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8日星期三

境外揭批法轮功广告的三个不寻常(图)

 近日,凯风网的两则消息引起网友关注:2016年12月26日,台湾台北闹市区出现揭批邪教法轮功的巨幅广告;2017年1月6日,香港天平山顶同样出现了揭露邪教法轮功的广告牌。通过广告的形式对邪教进行揭批,无疑有助于警醒世人,让民众对邪教有更直观的认识,而两则广告背后的“寻常”与“不寻常”也值得我们思考。
 
 
  出现在台北和香港的反邪教广告
  “寻常”在于,通过悬挂广告表达观点,在境外本来就是一种常见的民意表达形式。在欧美国家以及港、台地区,基于历史文化传统,民众习惯于通过在报纸、刊物、街头发布广告的形式表达个人观点,大至政治观点,小至婚丧嫁娶等生活琐事。比如在著名的美国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上,人们不但会看到各大公司的商品广告,还经常会看到个人观点的表达和形象的展示。在香港和台湾地区同样如此,广告,是境外民众习以为常的一种表达方式。
  但对于法轮功等邪教而言,这种看似“寻常”的表达方式,其打击性恰恰是十分致命的。法轮功等邪教十分擅长在宣传中把政府与民众进行“分割对立”,以方便自我狡辩。他们往往把政府部门乃至专家学者妖魔化为干涉宗教信仰自由的“迫害者”,把由政府和专家学者主导的宣传形式污蔑为“阴谋”。比如在“1.23”自焚案发生后,法轮功就把中国政府官方对这一事件真相的披露污蔑为中国政府的“宣传阴谋”,试图通过激发民众对政府某些行为的不信任来为自己的邪教行为进行辩解,而不少民众往往会落入这种“媒体陷阱”而上当。从这个角度而言,一种完全来自民间的“非政府化”的宣传形式可能会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因而,台湾闹市和香港著名景点这种民众自发打出广告的“寻常”的形式,恰恰可以最真实地表达民众对邪教的观点,让邪教对这种观点的表达无可辩驳。
  当我们对香港和台湾两个地区出现反邪教广告的案例进行具体分析之后,我们还可以发现在这“寻常”的广告中体现出的三个“不寻常”之处:
  其一,时间点“不寻常”。
  从时间上说,台湾反邪教广告出现于2016年12月26日,香港反邪教广告出现于2017年1月6日,岁末年初,恰好是最繁忙的时候,也是归乡的时候。这一“巧合”,恰恰是华人世界对法轮功组织四处传播肆虐的一种爆发式反应,逃亡境外的法轮功组织由于不服水土于基督教文明,始终无法被西方社会所接受,最终不得不加大对港澳台以及境外华人社区的发展和渗透。哪里有邪教的肆虐,哪里就有反对,长期的肆虐和侵扰带来了港台地区民众的觉醒,并通过悬挂广告的形式开展了揭批斗争。
  其二,对邪教法轮功痛恨程度的“不寻常”。
  虽然通过广告的形式表达个人观点在境外十分“寻常”,但台湾和香港民众对邪教法轮功做出的反应其强度还是很剧烈的。台北出现的反邪教广告出现于台北龙山寺地铁站附近,龙山寺与台北101大楼、故宫博物院、中正纪念堂并称为台北旅游之4大胜地,在这样的黄金地段发布广告可谓价格不菲,如果不是对法轮功邪教深恶痛疾,台北民众恐怕也不会下此血本对其进行揭批。而香港反邪教广告出现于香港著名景点太平山上的凌霄阁,在人流十分如此密集的景点揭批法轮功,同样是香港民众对法轮功厌恶的集中体现。再从两则广告的内容上来看,台北的广告中揭露李洪志“神像造假,吹嘘神通”“自身多有不端,却屡屡攻击其他教派是邪教”,香港的广告中用语更为激烈,干脆直书“法轮功就是邪教,李洪志就是魔鬼”,痛恨之情跃然纸上。俗话说“言为心声”,这种剧烈的言语和行动反应,是十分“不寻常”的。
  其三,与邪教正面对抗的烈度“不寻常”。
  以广告的方式揭批法轮功邪教还有着明显的对抗意味。利用广告的方式进行自我宣传是法轮功、全能神邪教的惯用伎俩。
 
  法轮功最惯常采取的手段就是通过在著名景点派发小广告、对游客进行近身滋扰的方式进行反动宣传,被游客称之为“狗皮膏药”。除了法轮功,全能神在台湾更曾收买台湾的报纸,刊登大篇幅的宣传广告,也曾在重要的公共场合发布大幅广告进行自我宣传,以骗人入彀。长期受到这些邪教的广告滋扰的当地民众,终于把打广告这种形式运用起来,通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式,从正面对邪教进行有力打击。
  揭批邪教广告中的“寻常”与“不寻常”带给人们的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境外民众绝不是任由邪教宰割的“羔羊”,对法轮功等邪教宣战的“战书”已经高高挂起!
  对台湾、香港出现的巨幅揭批广告进行分析,看出境外民众对邪教极其痛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