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可怕!洗脑12年,被榨取10亿日元,遭遇非人的虐待!这位巨星到底遭遇了什么

起摇滚巨星,各位小伙伴会想起谁?

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


神鬼舞步的迈克尔杰克逊?


《一无所有》的崔健?

 
还是这位

 
咦?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了进来?走错片场?

对于眼前这位看似走错片场的大叔是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摇滚咖的设定,无邪君(微信公号:“中国反邪教”)真是无法接受!


不过,他确确实实就是90年代日本当红视觉系乐队X-Japan的主唱Toshi。

 

不信?看图!

↓↓↓
 
从摇滚巨星到路人欧吉桑,这跨度足以绕赤道两圈。但发生在Toshi身上的却远远不止这些。

这个男人是怎么从一个金发倒竖的摇滚巨星,变成素颜上台的治愈系歌手?又是怎么同队友、亲人、朋友反目,形同陌路?什么让其“心甘情愿”地奉献上自己12年的青春年华和10亿日元的钱财?


不得不说,无邪君(微信公号:“中国反邪教”)的粉丝就是颜值高、姿势多还特博学,一下子就戳中了上面问题的重点!

今天,无邪君(微信公号:“中国反邪教”)就带着各位,深度扒一扒这场差点毁灭Toshi人生的致命“意外”。




90年代的X-Japan可谓红的一塌糊涂。


▲乐团照片,左上为Toshi

被公认为日本视觉系乐团的代表,第一个正式专辑销售破百万张的视觉系摇滚乐团、第一个连续三天在东京巨蛋举行演唱会的艺人、第一个参加NHK红白歌唱大赛(相当于春晚)的视觉系摇滚乐团……甚至连日清食品公司都出品了以乐团命名的X牌方便面。

然而,作为这个红极一时的乐团主唱,Toshi却在1997年4月突然宣布要退出乐团,原因是音乐方向性不同。

在乐团的巅峰之际退出?这可让歌迷和媒体大跌眼镜。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东京巨蛋举行的“最后之夜”告别演唱会上,Toshi欲言又止、泪流不止。明明是自己要求退出乐队,为何在解散演唱会上泪流不止的会是Toshi?

▲解散演唱会上Toshi哭泣着拥抱Yoshiki

这让资深歌迷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外界猜测纷纷之际,Toshi又搞了个大新闻出来。这次歌迷不是惊讶和不解,而是愤怒。

距乐团人气担当的吉他手HIDE葬礼(1998年5月2日去世)后的十几天,Toshi就在公开发言中否定了X-Japan,否定了自己在X-Japan的日子,并向歌迷强调,以前金发倒竖的自己已经随着HIDE一起死去。

▲乐团吉他手HIDE自杀

执意退出导致乐团解散、还对死者出言不逊,这无疑是在歌迷的怒火上又添了一把油,歌迷和媒体直接炸了,铺天盖地的谴责随之而来。

而在深陷舆论漩涡、狼狈不堪的Toshi背后,却有一个女人,冷眼相对。

目标已经达成,Toshi长达12年的傀儡人生才刚开始……

遇见“幸福”

聚光灯下活力四射的Toshi经常被孤独和不安包裹着;背负着日本摇滚巨星盛名的背后,是让他疲惫不堪的现实。

母亲、大哥利用自己的名气疯狂敛财;经纪人做假账给自己和乐团的公司带来难以挽回的损失;工作强度太大导致自己两次失声;进军欧美市场的压力……

▲节目情景再现

▲节目情景再现

▲节目中Toshi对母亲和大哥依然失望

奋斗至今的结果,就是一堆棘手的麻烦,这一切让Toshi非常沮丧。

这个时候,守谷香“意外”的闯进了他的生活。

▲图左,Toshi前妻守谷香

相识于1993年的摇滚音乐剧《哈姆雷特》,守谷香对Toshi开展了疯狂的追求。她频繁写信给远在美国的Toshi,成了Toshi“心灵的抚慰”。守谷香表达出来的爱慕之情,是那么超脱,完全不在意Toshi摇滚巨星的身份。

