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日星期六

真实版《越狱》! 南美丛林里上演的惊天72小时大逃亡!




阔别8年,美剧《越狱》强势回归!

这可让无邪君激动不已啊!

手足情深、利用与提防、真情与背叛
缜密的计划、面对意外时的急中生智

错综复杂、跌宕起伏的剧情
一个个深入人心的角色

作为粉丝,《越狱》让无邪君过足了
“烧脑”和“悬疑”的瘾!


迈克尔和林肯这对难兄难弟

一路相互扶持

各种组团刷boss

经历了无数生死考验

终于逃出生天,真正的重获自由!

(《越狱》剧照)

然而,影视作品终究是影视作品

再多的惊险
也是为了吸引观众的眼球
满足观众的需求

回到现实中,1978年南美圭亚那琼斯镇
却上演了一个真实的“越狱”事件

与美剧《越狱》相比

其惊险程度可谓分毫不让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不过,这次的主角不是像
迈克尔和林肯这样的难兄难弟

而是一对年幼的姐妹

18岁的布林达和12岁的特雷西

这对误入邪教魔窟的姐妹
在短短的7个月时间里
到底经历了什么

才促使她们在南美的丛林里
上演了72小时的惊天大逃亡?

也许,看完这篇文章,你会得到答案......

(本文稍长,但绝不会辜负你的耐心)

初入魔窟

1978年春,布林达和特雷西姐妹俩在父母的带领下,搬进父母口中所谓的“圭亚那天堂”——琼斯镇。当时,特雷西·帕克斯只有11岁。

但是,当她们真正面对这个所谓的“天堂”时,眼前的一切让人惊慌。琼斯镇大门前的守卫手持长枪,如此戒备森严,让小特雷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们可能会被困在这里。

17岁的姐姐布林达则充满了恐惧,感觉这里根本就是个地狱。



其实,作为出生在信仰“人民圣殿教”的家庭中的这对姐妹,在还没搬来琼斯镇之前,她们所经历的童年就只有“恐惧”和“愤怒”。

“人民圣殿教”的教规异常严格,对于信徒的处罚措施也非常严厉。

比如,该教会会在公共会议上对触犯教规的信徒一顿拳打脚踢;

 (截图来源:琼斯镇惨案:世界十大邪教之一——人民圣殿教的兴亡,下同)

多人群殴;


鞭刑;


甚至会强制那些私下发生性关系的信徒在众教徒面前发生性关系(教会内禁止信徒之间发生性关系,只有邪教教首琼斯能和女信徒发生性关系)。

对于这些发生过的可怕事情,姐妹俩都心有余悸。因此,对于父母打算搬进“天堂”的决定,她们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

禁锢

但她们还是跟着父母搬进了琼斯镇。并且在进入这里的第一天,姐妹俩就被迫与父母分离了。

此前,她们还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这让她们感到十分恐惧。而更糟糕的是,这种恐惧感无人可以诉说,因为信徒之间禁止对话,否则就有被认为会逃离的嫌疑,甚至家庭成员之间也会互相告密......
  


之后在琼斯镇生活的日子里,姐妹俩每天顶着南美炎热的天气,在农田里劳作14个小时,干着从不间断的粗重劳务,忍受着蚊虫叮咬,吃的是夹着虫子的米饭和牛奶......

渐渐地,她们的父亲意识到把她们带来琼斯镇是一种错误。可是,当他向其他信徒提起要带女儿们离开时,却马上被告发,并遭到毒打......

姐妹俩感到,事情已经不能再糟糕了,只有在夜里偷偷流泪。然而,在夜里,扩音器也回荡着“人民圣殿教”头目琼斯的说教.......


这里就像个监狱,一切都要听从于吉姆·琼斯,按照他的指令去做,人们没有自由。

白夜

相对于禁锢,白夜更加可怕。因为,每一次召集,就是一场生死未卜的“死亡预演”

每当扩音器响起:“白夜,白夜到了的时候”,吉姆·琼斯就会召集信徒们,告诉他们,敌人就在琼斯镇外面的丛林里;他们随时会攻击琼斯镇,伤害这里的信徒,抢走他们孩子。


为了伪造出虚假的“敌人”,吉姆·琼斯甚至会派人在外面向营地开枪,制造敌人攻击琼斯镇的假象,让信徒们真实地感到威胁。


而挖空心思制造这一切假象的最终目的,是引诱信徒自愿赴死!

每一次白夜预演的重头戏,就是让信徒们喝下甜饮料,并告知这是含有氰化钾的毒药!

