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虐待、造神......号称打造乌托邦,却最终变成令近千人瞬间殒命的地狱坟场


▲吉姆·琼斯

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著名邪教“人民圣殿教”的头目吉姆·琼斯,带着他的狂热和近千名被洗脑的信徒,在酷热的南美洲圭亚那的丛林里砍树开荒近5000亩,在当地南美洲土著居民的帮助下,建立了一个自给自足的乌托邦。单是砍掉那些肆无忌惮生长的参天大树,就花了他们整整4年时间!那时候,信众们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他们亲切地称呼这里为“琼斯镇”。

▲琼斯镇遗址被层层叠叠的绿色植被所覆盖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在1987年11月18日这一天,这个美好的乌托邦瞬间崩塌,近千名居民的生命和向往,都随着他们全身的一阵抽搐,就此终结。尸体堆积如山,在“琼斯镇”上空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

▲琼斯镇自杀惨案场景

吉姆·琼斯,这个曾经被信众们奉为上帝的人,用一场惊天动地的惨剧告诉世人,在他伪善的面具下,隐藏着一个疯子,一个邪教头目,一个地狱杀手!

▲要跟琼斯比变态,美剧《行尸走肉》里的总督都甘拜下风

一杯果汁引发的惨案

标榜远离社会丑恶,崇尚“真善美”的乌托邦一夜之间成了一个巨大的坟场,究竟是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如此大的威力?!

答案是,一杯果汁。


是的,你没有看错,一杯厉害极了的果汁。


从“人民圣殿教”创办以来,琼斯就一直自称是神的化身,几千年前化身为释迦牟尼,创建了佛教,后来又化身耶稣,创建了基督教,后来又化身列宁,要将社会主义发扬光大。


然而琼斯依然逃脱不了邪教坑人的套路,末日预言信手拈来,而且,他确信所谓的末日即将到来!于是他命令小镇的卫兵准备了一大桶自制风味果汁,并在果汁里面倒入了剧毒氰化物。

琼斯要求信众到小镇大帐篷处紧急集合,一阵强制洗脑后,逼迫信众们喝下了带毒的饮料,没有喝饮料的信众也被强行注射了氰化物,甚至无辜的孩子口中也被强制喷射了剧毒饮料。武装卫兵监视着整个自杀仪式的进行,几乎没有人能逃脱这场“名正言顺”的屠杀。

剧毒伴随血液攻入心脏和大脑,在一阵抽搐过后,人们的呼吸戛然而止,迷茫的双眼中,那最后一丝光也黯淡了下去……惨剧就这样无声无息却令人措手不及地发生了。

▲1976年11月18日集体自杀事件发生之前,琼斯下令枪杀了刚刚完成琼斯镇虐待事件调查、准备离开回国的美国国会议员里奥·瑞恩一行成员。

惨剧震惊了全世界,影响力之大令人咋舌。事件中的细节成为了人们猜测和讨论的话题,甚至有人爆料称,当时琼斯下毒时用的饮料是美国当时流行的Kool-Aid,甚至在民间有了一句俚语:“don't drinking the kool aid”(意为:不要被洗脑)。


这个叫吉姆·琼斯的男人,究竟用了什么祖传秘方,让如此多的信众心甘情愿跟随他到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来建立社区呢?

这要从恶魔琼斯的发展故事说起。

“恶魔”吉姆·琼斯诞生记

琼斯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但他的信众们跟随他,也许是因为这个疯子不总是在发疯,而是给他们提供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琼斯1931年出生在美国印第安纳州东部的克里特小镇,母亲喜欢自我吹嘘,父亲体弱多病。孩童时代,琼斯最喜欢玩的,就是给死去的动物搞很隆重的葬礼仪式,以及和表兄弟一起玩纳粹突击队的游戏。

但同时,他也喜欢去教堂,后来,他成为基督牧师的一名门徒,并自称是社会正义的“弥塞亚”(基督教中对救世主的称呼)”。他还一度成为印第安纳波利斯“城市人权委员会”主席,并以帮助贫民融入城市的工作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俨然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