这一点,让因为身陷麻烦的Toshi充满了好感。一个远离尘嚣、抛弃了对世俗的追求、专心致志的爱自己的理想女性,仿佛就在眼前。

1994年的深秋,Toshi和守谷香正式交往,并于1997年2月结婚。

一个为盛名所累的音乐人和一个远离城嚣的温柔女性的结合,宛如童话般的爱情故事,这对新人本应接受满满的祝福,美满的生活下去......

然而,结婚后的两个月,Toshi就提出了退团的请求。

 

这画风变得如此之快,相信很多人都难以接受。

但在这背后,却正是这位美娇妻,一步步、有条不紊地诱导着Toshi做出这些改变。

这位如意外般闯进Toshi生活,并苦苦追求他的女性,在婚后的行为与之前截然相反。

和Toshi交往的过程里,守谷香和Toshi谈论的最多的就是精神领域和疗愈歌曲,并且强烈要求Toshi退出乐团;婚后,守谷香又不断向Toshi推荐一位名为MASAYA的疗愈音乐创作者的歌曲。

想逃避这纷扰不断现实的Toshi,在守谷香12级的枕边风下,先是退出乐团;又把千里迢迢从纽约请回来担任经济人的二哥也辞退了;身边好言相劝的人也被他排挤出去;一心沉醉于精神世界和疗愈音乐中。

正如Toshi自己所言:“守谷香变成了他的逃避现实的洞穴”。

完成了人际关系的隔离,在妻子的怂恿下,Toshi终于见到了MASAYA。

请君入瓮

高高的鼻子、大大的眼睛、精致的五官,眼前这个40多岁的男子给Toshi留下的是一副爽朗的好印象。

▲Home of heart邪教团体头目MASAYA

而在下来的会谈中,MASAYA开始讲述自己“开挂”人生。

“从小出道成为歌手、19岁成立企业、20出头便拥有几间舞厅和咖啡酒吧、25岁创设度假村、27岁成为上市公司最年轻的董事、专辑曾经获得日本金唱片大奖的年度最佳演奏专辑提名......”

作为两个完全没有交集的陌生人,MASAYA巧妙的抓住了作为音乐人的Toshi的关注点——日本金唱片大奖,因为只有拿过该奖项的Toshi自己,才知道其中的份量。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Toshi完全的折服了。

面对Toshi的崇拜,MASAYA并不急于求成,而是话锋一转,开始强调在取得巨大的成功面前,他并没有感到幸福,徒有空虚而已。

这无疑又让当时的Toshi身同感受。

最后,MASAYA告诉了Toshi真正获得幸福的方法。那就是参加了能够“去除自我意识、回归纯粹本质”的“课程”。

听到这里,Toshi此时的好奇心已经爆表。

正所谓,好奇害死猫。

对MASAYA越来越感兴趣的Toshi,在妻子守谷香的“怂恿”下参加了为期三天的“课程”。

正如Toshi自己所说:“课程申请表上的签名,正是无可挽回的‘通向黑暗世界的车票’”......

1997年9月27日,Toshi正式参加“课程”。

参加课程的男女共有11人,5男6女,其中包括Toshi和妻子守谷香。

所谓的“课程”不过是MASAYA事先就准备好的陷阱,这11个学员里面,就有9个是工作人员,一切就等着Toshi自投罗网而已。

果不其然,在这“课程”里,Toshi经历了一次完整的“洗脑三部曲”。

首先是“分享”。在MASAYA的诱导下,各位“学员”陈述了自己过去悲惨的经历,话题内容夸张、偏激、扭曲;对于Toshi而言,小时候对两位哥哥与自己之间的打打闹闹被无限放大成为从小被哥哥们虐待;听从母亲的教诲被曲解成为母亲为了满足自己的明星欲望而将自己推上了巨星之路.......

