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5日星期一

《转法轮》为什么删掉“李洪志小传”

《转法轮》为什么删掉“李洪志小传”
  

  《转法轮》作为法轮功的“经典”和“基石”,据说“每个字都是李洪志的法身”,付梓问世后,理应是“驷马难追”、“千古不易”的。但对照一下早期和后期出版的《转法轮》,却能发现一个惊人的大漏洞和公开的大秘密,那就是,后期《转法轮》删除了至关重要的“中国法轮功创始人、法轮功研究会会长李洪志先生小传”和“书后”两篇文章。究竟谁如此“胆大包天”,敢对“天书”《转法轮》动这样大的“外科手术”进行“阉割”?是因为“小传”里哪些字句对李洪志有所冒犯,还是由于没有充分塑造出李洪志的“大佛”形象呢?

  显然都不是,“小传”可谓把李洪志吹上了天。从“四岁时接受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功”,“眼角里被压上真善忍”,到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再到“第二个师父”教他“炼拳脚、刀枪剑,内外功同修”,再到“第三个师父”“长白山的真道子”和第四任“佛家女师父”的醍醐灌顶,几乎把李洪志这个“活神仙”的历历往事和种种“神通”都描绘得活灵活现。这篇“小传”对当年招徕信众、欺骗世人确实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那么,为什么李洪志竟然不顾《转法轮》一书的“严肃性”和“完整性”,来了个“忍痛割爱”,“壮士断腕”,生生将自己精心炮制的“小传”彻底删除呢?

  看来李洪志也是万不得已。随着赵杰民、宋炳臣、刘凤才等一批“原合伙人”不屈不挠的揭露;特别1996年“光明日报”发表了“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广大群众和科技界、新闻界不断开展批判;中国佛教界从上到下的一致声讨;新闻出版署明令查禁了《转法轮》等书......李洪志已经不得不“稍事收敛”了。如果说《转法轮》里的连篇鬼话还潜藏在又臭又长、云山雾罩的的各个章节里,不易让人一目了然和抓住要领,那么,“小传”则要集中、典型、浓缩并“具体而微”得多。人们不必花太多时间看完《转法轮》,只用溜一遍“小传”,马上就能认清“法轮功”是什么货色。看来把太明显的“狐狸尾巴”藏起来是完全必要的。于是便一边匆忙发令叫弟子们销毁早期的“讲法”录音录像,一边赶紧从《转法轮》中删除这篇“小传”——尽管“大传”已经由韩北星在法轮功御用的“文艺之窗”中写过并单独出书,但毕竟可以说是“文艺作品”,而“小传”却是“大法研究会”的“官方文献”,或者毋宁说是李洪志亲笔写的“自传”,其“权威性”和“真实性”当然不容置疑的。此时,李洪志对于自画的“标准像”显然已经心虚了,不得不悄悄从《转法轮》的“殿堂”中“摘”下来。

  这种“断尾求生”术也颇有效,法轮功果然“令行禁止”,此后,所有大法书籍、资料和网站上,便再也看不到“中国法轮功创始人、法轮功研究会会长李洪志先生小传”和“书后”这两篇妙文了。直到今天,诺大的互联网,除了个别批判文章引用的“小传”中的只言片语,竟然搜索不到一处“中国法轮功创始人、法轮功研究会会长李洪志先生小传”的完整电子版文本。李洪志应该算成功的从“档案”中抽走了自己放进去的“黑材料”。这对于“宇宙最大的佛”真是个最大的埋没,对研究者也是个严重的缺憾,实在可惜得很!

  然而,古来尚且有“雨落难上天,复水难再收”之说,当今信息时代,流毒四方的“小传”怎么可能轻易就“人间蒸发”呢。如果李洪志敢于发表声明,公开承认《转法轮》旧版中的“中国法轮功创始人、法轮功研究会会长李洪志先生小传”纯属欺世盗名,因此予以撤除,倒也还算一个交待和了断。但就这么不清不白地一刀“切除”,又如何能防止原发病灶“扩散”呢?

