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