▲节目情景再现

接下来是“治疗”。Toshi被MASAYA及其工作人员不断的灌输“从小被哥哥们虐待、被母亲控制”的虚假记忆,并被要求用全身力量展示出对于这种养育方式的憎恨和愤怒;

▲节目情景再现

被关在没有窗户、暗无天日的狭小房间内的Toshi,把棉被当作母亲和哥哥,发了疯地咒骂,用玩具刀杀死“他们”,发泄着虚无的仇恨;逐渐被扭曲的记忆,无中生有的憎恨和愤怒,让Toshi逐步丧失了理智......
 
▲节目情景再现

最后是“反馈”。

在课程里,这是一种“帮助对方发现本质”的练习。

然而,事实上迎接他的却是一顿胖揍。

疲惫不堪的Toshi被带进了暗无天日的地下治疗室,趴跪在地上,接受其他学员的“反馈”。

他们围绕着他,一边不断辱骂他、否定他,一边轮流殴打Toshi的肩膀、背部,施虐程度从轻到重;

 ▲节目情景再现

他们要求Toshi大声哭出来,遵循MASAYA的指示,努力发现自己的“本质”,与现在的自己划清界线。

就这样,“反馈”持续了数小时,Toshi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意识迷茫......

三天后,结业式上的Toshi在全体学员面前痛哭流涕的发表了自己的自白,陈述自己童年的创伤、否定了自己的过去;宣称自己在这里发现了幸福的途径,以后将改头换面,以爱的名义,去关爱世界、关爱儿童。

讽刺的是,此时的Toshi心中,对于改头换面重新生活却充满了兴奋感,犹如重生。

傀儡人生

这一切只是开始而已。

“你的自我太过强烈会破坏宇宙”

“你就是创造出视觉系那些恶心家伙的始作俑者!”

“你就是让全世界年轻人堕落的大烂人!”

“金钱就是能量,自我强烈的人使用金钱会破坏地球,只有MASAYA这种自我薄弱的人,才能使用金钱创造出美好的东西”

诸如此类否定自我的理论,在接下来的12年时间里,通过密集的课程,反复的被灌输进Toshi的脑子里;伴随着的是不断的洗脑、殴打、被迫承认错误。

“课程”并没有带来所谓的“本质”的发现,而产生的恐惧感,却侵蚀了Toshi的身心。

就像巴甫洛夫的狗,Toshi的潜意识里已经建立起对咒骂和暴力的反射链条。

即使在“最后之夜”解散演唱会开始之前,前妻和MASAYA照样对Toshi拳打脚踢。

这就是在解散演唱会上的Toshi泪流不止的原因。那时的Toshi已经被虐待的出现了幻听,仿佛MASAYA和守谷香就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生怕自己说错做错什么,因为这会成为下次“课程”里被咒骂和殴打的理由.......

演唱会上的眼泪,只是无声的控诉而已。

12年里,Toshi也成了MASAYA和“Home of heart”的一颗行走的摇钱树。

将收入全数奉献给Home of heart之外,Toshi还跟朋友借钱、跟银行贷款,甚至走进了小额贷款公司,从一家到另一家,反反复复的借贷、还钱,就是为了支付课程和商品费用。

作为X-Japan的主唱,Toshi超高的人气也成为MASAYA可以利用的地方。Toshi被包装成为疗愈系音乐人,举办了为期两年的“诗旅”活动,通过不断的举行小型签唱会,推销Home of heart的音乐产品,足迹覆盖全日本500多处场所;

 
为了提高营收,从2001年开始,Toshi开始进军各种福利机构,打着公益之名,实际上还是利用Toshi的名气去推销音乐产品。5年间,Toshi每天都马不停蹄的赶赴5、6个机构兜售商品,一共拜访了五千多个机构,创收3亿多日元.......

