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6日星期二

轨迹:回顾李“主佛”艰辛的“求职路”(下)(九)

 三、“宇宙主佛”屈尊招待所当服务员 
  19785月,宣传队解散,他被分配到该森警支队招待所当服务员。 
  “主佛”差点成为待业青年 
  转眼到了1978年,上级宣布解散文艺宣传队。看到昔日的战友一个个被用人单位当做“宝贝”似地抢走,自己却找不到接收单位时,李洪志的自尊心受到很大打击,心头终日被一种深深的失落感所笼罩,直到有一天,招待所所长万向新来宣传队“招”服务员,李洪志才有幸被选中。 
  招待所所长爆料:招李洪志就是帮小姑娘值夜班壮胆 
  724日下午,记者来到已经退休的万向新家,谈起当初为何选李洪志当服务员时,快人快语的万向新告诉记者:“那时,我们所有一百多张床位,总让小姑娘值夜班,我们不放心呐。” 
  19824月,李洪志岳父托人将他调到长春市粮油食品供应公司下属的吉林大街粮食管理所工会,以工代干任干事。次年4月,借调到总公司保卫科当干事,19843月才转为国家干部。 
  
李洪志本人所填“以工代干”审批表  
  李“主佛”郁不得志挥拳向住客 
  从受人羡慕的文艺兵到天天叠被子、擦地板的服务员,李洪志好长一段时间转不过这个弯子来,本不爱说话、性格孤僻的李洪志,脾气也变得日渐暴躁起来。 
  “主佛”牛刀小试:我就这字,看不清是你眼睛有毛病 
  有一次,恰逢李洪志值班,万所长查看住宿登记时,看到字写得歪歪扭扭、难以辨认,便对李洪志提出批评。李洪志两眼一瞪,说道:“我就这字,看不清是你眼睛有毛病。”这使一向待部下如同子女一样的万所长很是失望。  不久,又一件更让万向新失望的事发生了。 
  “主佛”拳打指导员受处分 
  前来参加森警总队政工会的一位姓谢的指导员,没有按登记的房间号入住。李洪志发现后,责问他为什么乱住。谢指导员一时感到面子上有点过不去,辩解说:“咱这是内部招待所住哪个房间还不一样吗?”“你当这是你们家呀,想睡那儿睡那儿。”李洪志得理不饶人。 
  “你这小伙子怎么这么说话呢?”谢指导员不得不严肃起来。 
  “你住错了房间,还有理吗?不想在这儿住滚出去!”李洪志得寸进尺。有些忍无可忍的谢指导员拉住他的衣领说:“走,找你们领导去。”话音没落,李洪志的拳头已落在谢指导员身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