和布林达和特雷西一样,每一次“白夜”对于这里的信徒而言都是煎熬,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次是预演还是来真的,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高强度的劳作、饥饿和疲劳,侵袭着每一个信徒。扩音器里吉姆·琼斯无时无刻的说教、不断重复的白夜预演,导致信徒对外界充满了恐惧......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切诱发了一场琼斯镇的心理危机。信徒的心理开始崩溃,面对苦难和危机,他们把安全感寄托在“转世的神明”——教首吉姆·琼斯身上,自欺欺人从而求得心安理得。


转机

在琼斯镇的七个月时间里,虽然时刻面对困境和危险,但帕克斯一家并没有放弃希望。他们萌生了逃脱的念头。

一方面承受着巨大压力,假装遵循教规,祈祷着不在白夜预演中死去;另一方面制定逃脱的路线,并偷偷在丛林里存储逃亡用的食物。虽然他们不知道哪天才会出现转机,但在恐慌中,一家人仍耐心的等待着。

1978年11月,幸运之神似乎来到了他们眼前。

随着“体罚虐待(甚至连4个月大的婴儿也不放过)、身心摧残、以及教首琼斯贪污、勒索、乱搞男女关系”等“人民圣殿教”丑行在美国本土被不断曝光;美国众议员利奥·瑞安(Leo Ryan)为调查对该教派的指控,于1978年11月17日,带着记者团来到了圭亚那琼斯镇。

(亲人被琼斯带走的家属们组成了“有关家属委员会”,揭露琼斯的恶行,并要求政府查处“人民圣殿教”。)

对于议员瑞安和记者团的到来,琼斯一反常态表现出欢迎,并表示瑞安和记者团们可以在这里不受限制地进行调查。

琼斯召集了信徒们,他们放下手头的工作,都聚集到操场上来。他们席地而坐,充满了欢声笑语,用笑脸迎接调查团;他们自豪地向记者们展示着他们建设琼斯镇的成果,毫不吝啬地赞扬着琼斯;夜幕来临时,他们还办起来篝火晚会,又唱又跳,一片祥和。

(瑞安议员在集会上的讲话)

当信徒们听到议员的肯定时,他们集体欢呼了起来。这使得瑞安和记者们都觉得这里的一切和标榜的“天堂”没有区别......


然而,这一切都是琼斯的精心安排,为的是掩饰他面对调查的不安。他提前召集信徒,要求信徒们如何去演绎在“天堂”里的美好生活,精心地安排这场“表演”,确保每个环节都不出错漏。

但是,不管如何掩饰,罪恶总会在谎言的缝隙中露出一隅。“天堂”的假象开始褪去,“地狱”的狰狞开始显露出来。

首先,瑞安和记者团发现了异样,他们感觉到时刻被监视着,并且很难与这里的人开展非正式谈话。

其次,帕克斯一家在丛林里的食物秘密储藏点被琼斯的护卫队发现了,他们打算马上逃走,帕克斯的祖母于是跑去议员瑞安那里反映他们一家被扣留在琼斯镇的真相。意识到异样的瑞安议员把布林达和她妈妈一起请进了帐篷,了解事情真实的情况。

而在这时,在营地内引发了小骚乱。记者们收到了求助离开的小纸条,有些小孩子被强制带离,与他们的父母隔离起来;帕克斯家的其他人也被吉姆·琼斯扣留了下来。面对记者的质疑,琼斯强调“这里的人可以自由的出入”,但暗地里却指示信徒去诱导、威胁那些想要离开的信徒们,警告他们的家人在他手里,别轻举妄动。


琼斯欲盖弥彰地想劝说布林达留下。相反,布林达则要求琼斯把她的家人都放了,好让他们团聚。为了维持在瑞安面前的形象,琼斯无奈地下令把布林达的其他家人放了。帕克斯一家最终得到了团聚。

而瑞安议员也使出他的外交手段,琼斯只好悻悻地放行帕克斯一家。经过一番斗智斗勇,帕克斯一家和其他想要离开的信徒顺利的搭上议员瑞安的卡车。在卡车离开小镇的最后关头,还有一名信徒上了车。

当载满人的卡车在守卫的嘲笑中缓缓开出小镇的时候,小镇的空气都凝结了,愤怒、恐惧、不安、希望、兴奋交织在一起......

逃亡

在卡车开往离琼斯镇50公里外凯图马港的小型机场途中,大家异常的安静。

虽然已经离魔窟越来越远,但大家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恐惧没有离去,琼斯的死亡威胁仍在大家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空气中充满了紧张,谁都不敢说话。

终于到了机场,但就在准备登机的时候,吉姆·琼斯的护卫队突然出现了!