在歌迷和媒体面前,Toshi摇身一变成为疗愈音乐的代表;他轻声吟唱、诉说过去;他关爱儿童和老人,大力赞扬MASAYA的理念......

▲加入邪教后和之前的形象对比

而在这背后,Toshi的生活却十分穷困。马不停蹄地为邪教创收盈利,每天却只有5、6百日元的最低限度生活费;住的是最低廉的小旅馆;连乘坐出租车都不被允许。几乎每天晚上吃的就是从便利商店买的一颗饭团、关东煮的萝卜和鸡蛋,一盒蔬菜汁和一瓶乌龙茶。

而把自己带进邪教的歧途的妻子——守谷香,却在这个时候住进Home of heart的总部,与MASAYA一起生活,并做为Toshi的监视者,负责传达MASAYA的指示,向Toshi征收金钱、施暴......

密集的课程、高强度的工作、艰苦的生活环境和无时无刻的监视,将Toshi的体力、心灵和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剥夺殆尽。

这种看似毫无尽头的傀儡生活一直在延续,直到2006年8月的某一天,正在长野县山区的小镇准备演唱会的Toshi面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

谎言塌陷

前来拜访的人正是之前因为作假账被辞退的经纪人,沙田。而他此行的目的,是邀请Toshi重组X-Japan。

此时的Toshi,自然是回绝,因为“摇滚乐、视觉系是罪恶的,是引诱青少年堕落”的思想已经牢牢的烙在脑海里了。想必自己的精神导师MASAYA也会为自己的改变而感到欢欣鼓舞。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MASAYA居然要求Toshi应承下来!

原因是,沙田愿意拿出3亿日元用于重组,并且愿意马上支付1.5亿日元给Toshi。

这些年来无时无刻的要求自己否定X-Japan、否定自己作为视觉系摇滚主唱的MASAYA,居然一下子就答应了重组的请求,这件事在Toshi的心里留下了不小的疙瘩。但此时的他还是认为这一切都是合理的,如果有不妥的地方,只是因为自己的自我太强烈,还没真正与过去的自己斩断。

而1.5亿日元,则在守谷香和工作人员的监督下,一下子被取空,不知去向。

贪婪的MASAYA不会放过任何从Toshi身上榨取金钱的机会,但这次,千算万算的他却失手了。答应Toshi重组乐队,成为Toshi暗无天日的傀儡人生里,挤进来的一道阳光。

按照重组的进程,Toshi首先前往洛杉矶和团长Yoshiki会面。虽然阔别多年,但是面对从幼稚园就已经结识、并且一起为音乐梦想奋斗的Yoshiki,Toshi还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澎湃,似是而非的找回当初一起为梦想拼搏的感觉;

为了利用重组事件进行炒作、扩大盈利,MASAYA指示Toshi暂停音乐产品的兜售行动,转为去跟各式各样的经营者见面,建立人脉关系。在2006年到2009年这四年内,Toshi会见了4000多名各界人士和原本被禁止联系的老友,这无疑是在Toshi周围建立的“高墙”上划出了一个大口子,让Toshi有机会与外界再次接触。

信息隔阂一旦被打破,一个人的思考能力也会逐渐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虽然这个时候的Toshi还是把MASAYA的说教奉为真理,但是已经开始有所怀疑。

而这种怀疑,随着接下来发生的几件事,急剧地转化为愤怒和厌恶。

一是面对法院的诉讼审问,MASAYA表现的狼狈不堪,完全失去了“课程”中的光彩。这让Toshi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和以往无所不能的形象相比,此时的MASAYA实在太差劲了。

二是在录制MV时参观了MASAYA的豪宅,其奢华令Toshi咂舌。和以往Toshi接受到的“Home of heart很贫穷,孩子们连吃的都没有”信息完全不符合;更重要的是,在MASAYA的豪华卧室内,发现了守谷香的运动服......

