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法利:法轮功领导层谴责自杀之说虚伪

 核心提示:201410月,英国著名人文社会出版企业阿什盖特出版社出版了国际自杀性邪教研究学术论文专著《殉教》,该专著将法轮功列为自杀性邪教,并收录了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名誉高级研究员海伦·法利《死于谁手:法轮功和自杀》一文。为进一步了解海伦·法利论文的主要内容,凯风网采访了通读过该文的本网特约通讯员孔文武先生。孔文武先生长期从事翻译工作,对包括邪教问题在内的国际热点问题多有涉猎。以下是对孔文武先生的采访记录。 
 
殉教封面英国阿什盖特出版社201410月出版    
  凯风网:您认为海伦·法利撰写此篇论文的原因在哪里? 
  孔文武:法轮功的出现,开始时并未引起海外媒体和学者的关注。不过,正如海伦·法利在论文中指出,1999425日,大约15千名法轮功信徒围坐中南海,法轮功首次进入西方媒体视野,同年法轮功被依法取缔,这标志着法轮功和中国政府双方宣传战的开始。而发生在2001123日即农历初夕的法轮功人员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则成为中国公众对法轮功看法的分水岭,同时也是引发国外学者对法轮功问题深入观察的切入点。海伦·法利通过研究认为,在西方,许多人认为法轮功练习者是和平的冥想者,受到了中国政府的残酷镇压,这种说法需要通过对法轮功核心教义及其实践的认真检验。我认为,这正是她撰写此篇论文的原因所在。     
  凯风网:对于法轮功的出现,海伦·法利有什么看法? 
  孔文武:包括海伦·法利在内,许多西方学者都是从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中国“气功热”这个大环境下来研究法轮功的出现的。相较于当时其他的气功派别,李洪志的法轮功其实是搭上了“气功热的末班车,法轮功出现时社会上已对五花八门的“气功产生了质疑。因此,海伦·法利指出,早在法轮功出现的1991年,中国社会就对气功热出现了不少的批评和嘲讽,中国政府也开始严密关注所谓气功大师们及其讲义、气功组织等的动向,并揭穿了一些伪气功和反科学气功的真实面目。    
  凯风网:既然这样,海伦·法利认为法轮功在这种大环境下如何能立足的? 
  孔文武:海伦·法利在论文中指出,正是在对气功日益质疑的气氛中,法轮功出现并能在全国吸引了数百万信徒,这是因为李洪志有意将法轮功和一般气功区别开来。即与一般气功的关注不同的是,李洪志声称法轮功不是取得洞察一切或包治百病的超能力,他强调说尽管通过严格的习练,学员的身体确实好了,但法轮功并不是专门强身健体的,跟一般气功不同的是,法轮功的目的是纯净人的心灵,从而获得精神拯救。因此,尽管法轮功的起源是气功的理念和实践,但它确实与一般气功有所不同。对于这一点,海伦·法利在她的论文的结论部分作了进一步阐释:法轮功和气功都信奉千禧年理论(即相信太平盛世会到来),以及认为世间极乐存在于灵魂的得救。气功所憧憬的是人类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但李洪志所讲述的则是宇宙的毁灭,拯救是发生在另一空间的事;两者在人体功能(Body technologies)方面是相同的,不过气功的圆满之路建立在特异功能(paranormal powers)上,而法轮功的拯救之路则是通过道德和精神的约束。简单归纳的话,海伦·法利的观点是:法轮功比一般气功更倾向于通过非此即彼式洗脑和精神控制来发展、吸引信徒。例如,海伦·法利指出,在法轮功的教义里,世间万物非善即恶,个人则要么属于练习者,要么属于常人。忠诚于李洪志教义的,属于真正的练习者,命中注定追随法轮功,有望取得最高层次的精神真理。这些人如果能够保持对李洪志教义的忠诚,并能一直抵制诱惑,那么这个精进的群体将会得到开悟。偏离这个轨道者,他们就会如同常人一样,人生仍旧悲惨可怜,注定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一时刻,化为灰烬。海伦·法利说,对于许多观察者来说,这些末日论和千禧年论的特色,使得法轮功同宗教类似。     