  现将“中国法轮功创始人、法轮功研究会会长李洪志先生小传”全文刊载于后,也算“完璧归赵”,恭请李洪志及其《转法轮》前来“认领”,并希望忠实于初版“真本”,恢复这两篇文章在《转法轮》中的“压轴”地位。

  这件事显然做晚了,但对于人们了解一个真正的李洪志和真实的“法轮功”仍是非常必要的。

  附一:

中国法轮功创始人、法轮功研究会会长李洪志先生小传

  1992年,在中国气功界出现了令人刮目相看的奇人奇功,那就是被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接纳为直属功派的法轮功和他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李洪志先生于该年5月出山,他以崭新的面貌,一改传统的功理功法之特点,以自己的独到之处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气功爱好者。凡有缘修炼法轮功者,都被他深奥的理与法所折服,为他高深的功力所惊叹,被他奇特的功效所吸引。法轮功像一颗璀璨的明珠,正以其耀眼的光辉驱散炼功人心境的尘埃,点亮修炼大道的明灯。
  (一)

  李洪志先生1951年5月13日(阴历四月初八)出生于吉林省公主岭市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

  童年时代的李洪志便异于同龄,天资聪明,生性慈善。当他看到母亲辛劳时,便主动承担起看家、做饭、劈柴、看护弟妹的任务。弟妹们和小伙伴们都喜欢和他一起玩,总觉有种安全感。

  李洪志先生四岁时接受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功,修炼“真善忍”最高特性。开始时师父只是跟他一起玩耍,并不教给他功夫。做了好事师父就乐呵呵的,做了不好的事就显出不高兴的样子。有时候,孩子的天性使他故意做一些顽皮的事情,比如跟小朋友打架,但是打过之后,总要出点事。有时候是栽跟头,无缘无故地栽跟头,一个接着一个,总也站不稳。有时候不知怎么回事手就破了,血也流出来了。每逢这种时候,师父就远远地站着看,什么也不说。当他心里还不服气的时候,会突然来几个大孩子揍他一顿,而师父仍然是表情很严肃地看着他,什么也不说,直到他认错的时候,师父才会露出笑容。

  李洪志先生八岁时突然觉得眼角里多了点东西,慢慢地感觉到那就是“真善忍”三个字,原来是师父在他眼角里压上的,别人看不见,而他随时都能看得见。在以后的岁月里,师父告诉他这三个字的含义:真,就是要做真事,说真话,不欺骗,不说谎,做了错事不掩盖,将来达到返本归真;善,就是要有慈悲心,不欺负人,同情弱者,帮助穷人,要乐于助人,多做好事;忍,就是在困难时,在受到屈辱时,要想得开,挺得住,不怨不恨,不记不报,能吃苦中之苦,能忍常人难忍之事。这看上去十分简单的三个字,却包涵着无比丰富的内涵,这就是宇宙中最高的天机。每当李洪志先生回忆起此事的时候,总带着十分感慨的心情说:“第一位师父整整跟了我八年,就是为了这三个字,足见其苦心。真善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颇难。师父不仅要我每时每刻都能看得见,而且要我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并且在以后的事实中直到看我做到了为止”。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严格的要求,在李洪志先生幼小的心灵里奠定了牢固的心性基础。

  八岁的李洪志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与伙伴们捉迷藏时,他只要一想“别人看不见我”,谁也就发现不了他,甚至拿着手电照到他脸上也说看不见。木头里有又长又锈又弯曲的钉子,他用手轻轻一抠就出来了。冬天自来水管子冻住了,他用手去钩水管子,水管就弯曲了,连他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和小伙伴们一起在雪地玩,跑跳中便会腾空而起。若发现两个人要打架,只要他想让另一个人别过去,那个人就真的过不去。小学四年级时,有一天放学后忘拿书包就走了,后想起返回去取时,教室的门锁了,窗户也都关上了。当时他产生了一个念头,能进去就好了。就在这念头闪过之后,突然发现人已到教室里。再一想,人又出来了,连他自己也觉得神奇。后来有一次他突然想,停在玻璃中间不知是什么滋味?这么一想,人就在窗户上停住了。他立刻觉得满身、满脑子都是玻璃碴子,太难受了,赶快出去。这么一想,人又出去了。当时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功能,他以为人人都是如此,也就不曾留意。

  第一个师父对李洪志先生的影响最大,在他心中种下了“真善忍”的种子,又授予他超常的功,培养了他的性格,使他养成了许许多多优良的品质。他乐于助人,无论做什么事首先想到别人。看见马路上有块石头,他都生怕别人走路绊倒,也要将它拣了扔到一边去。上小学时,他经常到南湖去游泳。有次放学后路过湖边时,突然听到有人喊:“有人掉到水里了!”,“那人不行了!”。他走近一看,离湖岸挺远的地方果然有一个人在无力的扑腾着。他当时二话没说,脱了衣服就跳进水里,很快游到那人旁边,镇静地告诉他:“你喘口气,别乱动,我能将你救上去!”那人果真服服贴贴。当他把落水人拖到岸边时,才发现那是一个比他高大得多的大人。当落水人在岸边刚缓过气来时,他就回家了。这种事情有过多次,但他从不与人提起,直到过了十几年,偶然与人谈到时,也是很随便的,觉得是应该的,不值一提的。少年李洪志有着慈悲心肠,每当看到电影或小说中有好人受苦受难的情节时,总是泪水涟涟。