三是法院判决的新闻。Home of heart在与受害者的官司中败诉,Home of heart的行为被判定为不可原谅的违法行为,而判决书的上面,赫然写着毫不知情的Toshi的名字......

面对层层塌陷的谎言,Toshi崩溃了。麻木的神经被赤裸裸的事实激活,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病痛、劳累和睡眠不足,一下子全都爆发出来,身体开始不断地出现异常,伴随着肋骨的剧痛、心悸和严重的头痛。

承受着这一切的Toshi,心里却燃起了无限的冲动!

逃亡!逃离MASAYA和守谷香的魔爪!

逃离魔掌

2009年7月4日,下定决心逃亡的Toshi趁着在冲绳开展录音工作而断绝了与守谷香的联系。

但此时,Toshi的身体状况却突然急转直下。

长年累月的虐待所造成的恐惧,已经深深植入Toshi的大脑,以至于一闭上眼睛就会联想到守谷香的恐怖面容和逃亡失败后的可怕后果。

这诱发了Toshi剧烈的神经性呕吐,频繁地往返于厕所。

然而,企图通过断绝联系来逃避监视的Toshi显然是过于天真。

2009年7月7日,当Toshi来到录音室门口时,守谷香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

录音一结束,Toshi就被守谷香和Home of heart的工作人员绑架到MASAYA录制MV时的豪宅,进行殴打、咒骂、说教,还威胁要把Toshi卖给黑道,这种虐待行为一直延续到凌晨4点......

带着深深的绝望和已经达到极限的身体,Toshi终于倒下了。2009年10月22日,在某场活动中,Toshi突然倒地,动弹不得,被送进了当地的医院。

而Toshi的妻子守谷香,一次又一次的往医院打电话,她并不关心自己丈夫的身体情况,而是确保Toshi没有再次逃脱。

妻子的蛮横态度,Toshi的焦虑和恐慌、以及不顾身体企图马上逃离的行为,让公司的老板三上(化名)先生觉察到事情异样。在他的劝说下,Toshi被秘密地送往自己朋友——小田小姐的家暂住静养。

 
Toshi总算得到了片刻安宁。在这里,Toshi遇到了一个让他终身铭记的老人,小田小姐的父亲。正是因为有他的鼓励和包容,Toshi才有勇气踏出与MASAYA决裂的关键一步。

安静的力量,将Toshi从恐惧中拽了回来。

2009年12月26日,一封退出声明寄往Home of heart的总部;27日,身无分文的Toshi向三上先生借了一笔钱,委托了东京律师事务所的K律师做为代理人,开始了反击之路。

然而,从谎言中醒来,面对残酷的现实,显得那么触目惊心。

代理律师在看到MASAYA和守谷香寄过来的会计文件时,竟哑口无言。

12年来的收入来源全被MASAYA和守谷香榨取,留下了的却是数亿日元的滞纳税款和未偿还贷款,甚至连个人保险都断交了10几年;以至于取回公司和个人存折时,户头里只剩下几百日元......

这种情况下,连申请破产都没有办法。

这个时候,收留Toshi的小山先生给了Toshi一笔申请破产的经费和生活费,并鼓励他去美国找X-Japan的团长Yoshiki,继续自己的音乐事业。

当心灵无所归宿的时候,梦想开始的地方就是港湾。

这对久别的兄弟,又再次聚首,时间却是在12年之后。

12年之间,自由对于Toshi来说,如天上的繁星,遥不可及。

而就在绝望的时候,却机缘巧合地被好心人所拯救。

绝地反击

重生的Toshi回到日本,一场全新的战役正在等待着他。

他把12年来遭受到的一切事情的真相公布在网络上,并召开记者会,回答了关于脱离Home of heart、与守谷香离婚和破产的相关问题。

这一切都引发了媒体的高度关注。

而这个时候,6年来为MASAYA受害团体伸张正义、奔走诉讼的律师纪藤正树也邀请Toshi站出来,与MASAYA受害团体一道揭露MASAYA和守谷香的罪行,打赢诉讼官司,反击MASAYA。

 
在与其他受害者接触的过程中,震惊、愤怒、悔恨交织在Toshi心头!他惊讶的发现,Home of heart其余受害者的遭遇与自己是如此的相似!

