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5日星期三

妇女信全能神险遭强奸 离家出走两年返回(图)

2015年2月17日,丹东市振安区九连城镇窑沟村二组村民赵锡军家格外热闹,一大早赵锡军就挂上了大红灯笼,大门上贴上了春联,他的屋子里坐满了他的邻居和亲戚,上午十一点他们家早早地燃起了鞭炮,鞭炮声打破了山村的寂静,提前迎接羊年的到来。为什么腊月二十九的中午赵锡军要急着迎接羊年呢,原来是他的妻子离家出走两年后回来了。
   
  窑沟村委会 
   疑心生暗鬼,召来“指路神” 
  今年45岁的赵锡军当过兵,从部队复员之后,自筹集资金养了一台大货车,常年跑丹东到广州的专线,每年的纯收入都在十多万元。妻子邓玉梅在家操持农田和家务,女儿在丹东一所高中读书,一家三口过着平静的小康生活。他家的变故是2012年的9月一次意外事件,那天赵锡军驾驶的大货车由广东返回辽宁的途中,当大货车行驶到河南安阳时已经是凌晨2点,由于疲劳驾驶,大货车越过了隔离带与逆向正常行驶的一辆大挂车发生碰撞,造成了两人受伤,承载货物受损的事故。经交警鉴定,赵锡军负全责。除保险公司赔付外,他要承担对方部分损失和修车费用共计30万元。虽然三十万对于赵锡军不是一笔大数,只是相当于两年白干了。这场意外事故使赵锡军家一方面感到万幸,万幸的是如此严重的事故两辆车的司乘人员没有严重受伤,货物损失也不是很严重。同时又另他们感到意外,车在高速公路跑着怎么就冲破隔离带,而且开上了逆行道。赵锡军的妻子邓玉梅百思不得其解颇感蹊跷。平时就敬畏鬼神的邓玉梅就到处找人去占卜打卦,请高人指点,想从未知的世界中得到一个答案。
   
  邓玉梅家的大货车 
  邓玉梅突然想到了娘家叔叔是个有名的看事的,这就是她的六叔邓永林。邓永林居住在凤城市。这人年轻时正值文革,由于会撒谎,善于顺杆编故事、说瞎话,深得造反派领导的赏识,被派出去当了工宣队,在这期间因为一次偷看女浴池,被工人民兵当场抓了现行,经过批斗之后,开除了公职和党籍。改革开放之后无业游民邓永林凭借白日胡说的专长,专门从事装神弄鬼看事、看风水,下葬、乔迁、嫁娶无所不懂,成了专门骗取钱财的风水先生。后来邓永林加入了全能神,是凤城地区的全能神“城乡领导”。邓玉梅对六叔邓永林加入全能神并不知情,只知道是个风水先生,车祸发生之后,邓玉梅打电话特邀邓永林到她们家给看看。第二天邓永林便从凤城赶了过来。
   
