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6日星期四

美专家:汤姆·克鲁斯可能脱离邪教吗?

 核心提示:2015129日,加拿大著名媒体《数字周刊》网(Digitaljournal.com)登载了美国著名邪教问题专家瑞克·艾伦·罗斯(Rick Alan Ross)的文章。这是罗斯先生在其新著《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Cults Inside Out: How People Get In and Can Get Out)一书出版后,为回答读者有关科学教问题而做的一篇专谈文章。鉴于罗斯先生所提出和解答的问题对识别和揭露各类邪教均有启发意义,凯风网现将该文翻译如下,供读者参考。     
  通过媒体的报道、书籍以及纪录片,人们越来越关注科学教的危害性,一些直接受该组织影响的家庭或个人会问:“我该如何将他们解救出来?” 
  另外,科学教原信徒在努力摆脱那种深深扎根他们身上的邪教思维的同时,会感到迷茫:“我该如何消除那种残余影响?” 
  答案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教育。 
  与其简单的漠视科学教信徒将其视作“盲目信仰”的例子,更为可取的看法应该是了解他们为什么会盲目。 
  最近出版的《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Cults Inside Out: How People Get In and Can Get Out)一书,是从社会学和心理学领域对这一专门研究的综合,包括了大量的历史信息。书中素材均进行了详细的脚注和归类。同时通过穿插工作案例,栩栩如生地对戒除如何实际操作做出详细、精确的最新解释。该书以瑞克·罗斯几十年来对世界范围内的各种邪教的探索以及和数百宗邪教介入工作为基础,并准备推出面向中国市场的中文版。英文版目前在亚马逊网站有售。书中有两个章节讨论科学教,其中一个章节是关于科学教本身,另一个章节则具体叙述了通过家庭干预,一位加入科学教27年的男子成功戒除的情况。 
  对汤姆·克鲁斯和约翰·屈伏塔可以成功实施戒除吗? 
  很遗憾,这基本上不可能,因为没有人帮助这两位电影名星。 
  对一位科学教信徒实施戒除的前提是,其家庭和朋友要予以关注和支持。 
  很明显,汤姆·克鲁斯的三位前妻,咪咪·罗杰斯(Mimi Rogers)、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和凯蒂·赫尔姆斯(Katie Holmes)脱离了科学教。但她们中的任何一位,或作为科学教信徒的克鲁斯的家人,都不会帮助他脱离科学教。 
  约翰·屈伏塔是个可怜人,他想脱离却又怕。科学教似乎对约翰·屈伏塔的所有秘密一清二楚,这是通过向他提供所谓的“听析”精神咨询服务时搜集到的。屈伏塔的妻子凯莉·普雷斯顿(Kelly Preston)是一位绝对虔诚的科学教信徒,而对于屈伏塔陷于科学教一事,他的大家族似乎不愿(或无法)有任何行动,无论他们听到媒体报道中的这个 “邪教”有多坏。 
  说到对付前信徒问题,可以用龌龊不堪来形容科学教,即使是像好莱坞保罗·哈吉斯(Paul Haggis)这样的精英人物,当他脱离科学教时,也受到了他那些信徒朋友们的严重排挤。 
  不过,如果约翰·屈伏塔和汤姆·克鲁斯真心想要摆脱通过无休无止的课程、听析和强化培训而逐步灌输给他们的科学教教义,还是可以通过戒除这样的教育程序完全脱离的。 
  邪教介入是在家庭、朋友们的帮助下完成的,这与对毒瘾者和酗酒者的介入方式非常类似。 
  每次干预都是一次不断进行的对话或讨论。在这样一个讨论中,出席的每个人表达他们的感想、观察和看法。我的任务是导引和推进这个讨论,通常把注意力导引和聚集到一些明确的关点上。 
  要实现一次有成功可能的介入,以下四个基本讨论板块或领域十分重要。分别是: 
  1、破坏性邪教定义的核心是什么? 
  2、那种被(邪教)用来获取不当影响的强制劝诱或思想改造的过程究竟是如何起作用的。 
