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8日星期三

美国《外交政策》:神韵演出满场政治教化

核心提示:美国《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 Magazine)亚洲版主编艾萨克·斯通·菲什(Isaac Stone Fish,中文名叫石宇,以下用该名),2015年4月29日在该杂志的网站(foreignpolicy.com)撰文评论法轮功的神韵演出只是一场政治表演秀,本来想看舞蹈和功夫演出的观众渐失兴趣,有些人悄悄离场。刊登文章名为《随心所欲的法轮功——通过一晚上的舞蹈表演企图推翻中国共产党》。该文在《外交政策》网站发表后,同时也在杂志的推特账号和脸书、作者的推特账号上转载,获得了网友的跟评、分享、点赞和转推。  
 《外交政策》网页截图 
  《随心所欲的法轮功》文中写道,四月下旬一个凉爽的夜晚,作者在华盛顿肯尼迪中心观看了两个半小时展示法轮功的神韵表演。舞者是专业人士,还算感性和轻盈;主持人却有点笨拙、戏谑地解说历史,指称神韵是“再现五千年的文明”。 
  文中说:无处不在的演出宣传广告诱惑人们去观看,坐在我旁边的老先生就期待其有中国版的广受欢迎的太阳马戏团一样的表现。然而神韵总是发出信息:神传力量将摧毁现代中国,推翻自1949年以来一直统治这个国家的中国共产党。 
  文章介绍了法轮功定性为邪教后,李洪志在1998年逃到美国,虽然他行踪诡秘(据传居住在纽约地区的某处),也偶尔出现在纽约市法轮功学员的活动现场。研究法轮功的芝加哥大学安德鲁·容克(Andrew Junker)副教授告诉作者:不确切的说法,据推测只有极少数人在中国大陆内地练习法轮功,大陆以外也许还有些练习者。他说,“他们是非常小的而集中的组织”。 
  文章提及法轮功在2000年前后决定在美国设立媒体机构,包括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报来“传递法轮功的声音”。但是,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诋毁中共。法轮功代表还淡化他们的组织、媒体与神韵之间的联系。华盛顿法轮大法协会执行董事项东(音译,Dong Xiang),在接受采访时强调说:“神韵不是法轮功的表演”。 
  文章还描述了作者在演出前对一群人中的约一半人做了民调,只有一个人知道法轮功的关系,别的人都是奔着舞蹈、唱歌和杂技来的。在演出开始时,影院的四分之三异常的兴奋。但是,当法轮功的宗教信仰和政治目的开始溶入表演中,掌声顿时安静了下来。大部分观众似乎并没有认可世界末日到来只有法轮功能拯救人类的这一说法。坐在我右边的韩国男人一边喝着饮料一边摇头叹气,周边慢慢传来了鼾声。我左边的一对老夫妇曾期待是一个晚上的功夫和舞蹈表演,可只看到满场政治教化,也显得不高兴。也许是出于礼貌,直到在中场休息时他们才起身离开,下半场他们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外交政策》网站发文后,网友的部分跟评: 
  克丽丝·索恩(Cris_thoern):李洪志这些可怜又狡猾的邪教徒假借中国气功和武术的练习,利用人们的无知骗取他们的金钱。因此,中国取缔了这个邪教。今天,美国把“隐蔽行动”战略(Covert operation)和法西斯式美国策略(Fascist America)作为政治工具继续使用,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打着人权和宗教的谎子帮助法轮功,企图造成中国不稳定。法轮功是100%的敛财组织,充满政治意图的一个邪教。 
  《外交政策》的脸书转发文章后,该文获得20 人点赞,4次分享。网友的部分跟评: 
  网友帕特里克·米尔罗伊(Patrick Milroy):法轮功绝对是一个疯狂的邪教。 
  网友约翰·汉娜(John Hanna):嗯,国家部门应该识破这个… 
  网友雷金纳德·W·莫里斯(Reginald W. Morris):等等...神韵舞蹈团是法轮功精心策划的企图用来推翻中国共产党。哈哈。谁认为可以通过舞蹈消灭中国共产党? 
  《外交政策》的推特转发文章后,该文获得14人转推,7人收藏。 
 
  《外交政策》的推特网页截图 
  艾萨克·斯通·菲什的推特认证账号为@isaacstonefish,在推特上发文后,网友纷纷转推、收藏和跟评。 
  艾萨克·斯通·菲什:我看过神韵,所以你没有必要去看这个:法轮功企图通过舞蹈表演摧毁中国共产党。 
  肯德里克·郭(Kendrick Kuo,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他的研究主要是中国的外交政策和国际安全):很高兴有人终于写这些。我每年都被健忘的朋友邀请去看这些节目。 
  杰里·王(Jerry Wang):文章写得不错,猜想中国媒体会引述你写的内容。 
  约翰·麦克海尔(John McHale,中文名叫麦桥瀚):他们那些大幅的、令人大为惊奇的宣传广告无处不在,尤其是在(旧金山)湾区和其他华人移民集居地区。 
  艾萨克·斯通·菲什的推特网页截图 
  据凯风网了解,美国《外交政策》是国际知名双月刊杂志,艾萨克·斯通·菲什现任该杂志亚洲版的主编,曾撰写题为《将中国大使馆的地址改为“刘晓波广场”是个愚蠢的主意》的文章,获得较大的反响。此前他担任《新闻周刊》北京特派员,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是一个中国通。他的文章也刊登在纽约时报,经济学人报,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他也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频道,英国广播公司,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半岛电视台和美国国际公共广播电台等等的评论员。 
  艾萨克·斯通·菲什中美媒体论坛演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