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法轮功号称能使练习者开天目、白日飞升、上金灿灿的佛国、祛病消灾,总之本领大了去了,称之为“大神通”,可惜这些神通绝技我们至今未曾一睹真容,倒是法轮功不曾宣扬的另一项本领----堵门,屡屡展现在世人面前。
  堵门,就是纠集一伙人上对方家门口,或者向门里的人谩骂,或者喧闹骚扰,或者默不作声在门前晃荡。不管具体以何种形式,堵门都是对门里面的人一种威胁和恐吓。法轮功耍起堵门绝技来可谓是炉火纯青,从单位堵到了家里,从国内堵到了国外。
  堵门绝技之一----到工作单位堵
  法轮功邪教组织喜欢上人家单位堵着,绝不是看上了那儿的工作,而是因为人家对法轮功有批评之词。
  像《齐鲁晚报》、北京电视台、天津师大等单位,因为有人发表了法轮功习练者走火入魔、自杀自残等报道,立马遭来了法轮功组织的堵门大法。1998年6月1日,将近900人堵门《齐鲁晚报》,6月3日,人数增加到3000多。1999年,法轮功邪教组织到天津师大甘肃路校区堵门的人数最多的时候达到了6300余人。
   
  围攻天津师大《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社
  堵门绝技之二----到家门口堵
  上人家单位堵,可以狡辩为对事不对人,那么上批评者家里堵呢?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先生就领教过法轮功的堵门大法。
  何祚庥先生较早关注到法轮功的危害,在他发表的《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一文中提及法轮功导致一名练习者精神分裂,从那以后,他的家开始不断有法轮功习练者前来闹事。法轮功还对何老进行了跟踪堵门,在他搬家之后,法轮功信徒在他原来的住处留下字条:“请后来的人注意,何祚庥已经搬走了……”于是,何老新家很快又被围堵,他和家人还不断接到法轮功的骚扰电话。何老虽然感到吃惊,但并未被威胁所吓到,隔着门跟法轮功的人辩论。近年来,何老仍然时不时地在揭露法轮功的危害。
   
  堵门绝技之三----到海外堵
  法轮功组织还把上工作单位堵门的绝技发扬到了海外。2001年12月,加拿大蒙特利尔《华侨时报》刊登了一则批评李洪志的短文,法轮功分子围堵在该报社门前,强行拍照,并用相机打伤一名女士。北美地区其他华文媒体《侨报》、《星岛日报》和《明报》也曾因报道法轮功习练者傅怡彬杀人案招致法轮功分子堵门。
  遭到堵门的还有几大著名的外文媒体。1998年11月,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发了记者詹姆斯·迈尔斯的报道,指出法轮功是中国的“头号邪教”,遭到围堵。2005年1月,美联社发表《天安门集体自焚案参与者接受媒体采访》一文,遭到围堵。2008年2月,《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批评法轮功“神韵”演出的报道,遭到围堵。
  堵门绝技之四----到政府部门堵
  法轮功堵了报社、堵了电视台、堵了高校、堵了人家门,堵门大法一再出击,操练得越来越娴熟,最终亮出了堵政府部门的招式。“4.25”围堵事件,其组织之严密,规模之巨大,影响之恶劣,是法轮功堵门大法的终极呈现。
  从引起人们的警惕到被中国政府取缔的短短几年时间里,法轮功大大小小的围攻行为出现了三百多次。法轮功将围攻事件狡辩为上访,且不论上访该走其他正常渠道,单是从其使用堵门绝技的行为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这不过是法轮功众多堵门行动中较为特殊的一次。
  公民有言论自由,媒体有新闻评论自由,政府有管理社会团体之责任,如有不满,可反驳、可辩论、可申诉、可控告,而堵门是充满戾气者阴险的恐吓、无理的耍赖,为常人所不耻。莫非是因为法轮功自称修炼人,不比我们常人,所以可随意使用这堵门大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