  邓玉梅家路口 
  引狼入室,成为“神的选民” 
  邓永林的到来,是赵锡军家引狼入室的开始。邓永林把这次受邀看做是一次拉拢亲戚加入全能神的绝佳时机。是凡主动去算命打卦的都是遇到了难以解析的问题,这时他们一般都非常地被动,会自愿地、自觉地接受所谓神人的指路,而且不惜钱财,信奉花钱免灾。邓永林是娘家叔叔,自然少了怀疑多了信任。
  邓永林来到赵家之后,煞有介事地在院子转了几圈,点燃了手中的三炷香,他眯缝眼睛看着香,神神叨叨地告诉邓玉梅,之所以发生了逆向的车祸是由于赵锡军当过兵,加入了“大红龙”的结果(指赵锡军是个党员)。车祸之所以没有想象的严重是他早在事发之前已经为这台车施了法术。他告诉邓玉梅找他算是找对了茬口,只有他才有破解的办法。他对邓玉梅说,赵家现在已经是危机四伏,要想走出险境,确保平安,必须按照神的要求扭转观念,一是要信任神才能取得神的信任,但是信神不是简简单单的信,要满足神的要求,明白神的作工,跟上神的作工。二是神的工作是奇妙、智能、凡人测不透、凡人用观念衡量不了的,只有通过交通和神的交流才能感觉神的威力。三是不要对神有任何怀疑,如果怀疑就会被神抛弃,就会断了缘分。叔叔的“神语”邓玉梅听得有些糊涂,但是她记住了不能怀疑神,要听神的话。邓永林接着对邓玉梅说,神的指示都在书中,只有认认真真地与神沟通才能获得神的信任。他告诉邓玉梅,人们为什么狂热地信神,是因为今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如果信神才能受到神的佑护。她家大货车发生的事情就是世界末日的前兆,说着拿出一个光盘,用赵锡军的笔记本电脑播放了一个视频,这个视频讲的是玛雅人预言,2012年12月21日为世界末日。视频中2014年12月21日地球发生了500-1500米高的海啸,海啸淹没了所有城市、乡村,淹没了喜马拉雅山。录像令邓玉梅非常恐惧,连忙问怎么能够破解,怎么才能躲过灾难,邓永林说只有神能够拯救他们全家,只有神能够化险为夷。这个神便是全能神。神的做工没有停留在一个时代,是一直往前发展的,耶稣已经第二次降临,耶稣是个女的,这个女基督再生的地点在中国,叫“东方发出的闪电”,是中国独一无二的“真神”。不信“神”是不能得到拯救的。世人如果不接受她的“话语”会横死,或受到严厉的惩罚。邓永林神秘地告诉邓玉梅,要信神必须虔诚地按照他的话去做,“神”才能保证她家平安。接着他拿出了几本全能神的书籍、资料,开始了连续几天的交通讲道。
  几天下来,邓永林坚持每天为邓玉梅传授《话在肉身显现》、《羔羊展开的书卷》等全能神的课程,讲课之后要邓玉梅讲听课体会,而且和邻村的信徒进行交流。通过反复的洗脑,邓玉梅好像乘上了夜行的火车,火车转了180度的弯全然不知。
  见邓玉梅逐渐入道,邓永林要求她必须要交奉献金,他告诫邓玉梅看她是否心诚,要看奉献金交纳多少,神就保多少。邓玉梅当时手中仅有5000多元的现金,她拿了出来,但是邓永林拒收,说侄女心不诚,考虑邓永林是自己的亲叔叔,这是在帮衬自己,只好将家中积攒的三万元存款提前支取交了出来。交了奉献金之后,邓永林又拿出了一张入神登记表,邓玉梅填了表,又在保证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正式成为“神的选民”。
  为清“撒旦”之毒,投向神的怀抱 
  这些赵锡军并不知情,当时他正在千里之外的高速上。至于交奉献金根本不需赵锡军,他不知道家里到底存了多少钱。成为神的选民之后,邓玉梅格外的兴奋,她相信她已经为全家购买了诺亚方舟的船票。
  一个月之后邓永林又一次来到了赵家,他郑重地告诉邓玉梅世界末日马上要到了,时间紧迫,要跟着神的脚踪,放下家庭,放下凡间的牵挂,和他一道出去“传福音”,“传福音”能使她们全家在“世界末日”来临时得到拯救。已经通过小组交通洗脑且走火入魔的邓玉梅对叔叔言听计从,丢掉了手机,跟着邓永林成为全职“神家”,开始了“传福音”。她们先后到过庄河、普兰店、宽甸、东港,这一走就是两年。两年邓玉梅仅仅回家一次,这次回家正巧赵锡军出车回来,赵锡军堵在门口问妻子,到底是要全能神还是要家?邓玉梅像疯子一样,告诉赵锡军,因为他入了“大红龙”,家里“撒旦”毒素太重,她信“神”完全是为了家庭为了女儿。荒唐的回答激怒了他赵锡军,他将邓玉梅按在炕上狠狠地打了一顿,被打的邓玉梅从此也杳无音信。虽然赵锡军曾经多次到外地寻找,都是无果而终。
  “灵床”惊醒梦中人 
  当时邓玉梅挨了打反而感到一种解脱,叔叔邓永林所讲的凡人不知女基督的宇宙真理,她似乎读懂了,她认为自己已经得到全能神真传,是得到女基督照顾的全宇宙最幸福的人,她义无反顾地投向神家的怀抱。邓永林见侄女把身心完全交给了全能神,特别犒劳了邓玉梅,升任为小区浇灌执事。就在邓玉梅死心塌地走向不归路时,和邓永林的一次送福音彻底让邓玉梅看清了全能神的真实面孔。2015年1月,临近春节了,他们来到了东港市大兴村,他们一行三人两男一女准备上门纠缠一位“新人”,不巧这户人家高墙深院,院子里还散放一条藏獒,无奈只好在一位信徒的租住房住了下来。邓玉梅当时单独住在一个北屋,半夜时分,叔叔邓永林竟然摸到了邓玉梅的床上,对睡熟的侄女动手动脚,惊醒的邓玉梅一看是自己的叔叔不顾人伦,立即对他大声呵斥,但是邓永林却毫无羞耻地告诉邓玉梅这是“神”的安排,要按照神要求“过灵床”。邓玉梅翻身下床,狠狠地打了邓永林一个耳光,邓玉梅骂道,你这个畜生,禽兽不如的东西连自己的侄女也能下手。吵闹声惊动了房东,他立即报了警。
  派出所调查取证之后,邓永林因为猥亵妇女已经被批准刑拘。邓玉梅被九连城镇窑沟村委会派人将邓玉梅接回。九连城镇政府和窑沟村的反邪教志愿者主动上门对邓玉梅进行心理疏导,经过帮助邓玉梅恢复了理性。
   
  邓玉梅与赵锡军的家   

  中午11点28分,赵锡军的家的团圆宴正式开始。邓玉梅眼含热泪深情地为大家敬酒,她说:我被自己的亲叔叔骗了,两年的恶梦使我身心憔悴,实际上在去年山东烟台招远全能神杀人案发生之后就萌生了退意,但是我被他们牢牢地控制着,连个电话也没有。让我梦醒的是我看清了全能神的禽兽面目。我这次回来保证要做一个贤妻,做一个慈母,今年争取让女儿考上理想的一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