瑞安议员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要求其他人赶紧登上两架飞机。他则留在外面,企图用他美国议员的身份掩护众人。

然而,他错了。

琼斯护卫队不仅向他开了枪,而且还攻击了帕克斯夫妇乘坐的飞机,特雷西可怜的母亲应声倒地……

更要命的是,最后关头要求上车的那个信徒,居然是琼斯派来的卧底!他在另外一架飞机上掏出了枪,在机舱内开枪乱射,向想要离开的信徒开了三枪,还试图枪杀特雷西的哥哥!

一阵袭击后,琼斯护卫队离去,现场留下了5具尸体,包括瑞安议员和特雷西的母亲......


帕克斯一家从惊恐中缓过神来,赶紧离开了飞机,径直地向丛林中跑去。

此时此刻,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逃!

因为琼斯对议员都痛下杀手,更不会放过背叛教会的他们!

12岁的特雷西和18岁的布林达,连同其他三个人,在丛林里疯狂奔跑,忍着失去母亲的悲痛和对琼斯的恐惧。

而身后,又想起了阵阵枪声!她们绝望了,她们确信其他人都死在了琼斯护卫队的枪下。

恐惧、悲痛不断的侵袭着她们,而求生的本能却驱使着她们不断的奔跑!

丛林里的一切,草木皆兵,她们害怕琼斯的护卫队追上她们;她们迷了路,忍受着饥饿、病痛,躲在草丛里提防夜间猛兽,差点在过河的时候溺死;但是她们不敢停下脚步,只想逃离魔窟!逃离琼斯的魔掌!一旦停下来,被护卫队抓到,回去将会承受非人的折磨!

在丛林里疯狂奔跑了三天后,精疲力尽的帕克斯姐妹终于在河边遇到一艘寻找她们的搜救船,并被带回了机场,与她们的父亲和哥哥团聚。

随后,她们被告知了琼斯镇发生的一切........

惨案

当听到瑞安议员已经被射杀的结果,琼斯感到自己的末日已经来临。

于是,一场不是演习的白夜行动开始了!

首先是276名无辜的儿童!

琼斯要求他们的父母给自己的孩子喂服含有氰化钾的柠檬水,而拒绝喂服的,则由护卫队用注射器向儿童的口中注射!

(惨遭毒手的儿童)

亲眼目睹死在自己怀里的孩子,身为父母的教徒也崩溃了,纷纷服毒自杀!

而那些拒绝服毒的信徒,则被射杀、勒死或被注射氰化物!


而琼斯本人则高喊着“妈妈,妈妈”,用一颗子弹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一名信徒的录音机录下了整个恐怖的过程:琼斯毁灭性的演说、部分信众疯狂的呼号、为孩子求情的母亲、随着信众毒发而渐渐转弱的赞美歌歌声与最后的死寂。就这样,900多条生命消失在夜里......


(“人民圣殿教”的信徒们就是从这个桶里取含有氰化钾的柠檬水而自杀的)

琼斯镇惨案是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前,美国平民在非自然灾害中遭受的最大损失。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38年之久,但这却给美国人民的心灵留下了巨大的创伤和挥之不去的阴影。


如今,那句“你喝‘酷爱’饮料了么?”已成为美语中一句令人五味杂陈的俚语,折射出的,是邪教的疯狂、破坏力和深远的影响。

延伸阅读

“人民圣殿教”由吉姆·琼斯(Jim Jones)于1953年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市建立,从一个普通的独立宗教团体慢慢变质成为一个破坏力极大的邪教。

一开始,琼斯领导着教派以关爱帮助贫民受到关注。而在发展过程中,琼斯的思想发生了变化,开始自称是神,谎称释迦牟尼话、耶稣、列宁都是自己的化身。

他严密地控制信徒,通过强制劳动和不间断的重复说教,击溃信徒的心理;又通过严厉的教规和惩罚措施控制信徒的行为;他让信徒严格禁欲,而自己却大肆挥霍享乐,肆意的奸污女信徒。

为了躲避美国国内的起诉和调查,吉姆·琼斯诱骗信徒迁徙到南美圭亚那,建立了琼斯镇,并实施了集中营式的管理,最终酿成了“琼斯镇惨案”;导致九百多个信徒在南美洲圭亚那琼斯镇发生的集体自杀及谋杀事件中死去。 

一切邪教的本质都是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我们应该以此为警示。

愿逝者安息,天下无邪。

参考资料:
凯风网:《恐怖!人民圣殿教900多名信徒集体自杀》
纪录片:《世界邪教探秘:揭开913人集体自杀事件之谜》
纪录片:《琼斯镇惨案:世界十大邪教之一 人民圣殿教的兴亡》
《人民圣殿教徒在圭亚那“集体自杀”始末》,作者:吴德明 《拉丁美洲研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