  凯风网:李洪志自称为宇宙主佛,海伦·法利是如何看待李洪志个人的,包括李洪志个人所吹嘘拥有的特异功能 
  孔文武:海伦·法利在分析李洪志的背景时说,考虑到法轮功在中国的有趣地位,有必要考察一下法轮功“神一样领导人”的背景。海伦·法利指出,信徒把李洪志视为觉悟大师,而中国当局曾把他刻化成恶棍、鲜廉寡耻的撒谎者和江湖骗子。1969年李洪志在长春一所小学完成学业,18岁初中毕业后加入共青团,原校友和老师忆起他时都说他一个很平常的孩子,在校学习成绩并不好。中国政府坚持认为,李洪志在1988年才学会气功表演,而法轮功则争论说,李洪志8岁时便师从不同的道教和佛教大师。海伦·法利总结说,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1992年时,李洪志确实跟一个团队一起到北京参加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研究,此后不久便与他的同事李昌、王治文等人成立了法轮功研究会,得到资格认证后,这个新组织成为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分支,开始开办法轮功培训班。1994年,李洪志离开中国,这些培训也中断了,法轮功方面称这是因为想让李洪志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佛学研究中,但更有可信的是,李洪志之所以离开,更大的原因是为了应对中共和政府内部对法轮功日益增多的反对。李洪志最后于1996年到了美国,在纽约定居下来,并在纽约积极指导法轮功在国内的活动。海伦·法利进一步指出,法轮功信徒相信李洪志拥有悬浮空中、显示神迹等超自然能力,为提升这种形象,李洪志本人也将自己跟流行武侠小说中的人物联系起来,并进一步声称他可以通过心灵遥感,把“法轮”安装到追随者的腹部中,进而提出了所谓的“法身”一说。应该说,海伦·法利对李洪志神化自己的说法是持质疑态度的,认为这是一种无稽之谈。     
  凯风网:海伦·法利的论文标题是《死于谁手:法轮功与自杀》,请问她是通过哪些事例来具体研究这一问题的? 
  孔文武:海伦·法利主要通过两个事例来对这一问题特别是法轮功在理论(教义)和实际操作中对待自杀的态度来进行研讨的,一是分析2001年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二是分析李洪志业力与生病之间关系的相关教义。     
  凯风网:对于2001年农历初夕部分法轮功在天安门广场自焚这一事件,据我们所知,当时李洪志和法轮功断然否认它们同这一事件有联系,甚至称自焚当事人不是法轮功弟子。海伦·法利是如何看待此事的? 
  孔文武:2001年的天安门广场部分法轮功人员自焚事件,是法轮功躲不开的一个,李洪志和法轮功也确实马上辩称其与自焚事件没有丝毫关系,并反口咬定是中国政府策划了该事件。海伦·法利在论文中说,法轮功领导层迅速撇清它同这一事件有任何联系,并散发了自己的视频,指控是中国政府捏造了该事件。法轮功国外信徒声称自焚者不是真正的法轮功练习者,因为李洪志和法轮功一贯反对任何形式的杀生,包括用自杀作为一种达到拯救的手段。法轮功的这种与事件进行切割的企图,可能产生了反作用:从一切可能来看,法轮功领导层既没有鼓励也没有制止这种行动,但此事件也说不上是中国政府丑化法轮功的阴谋诡计。不过,对于法轮功矢口否认自焚人员系法轮功信徒这一说法,海伦·法利提醒说,有趣的是,参与自焚的成年人中,有几位曾参与过此前的抗议活动,甚至即使说政府操纵媒体报道来丑化法轮功,可是在随后数月间,又有至少两人实施了自焚。海伦·法利所说的这两起自焚事件,是指当年216日自焚的湖南省法轮功人员谭一辉和71日自焚的广西法轮功人员骆贵立,这两人的法轮功信徒身份是众所周知的。海伦·法利指出,自焚事件发生前,人们对中国政府打击法轮功这样的无足轻重、相对温顺的组织还感觉迷惑不解,而自焚事件后,人们开始认为政府的行动是正当的。     
  凯风网: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法轮功在为自己辩解时,一再声称法轮功的教义反对杀生,包括自杀,李洪志还说,按照中国传统观念,自杀是种羞辱祖先的行为。乍听这种解释,似乎也有道理。那么,海伦·法利是如何看待法轮功这种辩护的? 
