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4日星期一

为反邪教漫画上墙点赞(图)

 
  岩造村反邪教漫画上墙现场
  近年来,广西崇左市天等县岩造村积极探索反邪教宣传教育模式,通过漫画上墙、山歌传唱、讲故事反邪教课堂等方式进行反邪教宣传教育,收到了很好效果。(2017年3月15日 凯风网)
  在这篇报道中,岩造村的反邪教漫画上墙作品给笔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从漫画上墙作品看,不仅阵容大,且位置显眼,此举不失为寓教于乐的好教材。在此应该为岩造村的做法点个赞,希望此类更多的漫画作品惠及群众。
  客观现实:群众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对邪教认知能力差
  我国农民受教育的程度整体偏低,科技素质还不是很高,从整体上看,农民素质还不是很乐观。据农业部调查显示,我国农民平均受教育的年限是7.8年,小学文化程度和半文盲不在少数。跟城镇的人口相比,城镇受教育程度平均在11年,这反映出农村文化、科学等基础教育还任重而道远,在客观上造成了一些村民对邪教的认知不足。
  岩造村是一个只有一个自然屯组成的山区行政村,和中国多数山区农村一样,地处偏远,相对闭塞,他们与外界交流的机会较少。如报道中所说,该村不少村民因文化水平低,平常务农无暇阅读反邪教教育宣传资料,无法辨别到底哪些是邪教?哪些是合法宗教?
  可以想像,在这种情况下,若得不到正确引导,那些精神上缺乏关怀和慰藉的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一旦被邪教所谓的“世界末日就要到了”、“有病不用吃药打针”、“练功可以治病”等歪理邪说的蛊惑,就很容易上当受骗。这些客观现实,反邪教宣传不可忽视,更需要有一个很好的载体来提升群众对邪教的认知。无疑,岩造村反邪教漫画上墙这种形式就是一个不错的载体。
  通俗易懂:没想到反邪漫画宣传效果那么好
  岩造村漫画上墙的绘制者是该村村民何树鹏。他为什么有此举动,何树鹏接受采访时说,“之前,我在广东打工创作的水粉画、油画等都是商业行为。春节返乡后,我想村里外出打工的有一半以上,大部分是留守儿童和老人,容易被邪教毒害,漫画宣传创作老人小孩一看就懂,没想到反邪漫画宣传效果那么好。”
  
  岩造村反邪教漫画上墙作品展示
  邪教如毒气,无孔不入。正如何树鹏所说,邪教正是看到了农村弱势群体这一点,经常派人深入农户家中“讲经布道”,用他们编造的各种歪理邪说拉拢不明真相的群众就范。何树鹏在制作漫画中,剑有所指,围绕邪教的特点、危害及如何防范邪教谋篇布局,如其中一片段漫画描述:师父说了,捐得越多越精进。文字下面,有图有真相,“资料费,捐款箱”,还有“协调人”一张聚敛钱财的幕后黑手。
  像类似这样的漫画,在岩造村有150多幅。可以看出,与文字宣传形式相比,漫画以图像传播形式,具有直观的特点。反邪教教育宣传漫画艺术形象生动、通俗易懂,这种反邪教宣传方式群众欢迎,接地气,效果好。
  积极意义:创建无邪教工作的有益尝试
  邪教为何首选农村,其主要原因除文化程度底认知能力差外,农村贫困人口相对较多,一部分村民精神空虚,信仰缺失,一些农村基层组织薄弱,社会管理与服务严重滞后也是主要原因。
  岩造村漫画上墙,至少可以体现两方面积极意义。一方面,邪教害人害社会,如果不从改善农民的民生状况,推进农村基础教育,大力发展农民群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入手,就很难抵御和防范邪教对农村地区的侵蚀。岩造村588户村民,150多幅漫画上墙,这样面对面的宣传,肯定能起到长期教育警示效果,而不是一次宣传,一堂法制教育课所能做到的。
  另一方面,创建无邪教工作,人人都要有主人翁意识。岩造村2600多人和睦相处,亲如一家,成为远近闻名的平安和谐村,被列为2015年自治区生态乡村示范村。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像何树鹏这样自学成才且有反哺美德的农民画家的竭力付出。他曾在广东某画廊工作,创作的水粉画、油画等都是商业行为。看到农村容易被邪教毒害的现状,他将爱好融入反邪教工作,并义务为村民服务,而且收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农村社会管理与服务需要有像何树鹏这样勇于担当的村民参与和决策。岩造村漫画上墙,无疑具有创建无邪教工作的样本意义。
  通过岩造村反邪教漫画上墙,笔者认为,反邪教宣传只要结合实际,因地制宜,就能有效引导群众读懂邪教的丑恶本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