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8日星期五

文贵,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郭文贵,大部分人听到这个名字一开始是很陌生的,要不是这哥们天天在境外和轮子在一起跳脚的厉害,可能都没人知道盘古大观曾经是这货的产业。
我们先来看看这货的发家史。
要说郭总这可不是第一次逃亡海外了,当年他就上演了一次真实的大风厂事件,他早年间在老家河南和东北的黑龙江混过,然后开始在河南包工程,在一个拆迁的小区基础上搞出了一个“中原第一高楼”,惹了一身的官司。郭总天生就是个欠钱赖账的好手,知道事情无法平息,就开启了有事就躲美国的第一步。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郭文贵总结经验教训,觉得有靠山是第一位的,于是就想法设法攀上了当时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
 (郭文贵半生好运的来源,马建。)
郭老板开挂的人生就此开足马力,不过,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认识了马建的郭文贵可真是鸟枪换炮了,曾经他的“文茂集团”演变成了名字山寨味很浓的——“摩根投资”,最后又换了个屌炸天的“盘古氏投资”,这也基本就是现在盘古大观的来源了。在盘古大观里,郭文贵和巨贪们乘坐专门电梯进入核心区举办所谓“盘古会”。
事后,他的盟友马建评价他,“这个人没有道德底线”。能被大贪做出这样的评价那也真是光荣了。当时负责奥运项目的刘志华、刘晓光、金焱等几个北京市高官利用奥运建设谋求私利,与郭文贵起了内讧。郭总利用马建的职权将这几位直接拉下马。
不过就算这样也掩盖不了他集团大量的不明债务,他第二次脚底抹油逃亡海外,又一次积累了逃跑经验。
到这里就能惹出来一个红色通缉令?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这之后的郭文贵“韬光养晦”总结经验,他突然觉得利用马建来当自己的枪简直一箭双雕,他先后遥控马建排除异己清除了各种障碍后,安心回国。
随后他也真是一天不搞事就浑身难受,他受委托要把天津泰华集团因挪用公款被抓获的赵云安捞出来,同样是利用马建,号称此人是“国安局内部人员”,将他放出。
随后他利用时任农行行长的项俊波,以盘古大观装修为理由,伪造发票印章等,骗了32亿元的贷款,据说当时盘古氏的流动资金只有1000多万。
到这里就结束了?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但是这回开始的,就是这个邪恶集团的崩塌了。
十八大以后的强力反腐,终于让郭文贵的好日子到头了。2013年,郭文贵因为基金周转不好,到北大方正的控股公司搞了大量的债券。随后他还想像以前一样去利用自己的这个挚友在自己一身债的情况下,争夺北大方正集团方正证券的控制权,他又一次溜到海外等着马建的行动。结果方正的CEO李友先行一步,2014年12月,李友当了一次蔡成功,本来也不干净的李友还是下决心举报了郭文贵、马建团伙,很快,来年1月,马建被纪委带走调查。
郭文贵这下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玩脱了,天已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天了。有多年逃跑经验的郭文贵再次越洋,试图继续在政府找出愿意和自己合作的伙伴,来收拾自己这个烂到不能再烂的摊子。
可没想到,这一次,他在纽约被美国人告了,欠债成性的他在美国又搞出了8800万美元的债务。在仇敌债主遍天下的情况下,郭文贵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于是这么一个奇葩形象就出现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