  孔文武:对李洪志的自杀是种羞辱祖先的行为这一说辞,海伦·法利特别做了研究分析,非常有趣的,也是令人信服的。海伦·法利指出,在一些情况下,中国人可能会认为自杀让自己的祖先蒙羞,因此不会认可自杀行为,但在另一些情况下,则可能对自杀行为表示出宽容、理解甚至支持的态度。通过历史分析,海伦·法利说,在中国文化中,自杀通过扮演一种重要的角色,尤其战败的将领、改朝换代时的前朝遗老、腐败被曝光者和家庭生活不幸者等身上。根据个人立场不同,自杀可视为是一种忠贞不二的行为、极端抗议的方式、摆脱受屈辱或不公正社会或家庭困境的手段。她举例说,在中国共产党执政以前,毛泽东就写有文章,论述过那些为逃避包办婚姻而选择自杀的中国妇女,而毛泽东当时把这一现象视为重大社会问题的症候之一,即在男女之间社会存在围绕所谓贞操和淫乱两种标准,无法追求真爱以及男权至上的观念使得妇女无能为力。此外,当家庭出现不幸,例如一个人失去劳动能力时,也会选择自杀,而这些人通常在遗书表达对父母、家庭深深歉意。因此,海伦·法利认为,中国文化对待自杀的态度,并非一贯明确:可能因顺应社会而受到支持,也可能因叛逆社会而受到谴责。海伦·法利还引述儒家学说为证指出,在生死选择面前,中国人有“杀身成仁”等传统观念。海伦进一步指出,自杀可以视为是一种公开反抗社会力量的一种手段,社会力量可能在压制个人目的和志向上占据上风,但反过来自杀则传达出对当权者不公正的一种反抗。海伦·法利引述一个例子说,对于那些冷酷无情的债主(地主),最常见的报复手段就是在他家门前自杀,从而让这些地主“丢脸。所以,海伦·法利认为,尽管法轮功在理论上反对自杀,但在两种情形下这一理论是模棱两可的,即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7名法轮功练习者自焚事件,以及法轮功信徒在生病时的拒医拒药。从当时的国内外媒体报道的分析看,2001年部分法轮功人员在天安门广场上自焚,不排除他们借新年来临之际,有意在中国的标志性建筑前自焚,从而让中国政府在国际上“丢脸的意图。     
  凯风网: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由于法轮功否认这些参与者是法轮功人员,再加上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幸存的法轮功人员都认为自己受到了李洪志的欺骗。对此,海伦·法利是怎么看待的。 
  孔文武:海伦·法利认为,即使法轮功和李洪志没有直接鼓动当事弟子自焚抗议,但李洪志和法轮功的教义却暗示弟子要进行反抗。海伦·法利指出,鉴于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态度,李洪志适时提出了一套末日论思想体系,鼓动他的弟子发起和参与公民抗命活动。李洪志一再大谈所谓的宇宙清除邪恶、毁灭邪恶制造者即对压制法轮功负有责任的人的“正法”。李洪志声称“正法”进程已经在另一层次开始,很快就要来到人间,是决战前的斗争。李洪志教导称,“灾难末日”就在眼前,当代社会已经堕落并且要被清除,只有那些真正的法轮功练习者才能获救。按照李洪志的说法,只有邪恶被消除,法轮功练习者才能通过圆满重返法轮大法的天国家园。海伦·法利认为,李洪志的末日论教义隐晦地鼓动公民抗命以及承诺殉教者能够蒙救,在很大程度上促发了自焚事件。因此,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海伦·法利的观点,即李洪志是实际上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幕后黑手。     
  凯风网:我们知道,李洪志曾说过,吃不吃药要弟子自己把握。既然如此,是否可以说明李洪志并没有直接鼓动自己的弟子拒医拒药?我们想了解一下海伦·法利在这方面的看法。 
  孔文武:海伦·法利认为,尽管不像自焚事件那样惊天动地,但许多法轮功信徒因生病时拒医拒药而事实上进行了自杀。法轮功追随者在拒绝传统医疗时面临很大的社会压力,李洪志虽然没有明确告诉他的信徒不要去寻医看病,他说吃不吃药自己把握,但李洪志断言疾病是由于人的业力引起的。而在法轮功的理论中,所谓的业力就是一种抽象的黑色物质,修炼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将这种业力转化成一种叫“德”的白色物质。李洪志本人已经将“德”转化成另一种叫“功”的能量形式,而这种功已经逐渐充满人体,将人体转化成一种法轮功教义中所说的“奶白体”(晶白体),从而最大限度地清除了人体中的业力。