  十二岁时,第一个师父走了,临走时告诉他:“还会有师父来教你。”第二个师父主要教他道家功夫,炼拳脚、刀枪剑,内外功同修。师父总是把他叫到没人的地方,经常陪着他炼。炼马步站桩,一站就是几小时。常常是挥汗如雨,而身体炼得柔软如棉,坚硬似铁。春去秋来,转眼间两年过去了,洒了多少汗水,那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直到把各门功夫炼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他和师父的感情已经十分深厚,但是第二个师父又要走了。临别时,师父告诉他:“我叫八极真人,云游四海。我走以后,只须记住一件事,刻苦炼功。”以后的日子,李洪志先生牢牢记着师父的嘱咐:刻苦炼功。当夜深人静之时,在无人知晓之处,寒来暑往,日复一日,双手磨出多少茧子,汗水湿透多少衣衫,难以计数。功夫不负有心人,少年时期,他的功夫就已经达到世间法的上乘。

  (二)

  1972年,李洪志先生参加工作。这时,第三个师父--一位大道师父从长白山而来,道号真道子。这位师父与前两位不同,他不着道装道袍,而是以常人的面貌出现,他从不说他住在那里。这位师父主要是教内修功。当时炼功不敢公开,主要是晚上炼,有时仍然是师父将他主意识调出去炼,睡觉时能经常感到师父往他脑子里、天目里加东西。大道的内修功对心性的要求很严,师父要求他把修炼心性放到日常生活中,一旦做得不对,师父会借别人的嘴当众指责他、训斥他。也正因为有这样严格的要求,才使得李洪志的心性达到极高的境界。同事们都觉得他憨厚、诚实,都愿意接近他。他从不与人争辩,有人不理解,说他傻,该得的不得,该要的不要。他的确是到了那个境界,常人的各种欲望,个人的利益,都抛置于脑后,一切顺其自然,淡泊视之,泰然处之。面对着冤枉、责难,旁人都替他抱不平,而他却一笑了之。

  1974年以后,大道师父走了。后来又来了一位佛家女师父,主要是传授佛家功理和功法。这时,李洪志先生虽然只有二十三、四岁年纪,但功力已经达到很高层次。1982年,李洪志转业到长春市工作,炼功就更加刻苦了。在以后十几年的时间里,几乎每到一个层次就换一位师父,有佛家的,也有道家的。每到一个层次,都要经历一场磨难,有许多磨难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如今,李洪志先生的功力已达到极高层次,有些功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也是难以理解的。1990年7月的一天傍晚,他带着几个徒弟在北京某机关院里炼功。不一会乌云满天,紧接着电闪雷鸣,就像响在头顶上,徒弟们有点沉不住气了。按照大多数功法的要求,这种天气是不适合炼功的。但他们看见师父正盘腿打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沉稳如山,没有丝毫动摇或退却的意思,徒弟们也就跟着往下炼,但奇怪得很,尽管乌云很浓很低,雷声满天震响,雨就是下不来。炼完功以后,师父镇静地告诉几位徒弟:“半小时之内雨下不来,你们尽可放心地走”。因为有个徒弟家住在西城,乘公共汽车大约是半小时的路程。当这徒弟刚刚跨进家门时,雨就倾盆而下,像天漏了似的。在李洪志先生的身上有着许许多多神奇的故事,那是常人难以接受的,本文也就不便多叙。

  经过几十年的刻苦修炼,李洪志先生不仅在功力上达到了极高的层次,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宇宙的真理,看到了宇宙中早已存在的更多、更美好的东西,看到了人类的起源、人类的发展和人类的未来。

  (三)

  李洪志先生在辛苦之余,总有一念萦绕心头:师父们为什么要教我功夫?我为什么要到这世上来?炼功时他无暇多问,偶尔想一想,也得不到解答。随着功力层次的提高,使他对宇宙、对人类、对人生有了越来越深刻的认识。