  3、某个引起关注的邪教组织(教主)常常被隐藏起来的历史有哪些? 
  4、家庭或朋友担忧的是什么? 
  在一篇哈佛大学出版的、标题为《邪教架构》(Cult Formation)的论文中,精神病专家罗伯特·利夫顿(Robert Jay Lifton)提出了破坏性邪教定义的核心。 
  利夫顿认为,邪教有三种基本特征: 
  1、当最初维系群体的普遍原则失去力量时,一个具有克里斯玛魅力的领导人就逐渐成为崇拜的偶像。 
  2、一个称之为转化或者思想改造的历程。 
  3、领导人或统治小团体对信众的经济、性和其他剥削。与其关注该组织信奉什么,更有效的介入必须将关注点集中在该组织的结构和行为表现。 
  也就是说,如果这个组织的结构像破坏性邪教,它的行为表现也像一个破坏性邪教,那么它可能就是一个破坏性邪教。 
  例如,科学教会承认它那具有超凡魅力的创始人哈伯德(L. Ron Hubbard)犯错误吗?今天的科学教信徒会自由讨论其现教主大卫·密斯凯维吉(David Miscavige)犯的错误吗?如果能,那么这些人所犯下的什么具体错误科学教信徒可以自由讨论?哈伯德成为膜拜对象了吗?大卫·密斯凯维吉今天所居的地位是不是一个独裁者?如果不是,那么密斯凯维吉对科学教成员的权力局限在什么地方?科学教内部划定了哪些界限来限制他的权力? 
  科学教实施过思想改造或强制劝诱来对它的信徒施加不当影响吗? 
  关于这点可以比较科学教的教规、实践和行为表现与罗伯特·利夫顿的论文集《思想改造和权权精神》所概述的思想改造的八项标准来考量。利夫顿从根本上解释了如果一个组织能充分控制让任何东西灌输到一个人的思想中的话,那么该组织在很大程度就能控制住这个人,包括控制信息、组织行为、情绪操控以及限制批判性思考。 
  科学教是如何对信徒施加不当影响的? 
  它可以通过所谓的“听析”程序,直接或间接地诱使信徒认罪、鼓动他们接受建议,使他们依靠听析者和科学教组织来做出价值判断。也有证据显示,科学教通过宣布某人是“贱民”以及切断他与那些被标签为“贱民”的圈外人的联系来控制个人交往。“贱民”这种标签,不正是利夫顿所称的阻止批判性思维、限制反思的“鼓动性语言”吗? 
  最后,科学教害人了吗?这可以从个人提起的伤害诉讼、新闻的负面报道以及目前的记录片中找到证据。 
  在对科学教的介入中,搞清楚围绕着哈伯德的各种神话非常重要。 
  哈伯德常肆意夸大他的成就,而现在科学教更是喜欢围绕哈伯德编造稀奇古怪的故事。事实上,哈伯德家庭不和,生活问题多多,似乎还患有精神病。据报道说,他吃过抗焦虑药安太乐,而且他的助手说这只是“哈伯德多年来用来对付精神和痛苦的多种疗法中的一种”。 
  对许多科学教信徒来说,这等于扯开了帘幕。根据一位验尸官的报告,这位躲在科学教背后的家伙,显然使用了他所创办的宗教的违禁药品。 
  汤姆·克鲁斯会使用安太乐吗?他会把这种药推荐给情绪焦虑的朋友吗? 
  如果科学教的伪科学无法治愈它创始人的精神问题,把他从错乱中解救出来,那么(按照科学教的诅咒)科学教又怎么可能“清理这个星球”? 
  《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一书,从深度和细节上逐章对这类问题进行了探索,解答了邪教是如何利用心理游戏来操纵和控制人。作为自我教育导本,它曝光了各类邪教伎俩,辅助有关家庭,帮助亲人摆脱邪教组织。同时,它也可以帮助邪教受害者理清思路、克服障碍、摆脱邪教、重新生活。     
  通过特殊的教育手段,知道邪教是如何运作的,掌握有关破坏性邪教的知识,对摆脱邪教的不当影响和利用,至关重要。 
  备注:瑞克·罗斯编著《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一书时,他已经开展了大约500宗邪教介入工作。该书是他三十余年工作经历的结晶。罗斯拥有专家证人的资质,在全美20余起“邪教”组织诉讼案中出庭作证。    


(责任编辑:南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