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师父”都这样了,咱还修个啥?

我写这封给各位同修的公开信的直接触因是最近看到了咱“二师父”这幅照片:
 
  后排左二穿蓝衣的是叶浩,后排左一驼背者为蒋雪梅 
  上图来源于凯风网君离的《叶浩垂垂老矣,洪志可有过否?(图)》一文,作者是叶浩大女儿叶映红的高中同学,应该不会弄错。澳大利亚大法协会负责人杨真曾声称“师父是大师父,叶浩是二师父,魏熙斌是三师父”,虽然咱师父闻此很恼火,“一山不容二虎”;但同修们私下还是将叶浩看作“二师父”。我看这也没啥,若比较一下资历、水平、能力,你懂的。
  咱们修炼法轮功目的是什么?还不就是师父承诺的那些“超常好处”?可种种好处,在“二师父”身上都看不到。唉,看着“二师父”都这样了,咱还修炼个啥?且别先给我扣大帽子,说我“涣散轮心”。我这样说有我的理由,说得不对你可以再驳斥我。
  “二师父”都度不了自己的亲人,咱还修个啥? 
  师父告诉我们,如果修得好就能“出功能、有神通”,“你有没有这样的能力?你太有了,别说你度你的亲人,你把地球攥在手里也就不费吹灰之力。”(1998年《欧洲法会讲法》)能不能攥住地球且不谈,谁都想度自己的亲人,让亲人沾沾光。可看看“二师父”的亲人那个惨哟,实在让人无语。网上曾经爆料,叶浩的大舅嫂、前平湖法轮功辅导站站长戈璀娣,因患乳腺癌于2012年2月11日晚在浙江嘉兴平湖病逝。戈璀娣何许人也?她可是资深大法弟子,早在1992年,戈璀娣和丈夫王某(随母姓)在小姑子蒋雪梅(叶浩妻子)的介绍下走入法轮功,并创建了平湖市法轮功辅导站,夫妻二人共同修炼,成为“精进”的大法弟子。这个王某,死得更早,于2009年11月中风去世。王某和戈璀娣夫妇修炼法轮功,没能“祛病健身”,却早早死去,首先应该是师父的责任,因为他的承诺没能兑现。但作为“二师父”的叶浩为啥没能“度”他的这两个亲人成神成佛?我们也想“一人修炼,亲友受益”,可眼看“二师父”都度不了自己的亲人,咱还修个啥?
  “二师父”都不能让妻子背不驼,咱还修个啥? 
  上图中,“二师父”的妻子蒋雪梅不仅苍老,连背都驼了。凭良心说,“二师母”也一直精进修炼,曾经是咱大法境外网站“看中国”的负责人,要论做“三件事”,那可是一员巾帼干将呢。这样精进的人,为什么却修炼出了驼背?就算蒋雪梅表面积极、实际上并不精进,也应该沾点“二师父”的光嘛。咋沾光?简单,请师父亲手给“二师母”拍罗锅。师父曾亲口说过,他曾在一个“背驼得很历害”的罗锅身上“拍了5下”,然后一顶,“这个罗锅立刻就直了”(参见1992年6月21日师父在北京建材礼堂讲课的录像)。只要“二师父”请师父给蒋雪梅拍一下,还愁驼背不直吗?“二师父”一不该让妻子练成了驼背,二不该不请师父替“二师母”拍直罗锅。当然喽,如果叶浩心里知道师父“拍直罗锅”属于吹牛皮,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总之,堂堂大法“二师父”,竟然不能让妻子背不驼,咱还修个啥?
  “二师父”精修20余年都圆满不了,咱还修个啥? 
  师父说过,“你们自己的修炼圆满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2006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目前一大批学员圆满和将要圆满了”(1996年《大曝光》)。师父是1992年5月开始传法的,发表《大曝光》时距离师父“出山”只有4年多一点。也就是说,有一大批学员修炼4年多就圆满了。依此类推,“二师父”至今已经修炼了22年(叶浩与师父相识于1992年,当时就开始修炼了),照他的精进程度,至少应该圆满5个轮次了(师父说有的学员两年就圆满呢)。然而,他至今仍在街头盘腿练功,说明他尚未圆满,因为师父强调过:“真的圆满的那一天,我告诉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飞升,全世界都可以看的到的。”(2003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按此标准,至今没见过一人圆满过。其实,永远也不可能圆满——因为宣称“8岁修炼圆满”的师父尚且一切都与常人无别呢。你想啊,精进如“二师父”,勤修20余年都圆满不了,咱还修个啥?
  “二师父”都做不到“青春长驻”,咱还修个啥? 
  师父承诺弟子,修炼法轮功可以使身体形成“高能量物质”,“慢慢的就把常人的细胞代替了”,这种新细胞“里边的能量发生改变了,所以这个人从此以后不会自然衰老,他的细胞不会消亡,那么他就青春长驻了。”(《转法轮》)事实证明,这种说法不靠谱。你看,“二师父”叶浩对于法轮功可谓功勋卓著,他早最在海外建立了大法网站,连师父的讲法和文章都得通过他控制的大法官网发表才算是真经文,否则,即使是师父说的话、写的文章,也是假经文。叶浩已经虔诚修炼了20多年,可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已经相当衰老,白发盖顶,皱纹满脸,老态尽显,哪有什么“青春长驻”、“定在那里”?“二师父”尚且无法抗拒自然规律,无奈地走向衰老,像咱们这些普通弟子,延年益寿肯定是没指望了,还修个啥呢?
  如果继续写下去,还有:“二师父”都得街头卖命、苦度晚年,咱还修个啥?等等。算了,不写了,免得别人说我牢骚太甚,或者有损人太的嫌疑。

  有人也许会问,你咋这么胆大,敢这么说师父和“二师父”?那我回答你,我说的是实话,经得起辩驳。不妨再告诉你,我这样说是有底气的:我不怕师父开除我的“轮籍”,因为我早就不想修了;我更不怕师父“清除”我、“销毁”我,因为无数事实证明,师父没那本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