  人类本应是美好的,由于心智的迷失,人的心灵受到侵蚀,体魄遭到折磨。人们的经济生活水平正在日渐提高,但是精神素质却跟不上来,每当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痛。人民需要有强健的体魄,需要有美好的心灵,才能建成美好的社会,美好的人生。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他决心为人民的身体健康,为建设美好的心灵乐园作出自己的努力。他决心以自己多年独传独修的大法为基础,改编一部适合常人修炼的大法以实现自己的目标。他看到这个目标虽然美好但却很艰难,这是一条充满复杂和艰险的路。但是当他定下决心之后,便毫不迟疑地行动了。

  从1984年开始,李洪志先生对国际国内的气功门派进行了认真的考察,并且参加了一些气功传授班。他分析了现代人的特点,因为大法要在常人中传播,就应当适应常人的生活规律。常人都有一份工作,每天用于炼功的时间有限,传统的修炼方法过于繁琐,且长功太慢。大法应去其弊端,取其优长。他看到人类健康的根本是心之所致。人人都向往美好,只是由于心智的迷失才出现了一切一切的不好。为此,他决心改编(因为李洪志过去所修炼的法轮修佛大法是很宏大的修炼法门,不能大面积普及)一部适合现代人修炼的大法--法轮功。

  李洪志先生从1984年开始,便全身心地将自己投入到法轮功的改编工作中。佛家的法轮,道家的阴阳,十方世界里的一切,无不反映在法轮功里。当他改编法轮功时,师父们都回来了。佛家的、道家的、大道的,还有其他门派的上师都参与进来了。法轮功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在师父们的指导下,经过反复推敲,反复演炼、体验之后才定下来的。所以说法轮功所反映的并不仅仅是佛家的东西,它集积了宇宙中各种神奇的力量,那是整个宇宙的精华。现在,它凝聚在李洪志先生一个人身上。法轮功于1989年定型以后,李洪志先生并没有急于将其传出,为了慎重起见,他首先让几个徒弟修炼此功。经过两年多的观察,这几个徒弟均达到了很高的层次。“三花聚顶”在其他功法里是需要经过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苦修才能达到的,而修炼法轮功两年就已经有人达到了这样的层次,足见其长功的速度是非常快的。

  (四)

  1992年5月李洪志先生负命出山,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领导在认真考察的基础上,充分肯定了法轮功的功理功法和功效,并将其接纳为直属功派,并为其普及传授给予了许多具体的支持和帮助。目前李洪志先生应邀先后在祖国各地办班讲法传功几十次,学员几十万人,所到之处,均受到学功者的热烈欢迎和大力支持。实践证明,法轮功的功效奇特,已产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李洪志先生不知疲倦地奔走于各地,实实在在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凡学过法轮功的人都能体悟到,法轮功不愧为修炼大法,其起点很高,给予很多,有很多至传真宝都无私地奉献给学功者,那是其它任何功派都不能做到的。

  法轮功是无私的,首先表现在它收费很低。李洪志先生无论到何处办班,都坚持最低的收费标准。有些功法,授功办班均是因收费太高受到审查机关纠正,而法轮功每次办班都是因收费低而与审查机关反复协商。完全不收费也是不行的。租用场地要收费,承办机关要收手续费,交通费、食宿费等各种费用支出之后也就所剩无几。即使是剩下的钱,也都用在法轮功建设上。他经常讲:既然普度众生,就不能增加炼功人的负担。法轮功也不是没有生财之道,有些人找到李洪志先生以很高的许诺要垄断法轮功的传授,甚至有人邀请他到国外赚大钱,这些都被拒绝了。李洪志先生多次重申自己的目标--为民服务,绝不搞邪门歪道。

  法轮功是给予,是奉献,具有超自然的力量。在传授班里,李洪志先生首先要为学员调理身体,调理到适合于大法修炼的状态。有病者要帮助其去掉病灶,然后为其疏通经络。在此基础上,要在每一位学员的小腹部位下法轮,这个法轮是帮助学员炼功用的,他24小时运转,达到“法炼人”的目的,即人不能时时在炼功,而法轮在时时帮助修炼者炼功,使现代人摆脱了炼功时间短的困扰。此外还要在学员的其它部位下法轮,那些法轮有帮助炼功的,也有治病的,它们不停地旋转,自动调整炼功人的身体状态。为了帮助学员掌握炼功要领,他还在每位学员的体外下上气机,气机同法轮一样不停地运转,诱导学员走正确的行功路线,并带动修炼者的经脉按周天运转。