消除残余业力的过程被称为“消业”,“消业”是通过修炼法轮功来完成的。根据法轮功的教义,身体不舒服是因为业力在往外排出去,采用传统的医疗方法治病只是把病往身体里面压,等于是积存起来,表面上不痛苦了,可是积存到身体的深层去了。因为它被压到深层里去,但总要返出来,甚至会更严重。生病是把业力从身体里清除出去的良机,因此生病所面临的痛苦和折磨就成了一个信仰问题而非医学问题。真的修炼者不会生病,只是在“消业”。李洪志称,不应对痛苦感到害怕和恐惧,只要遵循忍的原则,以平静、快乐的态度对待潜在的消业过程。李洪志认为,生病与人的生、老、死一样,都是因为业力的缘故,是业力的报应。如果一个人生病了,那么就需要去偿还业力所欠下的债,之后才能恢复健康。按照李洪志的观点,是不断下滑的道德价值观引发了各种疾病,而这些疾病非医院或吃药能治,是社会腐败导致了这种情况。李洪志进一步声称,药对人有毒,吃药的人无法清除引发疾病的业力。相反,医院和吃药只不过是压住了精神疾病,只是治愈了身体上的疾病,留下来的业力在来生还会找上门,仍然引起疾病。据李洪志称,人死之后,所谓的业力会进入到重新托生的人身上,无疑要开始发作。身体里的疾病一有机会就会出现,但它决不是疾病本身。如果一个人没有忍受疾病的折磨清除业力而死去,那么它将在这个人的来生显现。李洪志将人的身体比喻成一棵树说,树的年轻里就是疾病的业力。他进一步声称说,没有人能同时对付得了所有疾病的业力,必须通过日积月累才能实现。海伦·法利说,有趣的是,李洪志的批评并不局限于对西药,他也声称传统的气功也拖延清除业力。此外,他警告说,如果一个人生来积聚了太多的业力,而且继续作恶多端,那么上帝早晚不会允许这种欠债不还的情况,这个人就会面临身体和灵魂的全部毁灭,即形神俱灭。同时,李洪志也提到了他的法身说,他可以让自己的法身从修炼者身上消除掉业力。如果修炼者是常人,他不会让“法身帮助他们,这样做是种浪费。如果一位修炼者去吃药而不是把生病当成一个清除业力的良机,那他就是把自己当成了常人。疾病只是一种试探,而只有“法身才能帮助那些通过试探的人。如果自己的信徒死于疾情,即使他们拒医拒药,李洪志也会通过声称该信徒一定是位常人、是他们到了该死的时候来掩饰自己,不值得延长一位常人的寿命。李洪志本人一定这样对自己的弟子说过,做法轮功的功法以及信奉法轮功教义,并不说明李洪志会认可这人是他的弟子。这个人的本质没有发生转变,因为他的修炼没有达到勤勤恳恳的标准。李洪志也明确禁止法轮功练习者治疗他人,即使他们的修炼达到很高的程度有能力这样做。治疗他人会把病人的业力传移到医者身上,这样就会拖延医者自己的修炼,这样做也会剥夺病人自己进行修炼的机会,这也是取得健康唯一可行的机会。因此,李洪志的业力之说,事实上让信徒在生病时难以决择是否吃药。在海伦·法利看来,中国政府所说的因为法轮功教义,有14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因拒医拒药而死亡是可信的。     
  凯风网:那么,您能为我们的读者总结一下海伦·法利在这篇论文里的主要观点吗? 
  孔文武:我认为让论文的结论本身来表达作者的观点更为合适。简单地说,海伦·法利在论文的结论部分是这样说的:尽管李洪志和法轮功视自杀打乱上帝的计划(因为自杀会累积额外的业力)而予以谴责,但其哲学和教义却在某些情形下预先鼓动信徒们进行事实上的自杀。2001年数名法轮功练习者的自焚,无疑是一种抗议中国政府镇压该组织的行为,正因为李洪志的末日论教义,这种行为才成为一种吸引信徒们的选项。李洪志鼓吹要正法并把报应的焦点对准那些处理法轮功的人以及自焚事件发生前的(法轮功和中国政府之间的)斗争上。尽管法轮功领导层试图撇清其同2001年自焚事件的关系,但发生在法轮功练习者身上的群体性自杀和自焚却接连出现。法轮功关于疾病的教义也鼓动了大量信徒通过拒医拒药而事实上实施自杀。尽管疾病被视作是可资利用清除业力的机会,但重症信徒因没有就医而死亡。李洪志通过称这些人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们没有用正确的态度按照法轮功的教义来修炼,而且他们的修炼也没有在心性上产生真正的变化。尽管修炼法轮功并非是故意寻死而是为了获得健康,但现实是最终有大量人因癌症、心脏病和糖尿病等病因死亡。鉴于大量的追随者系因坚信法轮功教义而直接死亡,因此所谓法轮功领导层谴责自杀之说是虚伪的。 


(责任编辑:晨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