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8日星期五

盘古高管透露郭文贵用假合同、假公章、假签字、假报表从农行骗贷32亿细节

现在回头看7年前郭文贵(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操盘骗贷的细节,依旧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从申请贷款第一道流程就开始作假,制作假合同、找路边小广告刻假公章、假扮监理办签字手续、提交假报表谎报公司业绩,就连最后银行贷款到手,给银行开具的发票亦是假的。
凭着这“一条龙造假”,2010年郭文贵从农业银行贷出32个亿。这笔巨款,成为他从“房产大亨”进击“金融大鳄”的关键资本。第二年,郭文贵由此取得“民族证券”的控制权。
在2012年国家审计署对农行的审计中,郭文贵造假骗贷伎俩被发现。
据了解,这32个亿仅是“冰山一角”。早在2008年,郭文贵在郑州房地产开发中攫取第一桶金时,便已深谙造假骗贷之道,先后分44次、从多家银行骗贷近15亿。
为何郭文贵屡屡造假都能收获巨款?是手法高明还是他“神通广大”?多位核心人士揭秘郭文贵骗贷往事。
32亿元!审计查出巨额假发票
2012年六七月,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组进驻中国农业银行,对农行上一年度资产负债损益情况进行审计。
“他(郭文贵)问杨英(盘古公司财务总监)查到了什么,又问‘查到发票了吗’?”曾跟郭文贵共事的盘古公司副总经理吕涛回忆,当时,郭文贵让几位部下尽快清理销毁此前的造假材料。
然而,审计组还是在贷款资料中发现了多张假发票,总额达32亿元。发票的票面上,开票单位写着“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也就是说,这是农业银行向北京城建五公司划拨32亿贷款后,后者开具的收款发票。蹊跷的是,上网查询发票信息,却显示开票单位是“盘古公司”。
假发票被发现后,郭文贵开始四处“找钱”。为避免被查到更多违规和违法的操作,他采取“以贷还贷”的方式,抢在2014年年底前还清农行的这笔贷款。这跟约定的还款时间相比提前了整整4年。