让Toshi愤怒的是,自己的妻子守谷香,在接触自己之前,就已经是MASAYA的爪牙!自己所经历的爱情、婚姻都是MASAYA和守谷香精心策划的阴谋!而MASAYA则享受着他12年来赚取的钱财,肆意的挥霍,在总部和包括守谷香在内的女学员厮混,这简直是耻辱!

更让Toshi懊悔不已的是,因为自己的名气,许多慕名者不仅仅购买了音乐产品,还有的经不起推销,加入了Home of heart,经历了和自己的一样的可怕遭遇!

这点让为准备诉讼“陈述书”的Toshi一度抓狂不已。试问,谁能忍受被欺骗、虐待、剥削长达12年之久?

终于,在Toshi和受害者团体的共同努力下,2010年4月23日,Toshi与纪藤正树及受害者团体联合召开记者会,在众多媒体面前,原原本本的把MASAYA和守谷香的暴行公诸于众。


随后,以MASAYA和守谷香为对象,长达6年的诉讼官司发生了重大转折,受害者团体获得全面性的和解胜诉。

“人生不管什么时候都能重来。”

回到山中宅邸,面对在人生最为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的小山伯父,结束了12年噩梦的Toshi热泪盈眶。

后  记

长达12年的控制、被榨取至少10亿日元,为何红极一时的X-Japan主唱Toshi会掉入邪教陷阱不能自拔?

除了MASAYA和守谷香工于心计和巧妙的洗脑手法之外,还有一项不能忽视的原因。

那就是当时的Toshi正面对前所未有的困境而找不到出路。

陷入邪教就像交通事故。当一个人面对巨大的压力、悲伤、痛苦的时候,其精神状态是不稳定、脆弱的。

意外往往在这个时候发生。

别有用心者在这个时候走进你的视野和生活,给予你迫切需要的慰藉,试问你会无动于衷么?

故事往往开始于此,而接下来的就是接踵而至的事故。

Toshi陷进去的只是一个披着心灵培训外衣的无神邪教团体,就为此付出了12年光阴和10亿日元的惨痛代价;可想而知,如果面对打着宗教幌子、组织严密、大型跨国邪教,一般人又该如何辨别和抵挡呢?更可怕的是,这些邪教组织现在还会以各种心灵培训班、成长活动等新颖形式出现在人们的身边,可谓防不胜防。

善意、正规的组织都注重于个人自身能力建设,引导你正视自己的过去是为了帮助你走出困境,完善自己,从而更好的融入到社会环境中去。

正所谓神救自救者、天助自助者,皆是这般道理。

而对于非法组织和邪教,个体不堪的经历和恐惧的回忆,正是他们可以大做文章的地方。通过刻意的诱导,让恐惧占据你的思想,并把你和周围的环境隔绝开来,让组织成为你唯一的去处,从而支配和控制你。

往往这种恐惧在不断重复的行为中被无限放大。渐渐的,陷入邪教组织的人就会建立起深深的反射行为,成为了一具行尸走肉,产生了严重的被害者妄想症,愈发难以自拔。甚至在脱离组织之后,长时间无法融入正常的生活。

Toshi的惨痛经历,无疑是是给我们拉响了警钟。认清自我,认知自我,牢牢掌控自己的情绪和思想,堵住思想上的漏洞,才不会让邪教乘虚而入。

资料来源:
《洗脑——X-Japan主唱的邪教历劫重生告白》
《金SMAP X-Japan Toshi洗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