然而好景不长,琼斯很快就干起了江湖郎中的勾当。他用鸡的内脏冒充从病人体内取出的肿瘤,谎称这是他在借神迹为信众们治病消灾。

后来,江湖郎中竟然干起了大事。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社会主义的热潮席卷全球,公民权利在年轻一代的寻梦者眼中比生命都要珍贵,正是看到这片广阔的“市场需求”,琼斯摇身一变,换上了社会主义领导人的画皮,凭借他多年积累的演讲经验,拽了一套不知所云的乌托邦理论,洗脑了一大批读书甚少不明就里的可怜人。

与此同时,他在他的思想体系中悄悄嵌入了他教会的名字:人民圣殿。

▲吉姆·琼斯讲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民圣殿教”规模逐渐壮大,信众人数越来越多。而吉姆·琼斯也在发生着改变,他的讲道越来越荒唐,还逐渐沉溺于与女信徒的鱼水之欢,滥用兴奋剂及镇静剂等精神药物。此外,他还主持了一个对教会信徒的虐待仪式,一名女信徒被剥光了衣服后受到信徒的嘲讽。另一名信徒被束缚手脚后扔进了泳池。

一时之间,骗子、乱伦、虐待、滥用药物等标签被自然而然贴到了他的身上。政府、三K党、媒体都开始注意琼斯的教派,人民圣殿教被卷入了舆论的漩涡之中。


然而,琼斯却格外淡定,蛊惑信众不要理会外界的世俗想法,声称这一切都是离教者及外面世界正试图消灭其教派的谣言。

对于琼斯的信徒来说,琼斯在他们心目中并不是一个愚蠢的笨蛋,他是一个父亲,一个救世主,在集体自杀事件发生前,他曾建立了一个多种族共融的社区。


幸存者的告白

蒂姆·卡特当年是一位年轻、四处漂泊的越南老兵,患有战后心理抑郁症。当他听到人民圣殿教充满激情的讲道和所做的“善行”后,觉得人民圣殿教的教义正是他所信仰的精神和政治理念的综合。

▲蒂姆·卡特

于是,他把身上仅有的68美分放在了募捐盘上,加入了人民圣殿教,并很快成为了深受教会信任的琼斯卫兵。当琼斯带领信徒前往圭亚那时,卡特和他的家人也义无反顾地跟随而去。

如果不是被琼斯临时安排特别任务,卡特和他的兄弟麦克也许也会在那场惨剧中丧生。当时琼斯指令卡特携带装满现金的保险箱前往圭亚那首都乔治城前苏联大使馆。因为琼斯一直幻想着将人民圣殿教迁往俄罗斯,得到“社会主义老大哥”的庇护,为此他还与俄罗斯外交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正是这个计划挽救了卡特的性命。他带着手提箱外出去执行命令了,但是在他走之前,他惊恐地望着口吐白沫的妻子和她手中15个月大的孩子服用氰化物自杀身亡……

卡特说:“当时我脑海中一直萦绕着就是他们杀害了我的儿子!不过我告诉我自己不能死,我如果活着,将来可以让外界了解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屠杀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卡特等幸存者被指令来辨认尸体,现场尸体堆积如山,小孩被压在最下面。


如今的卡特居住在俄勒冈州,他曾告诉记者:“正如你所想,这么多年来我过得很辛苦,作为一名幸存者的内疚之感仍然深深地困扰着,也许这种状况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接受采访分享我的经历能否真正帮助我治愈心灵的痛处,但我相信通过与其他幸存者交谈,能够帮助更多的人。同时也感到很幸运,我现在有着一个充满爱心的家庭以及一群亲密的好友。

困扰卡特的其实是社会公众对于人民圣殿教信徒的看法,他们被人们称为“一群无知的邪教‘羊群’”。卡特则认为,大多数人民圣殿教信徒当初加入教会,都是被教会极具诱惑力的说教及其基督慈善行为实践的外表所吸引。

此外,最初的教会还会给生病的孩子提供药品,给年长者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教会成员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贫民窟的留守人群,他们把教会视作一个庇护所,琼斯在他们眼中,则被包装成一个不说大话,而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帮助他们的善良牧师。

正是因为这些因素,琼斯的善行与他最后的恶魔行为的天壤差异会让他的信徒感到更加的痛苦。

而这场屠杀,就像琼斯的偶像纳粹党首希特勒的结局——宁愿选择自杀,也不愿让他的敌人享受胜利的喜悦。琼斯心里很清楚,世人会因为这场屠杀,而永远记住他的名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