  法轮功的修炼是安全的,凡修炼法轮功的人绝不会出偏。李洪志先生曾一再强调,大法修炼是不允许出问题的。法轮功排除了容易出偏的因素,比如功中不带意念,不出自发功等。此外,每个学员都有他的法身保护,每个学员的家庭乃至每个炼功场都进行了清理,都有“安全罩”,保证学员不受坏信息的影响。

  (五)

  在李洪志先生出山半年之后,即1992年12月,他为了支持国家的大型气功活动,应健康博览会的邀请,亲率弟子参加了92’东方健康博览会。在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的名字和他改编的法轮功,顿时轰动了首都京城。博览会总指挥李如松先生和总顾问姜学贵教授对李洪志先生的非凡功力和法轮功的巨大威力给予了极好的评价。李如松先生说:“在博览会上收到的第一封表扬信便是赞扬法轮功的,收到表扬信最多的也是法轮功”。姜教授说:“我亲眼看到李洪志老师为这次博览会创造了很多奇迹。法轮功不愧为这个博览会中的明星功派。我作为博览会的总顾问,负责任地向大家推荐法轮功。”

  在93’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被聘为博览会组委会成员;法轮功为特邀功派。李洪志先生在博览会上的气功学术报告,使人耳目一新,引起了气功爱好者的极大兴趣。博览会原定有影响的气功师各做一场报告,可是,李洪志先生一场报告下来,不能满足大家的要求,博览会组委会决定再加一场,结果还是不能如愿,又在闭幕的当天加第三场。三场报告场场人满,座椅不够用,有些人坐在地板上,有些人站着,一直听完两个小时的报告。李洪志先生把第二场报告的全部收入捐赠给了“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

  鉴于李洪志先生和他主持的法轮功在博览会期间为大会做出了突出的奉献,大会组委会和大会专家委员会共同决定:将大会唯一的一个最高奖励--“边缘科学进步奖”,授予李洪志先生,同时大会还授予“特别金奖”,以及“受欢迎的气功师”称号,以资奖励。在本届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是荣获奖励最多的气功师。

  现在,李洪志先生正率领弟子在全国各地大中城市办班讲法传功,为把炼功多年而不长功的人往高层次上带一带;为人们的身心健康,为弘扬法轮修炼大法做出新的奉献。
法轮功研究会


附二:

  书 后

  李洪志老师的《转法轮》一书,是他在法轮修炼大法传授班上讲的大法汇集成册的。这部大法以全新的内容,深奥的哲理,展现在修炼者和读者面前。李老师用极通俗的语言,结合着现代的科学,深入浅出地论证了常人往高层次上修炼的必经之路。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揭开了宇宙之谜,指出了做人的目的——返本归真。大家知道,不同层次中的法只在不同层次中起着指导作用,而李老师的大法在不同层次中都起着指导作用,就是说,从人类社会这个最低层次一直到宇宙的最高层次都起着指导作用,因此,李老师的大法,可以称之为宇宙大法。

  修炼必须修心。李老师的大法直指人心,他教诲我们必须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修炼。并指出:符合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好人;背离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坏人;同化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得道者。这是至理名言。问题就这么简单,就看修炼者的领悟和实修的如何了。

  李洪志老师正确地抓住了修炼之本——人心,并说:决定层次高低的功,功力大小的功,他不是炼出来的,是靠修心性修出来的,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绝对真理。

  这部大法的问世,为真正的修炼者往高层次上修炼指明了一条光明大道。这部大法被李老师的师父们称为“高德大法”,并告诉李老师:千年修道的人都想得到他,可他得不到。天目开了的人,根据层次的不同会看到大法每个字在不同层次都有不同的显现。因此,这部大法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真正的修炼者,千万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

  有些修炼者悟性很高,他们学了大法以后,认定了这部大法是宝中之宝,是修炼者的精进指南。他们表示要把这部大法当作“经文”,反反复复地阅读,直到能背诵下来;认认真真地实修,把心性提高再提高,尽快达到与宇宙特性同化。

  这部大法本为修炼者所用,但他也对人类社会的进步,对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对社会的稳定,对治安状况的好转,都起到了良好的作用,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和广大修炼者极好评价。

  这部大法不是一般的气功书,他是直指人心的;李洪志老师也不是一般的气功师,他是度人的。这些都不能同社会上各家、各门派相提并论,等量齐观。
法轮功研究会
一九九四年九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