盘古公司财务总监杨英梳理出的“以贷还贷”名目,可以清晰看出郭文贵此后“拆东墙、补西墙”的痕迹:
郭文贵以盘古公司的名义,向平安银行贷了20亿,其中3亿补上农行贷款;
用此前开发金泉广场部分物业作抵押,向方正东亚信托贷款,其中3.7亿也用于归还农行贷款;
又从中泰信托融资10亿,全部用于归还农行贷款;
向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贷款15亿元,其中14亿多元归还农行贷款。
此外,郭文贵开发的“盘古大观”写字楼、公寓经营收入也被用于还贷。
“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个雷。”杨英说,作为专业财务人员,也知道这是骗贷,可却不敢不做,“公司当时有个总指挥说这就是骗贷,后来就被郭文贵开除了。”
找来建设公司“配合”炮制假合同
据媒体了解,郭文贵在商场驰骋中,由于之前的工程欠款、贷款还款还息,资金紧张问题始终如影随形,“拆东墙、补西墙”也是常用的救急方法。
时任盘古公司的法人代表杨克森回忆,郭文贵之所以要造假向农行申请这笔贷款,也是在2009年到2010年期间急需用钱。
“当时(盘古大观)商场筹备开业,郭文贵在境外经营也遇到一些问题。”杨克森说,还有多笔工程欠款也让郭文贵颇感棘手,多方债主频繁催债。
2010年春节刚过,郭文贵首先找了杨英,一口气提出要盘古公司从银行贷50亿元。
“当时我觉得不可行,很惊讶地看着他,说做不了,郭文贵说‘你照做就行了’。”在杨英看来,以盘古当时的资产信贷状况,绝不可能从银行贷这么多钱。
郭文贵则信心满满。他提出以北京盘古大观精装修工程、南北联结体精装修工程、A座及公寓公共区域精装修工程、屋顶四合院装修工程为理由申请贷款,考虑到贷款申请的需要,专门找来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配合”签订了施工合同。
据盘古公司工作人员证实,上述工程都已接近尾声,不可能还需要50亿之多。而北京城建五公司也并未给盘古施工或装修,“说白了,就是为了申请贷款才制定的一份假施工合同。”杨英坦言,“这需要跟施工单位商量好,没商量好谁也不敢做。”
私刻假公章
但在随后贷款资料审核中,假合同中的工程开工时间、付款方式都存在一些问题,银行无法批贷。
杨英准备根据批贷的需求,对原来的合同进行拆分、修改,找北京城建五公司盖章后报给农行。但郭文贵一听这个方案就火了,“他说没办法再找城建五公司了,但这事必须要做好。”
为此,他找来盘古公司副总经理吕涛,让他配合杨英重新虚构合同,去找刻章小广告刻城建五公司的相关公章。
“我就害怕了,这么做是违法的。”吕涛有点犹豫,郭文贵“软硬兼施”:一面强调办理贷款手续时间紧迫,这次贷款必须要成功;一面又对吕涛和杨英说“你们是公司里我最信任的人”,“出了问题一切责任由我承担”。
很快,3枚假公章刻好:据相关人员回忆,一枚城建公司的公章,是圆的;一枚城建公司老总廖某的人名章,是方的;还有一枚监理公司的公章,是圆的。
媒体披露,类似的手法,郭文贵屡次使用。比如为了获得购买第二架私人飞机的贷款,郭文贵也指使公司员工伪“造”租赁合同、“编”造飞机注册证、还“PS”了外汇审批证明,左右腾挪,最终从交通银行北京一家支行骗购外汇1350万美元,转往香港。
假监理、假报表与微妙的默契
监理,是工程建设中负责进度、质量、安全等控制与协调的单位。在贷款环节,银行通常需要工程监理的承诺书,对工程进行全程监理。
盘古公司副总经理吕涛与财务总监杨英都承认,由于贷款使用的合同是假的,监理公司根本不知情。
据吕涛介绍,他找到郭文贵公司人员钱蕾和肖勇,在监理公司临时办公室里假扮监理公司的人,并在给农行提供的材料上签字并盖章,签的字和盖的监理公司公章都是假的。
此时,完成贷款还需要一个关键环节,即证明公司财务健康程度的财务报表。农行同意贷款的前提是,需要提供连续三年盈利的财务报表。
杨英介绍,提供给工商税务的财务报表因无法体现盈利,在提供给银行后无法申请下来贷款。于是,郭文贵让杨英去做了一套资产负债率低、利润高能体现公司盈利的假财务报表。
之后,财务部门制作了盘古公司2008年到2010年的财务报表。
事后,根据当时的会计鉴定意见书查证,通过财务报表作假,盘古公司不但抹掉了公司账面上近九成的债务,还对利润也进行了造假。鉴定意见书显示,2008年和2009年盘古公司报给银行的年度利润分别为2987.8万元和4397万元。而工商年检报表和公司留存报表都显示,公司在两个年度都处于亏损状态。
如此明显的造假行为,农行为何没有发现?
实际上,农行在审批贷款时,和其委托的第三方国盛评估公司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据相关人员回忆,当时发现了五个问题,其中包括:盘古大观项目面积超规划、项目手续不齐(盘古四合院、南北连体无规划手续)、开发资质问题等。
对此,郭文贵又安排盘古公司员工解洪淋等人制作一份书面回复报给农行。后来评估报告出来,告知盘古大观的项目总价值大概80亿元,可以贷款32亿元。
至此,这笔贷款的关键资料全部以造假的方式凑齐,银行划出了这笔巨额贷款。
杨英回忆,造假材料骗取贷款的全过程,她的心情始终忐忑。银行方面也不愿担责,对流程要求很严格,同时保持了一种微妙的默契,并不追问申请材料细节。
郭文贵的信心或许来源于这种“微妙的默契”,多位盘古公司的人员称,郭文贵曾向他们说起,这次申请贷款是时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项俊波支持的。
今年4月9日,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但官方尚未透露其涉案详细信息。
综合新京报等媒体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