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日星期二

揭秘邪教钱财“怎么来、到哪去”

邪教的敛财手段
  邪教创立者的最初目标大部分是为了追求金钱,为了尽可能多的获取暴利,邪教主往往巧设名目,花样百出。
  拜师收费。“华藏宗门”头目吴某衡招收弟子时,大多要收取拜师费,有时候是他自己亲自收取,有时候则由核心护法弟子代为收取后转交给他。拜师费一笔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据江苏一名女弟子回忆,拜师那天,除了花1000元买僧衣,还给师傅包了一个6699元的红包,才完成拜师仪式。
 
  治病消灾。李洪志在“闯江湖”的初期阶段,钱不厌少,锱铢必较。他设“功德箱”骗弟子捐,凡找他发功治病者,都须往其中投钱,少则50元,多则100元。贪婪的李洪志为了证明自己的治病“神功”,以便骗更多的人,当着众亲友的面给岳父大人“发功”治病,结果将岳父大人活活冶死,成为当地人们的笑谈。
  收取“奉献款”。“全能神”邪教头目赵维山规定,刚入教时要求交纳2000元会费,信徒平日收入的十分之一要交给教会,赵维山宣称,不愿“奉献”的人就是没有人性,是不“尽本分”,与魔鬼撒旦没有什么区别。“奉献”得越多,得到的“平安”、“恩典”越多。为让信徒安心,“全能神”会给出“回报”:一是信徒掏钱可买到“通往天堂的户口本”、“福报”、能够避开“世界末日”的劫难;二是信徒掏钱买“官”,比如从“执事”提拔为“带领”,而提拔得越高,就有机会成为收取“奉献金”的中介人。
  “门徒会”要求信徒缴纳“爱心粮”或“爱心款”,要信徒“为迎接主的到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称“积攒财宝在天上,神能赦免人的许多罪”。
  散布“末日论”。 2012年12月前,“全能神”到处散布“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谣言,以“花钱买平安”为幌子,鼓吹“只有信教才能得救保平安”,诈骗群众大量钱财。
 
  高价培训。办班收费是早期李洪志敛财的主要方式。从1992年5月到1994年年底,李洪志在全国各地开办法轮功培训班56期,收取人民币300万元以上。开班的时候,弟子若要与李洪志合影留念,还要收费,每次合影明码标价是每人50元。一名“法轮功”成员说:“李洪志在北京先后办了十三期“法轮功”学习班,期期都有收入。仅在某大学礼堂办班时就有四万多元收入,全让李洪志拿走了。”
  上世纪90年代,“华藏宗门”邪教头目吴某衡开始办班收弟子,有些人追随至今。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今年3月份,吴某衡说要给华藏企业家联谊会的20多名弟子网络授课。他与弟子们在网上聊天2个小时,每人收取5000元的培训费,一次就敛财10多万元”。
  销售邪教非法出版物。1992年至1999年底,以李洪志名义印发的法轮功书籍有1057万册,音像制品500万盒、图片等129万张,总销售额161亿元,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非法获利4100万余元。2015年,在法轮功网站上,李洪志全套“讲法”书售价高达475美元。一套李洪志大连讲法音像制品(光碟+录音)售价158美元。
  钱财的荒唐去向
  邪教成员虔诚地上交钱款,自以为能够让“神”看到自己的诚意,给自己带来“福音”,殊不知,这些钱款除了维持邪教的持续运转外,去向只有一个——被“教主”肆意挥霍!
  如今,李洪志仅在美国就有7处房产,价值544万美元,同时,截止2005年,李洪志的私人宫殿龙泉寺佛学公司的总资产为:2048.382万美元,而龙泉寺实际上是建立在大法弟子的累累白骨之上。饱暖思淫欲,李洪志二十多年来的偷情史从未终止过。李洪志早期的得力弟子景占义透露,李洪志初期北京传功时,寄宿在女弟子家里,欲淫弟子被举报;1998年夏,李洪志在北京稍稍稳住阵脚,便开始了与女弟子刘崭的淫乱之缘。在江湖上开始混的时候,李洪志到泰国探望妹妹,就曾专门到红灯区洗“鸳鸯浴”,接受人妖性服务……李洪志挥霍享乐的钱财全都来自于那些还被蒙在鼓里的普通信徒啊!
 
李洪志在美国的豪宅
  “全能神”邪教头目赵维山将收取的大部分“奉献款”都转移到境外帐下,用于挥霍;在转移境外渠道受阻之后,赵维山要求将收取的“奉献款”兑换成黄金收藏。仅在受“全能神”危害比较严重的“豫北区”,就发现“全能神”账目上记载黄金数十公斤。在只有几十万人口的济源市,发现有“全能神”建立的3个粮仓,储藏“白米”数万公斤。凭借信徒的“奉献款”,赵维山在境外生活的逍遥滋润。
  “华藏宗门”邪教头目吴某衡以皇帝自居,多次为“心爱”的女弟子在澳门购买高档服饰。吴某衡抽名烟、喝名酒,赌博、唱K样样精通。吴某衡的儿子2012年8月赴英国留学时,其一次就给了26万人民币的生活费;他有10多名子女(有些婚生,有些非婚生),全部用弟子供养款支付这些子女的高额生活抚养费;弟子为其在珠海购买了2套房产,一名弟子还卖房筹集15万元给其用以在老家建房。据称,警方抓捕吴某衡时,在其家中发现大量弟子供奉的冬虫草、玉石、劳力士手表等高档消费品,在其保险柜搜查出大量现金和性药。
  受骗者的惨痛代价
  新疆“门徒会”某骨干以“人人献爱心,彼此相爱”、“慈惠是天国所用,是神的旨意”为名,骗取群众财物价值数万元。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团结乡红花基村种植能手、致富典型唐树成,自从沉迷于门徒会后,荒芜了田地,使其承包村上的100多亩土地两年颗粒无收。他还将辛辛苦苦挣来的十多万家产也全部奉献给了门徒会,致使其家庭败落。
  吉林长春的一名“法轮功”信徒吕某,原本靠辛勤经营生意成了拥有几十万资产的富人,家庭幸福,事业顺利,自从1999年因心梗病住院后,吕某认识了“法轮功”病友,便开始沉迷“练功”,不停地为“法轮功”组织奉献资金,并把自己的家贡献为饭店和旅店,供“功友”白吃白住。三年下来,吕某为“法轮功”花去了三十六万余元,落得一贫如洗。
  山东一农村有兄弟俩在误入“全能神”邪教之前,开个豆腐坊,日子过得不错,不愁吃穿,手中还有点余钱。有一天,村里来了几个“传教”的人,谎称他们可以度人“升天”,过上好日子,哥俩听信了他们的话,入了“全能神”,把家产卖光,钱交给了“教主”,结果被告知还要继续修炼,最终哥俩变得一无所有。
  邪教受骗者的案例不胜枚举,他们往往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之后才恍然大悟、悔不当初,却为时已晚。所以,我们要时刻警惕那些打着各种旗号来骗钱敛财的邪教,举起手中的法律武器,让邪教无处遁形,不再害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