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6日星期二

轨迹:回顾李“主佛”艰辛的“求职路”(上)(八)

 李“主佛”自称神通广大,有“大神通”、“大自在”。但翻开这位“宇宙主佛”的履历,却发现其实“主佛”也有常人的烦恼。面对求职难、找工作难等这些社会问题时李“主佛”走的也是一路坎坷艰辛。 
  自李“主佛”中学毕业以来至停薪留职成为职业“气功师”前,其工作经历大体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04月参军,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201部队八一军马场演出队服役。 
  第二阶段:19721230日调至吉林省森林警察支队(现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吉林省森林警察总队)文工团,吹小号。 
  第三阶段:1982年—1991年,(30岁至39岁)转业靠岳父李振忠的关系,调入长春市粮油食品供应公司保卫科工作。 
  一、参军吹小号李“主佛”精明躲过“上山下乡” 
  1969年,李洪志转入长春市第四十八中学读书,读了仅半年就毕业。为逃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李洪志投考了解放军内蒙古自治区201部队“八一”军马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乐器班当了小号手。同年41日,转为正式农牧工人。 
  二、调工作母亲求人情,“主佛”不争气 
  197212月,他母亲求人将他调入调到了吉林省森林警察支队文艺宣传队吹小号。 
  “主佛”母亲苦心一片 
 
1972930日李洪志母亲为其调工作向八一军马场领导写的亲笔信  
  原吉林省森警支队(总队前身)业余文艺宣传队在长春市乃至吉林省可谓小有名气。197212月的一天,李洪志的母亲卢淑珍找到宣传队队长宫长富和指导员门奎恩,提出把李洪志调到宣传队。当时,队里正缺个吹小号的,李洪志的父母离异后母亲独自一人拉扯着四个孩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于是,在半是需要半是同情的情况下,队里决定由宫长富和乐队班副班长赵新民一起,对李洪志先进行业务考核。 
  蒙混过关:李“主佛”“没有一首是完整吹下来的” 
  20多年后的今天,已经在家赋闲的赵新民对这段历史仍记忆犹新:李洪志一连吹了好几首曲子,没有一首是完整吹下来的,吹着吹着就找不着调了,只好从头再来。但想到他只有20岁,好好培养培养,还是可以使用的,也就让他过了关。 
  不久,李洪志正式由白城军马场调入森警支队业余文艺宣传队,成了一名“专业”号手。 
  老班长说李洪志:好像是兴趣广泛,实际上啥也不是 
  这一切对李洪志来说,也许得到的太容易了些,因此,到了宣传队后,他对吹小号不那么感兴趣了,每次练习,他都满不在乎,干部、班长在场,他还能吹几下,更别说加班加点练了。每次排练,数他出错多,正式演出也是差错不断,为此,李洪志没少挨批评。 
  据赵新民回忆,李洪志是个朝三暮四的人,今天喜欢舞蹈,明天喜欢画画,后天又捣鼓木刻。好像是兴趣广泛,实际上啥也不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