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

不该凋谢的花蕾

 童年本应是纯洁无瑕、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然而,近年来,无耻的邪教却屡屡将罪恶的手一次次伸向无辜的孩子,摧残了无数娇嫩的花蕾,使之戛然枯萎夭折在枝头,给春色过早留下枯黄,给善良留下悲痛,让世人更加认清了邪教的卑鄙、虚伪和嗜血的残忍本性。
  No1:花蕾凋谢在圆满陷阱里。据《凯风》网,2002年4月22日,黑龙江省伊春市9岁女孩戴楠惨死在痴迷法轮功的母亲关淑云手下。关淑云原来是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普通妇女,然而,在法轮歪理邪说的诱导蛊惑下,关淑云和她的同道人神魂颠倒,丧失理智,所谓的“圆满”占据了关淑云的全部神经,推动着她为追随师傅,追随升天,执意认为亲生女儿戴楠是“魔”,要为师父除“魔”。当母亲罪恶的手伸向小戴楠,并用力掐信她的咽喉,可怜无助的幼小生命发出最后的求救:“妈妈,妈妈,我是戴楠啊,我不是魔,我是真正的人!”“我是人呀,我不是什么魔,我真的是戴楠,你杀我是犯罪的。”几番挣扎哭喊,最终却抵御不住母亲关淑云的执意除魔,9岁小女孩终至窒息身亡。
活泼可爱的小戴楠
  No2:花蕾惨死在敬神“宝血”中。江苏沭阳县扎下镇的万成彦,1995年底加入全能神后,便着了迷,越陷越深,以至后来目光呆滞、精神恍惚,患上了精神病。1996年2月21日午夜,万成彦则坐在床头夜读“神书”, 22日凌晨3时许,迷迷糊糊的万成彦忽然想起那天“传道人”送给自己的十字架和日记本不见了。疑神疑鬼的她心想肯定是被“神灵”取回了——“我有罪啊!”按照“神书”上说:只有向“全能的神”献上“宝血”,才能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才能“拯救世上万人”;于是,她想到了自己刚刚8岁的儿子。趁着夜深人静,万成彦找到一把斧头,便抡起斧头砸向儿子的头部;见儿头部被砸流血了,将其抱到床下,自己又到院内找来竹杆、洗衣板,用包装带扎捆成“十字”型,又将儿子王某衣服穿好,仰面平放在“十字架”上;见儿身体还在动弹便又用斧头再砸……更为惨毒的是:万成彦找来长长的铁钉,先将儿子手臂水平分开再用铁钉将其两只小手钉在了那个“十字架”上,还将一根长长的钉子钉进了儿子的脑门里……
  No3:花蕾夭折在福音车轮下。在江蓉13岁的时候,父亲在一次赶集的时候拿回一本《闪光的灵程》和一面旗帜,父亲还把“红十字旗”挂在堂屋正中墙壁上。从此,一门心思钻进了门徒会,每天都要正对“红十字旗”祷告,家里活儿全都甩给妻子,就连女儿江蓉的学习也不闻不问。成天奔走在周边村落“传福音”,后来竟然拉拢正在读初中的女儿参加门徒会。在父亲的教唆下,江蓉在“门徒会”中越陷越深,每天备受熬夜折磨,白天上课精神恍惚,学习成绩更是一落千丈。没多久,无心学习的江蓉便辍学在家。2005年10月,江蓉乘摩托车随父亲去荞坝场镇“传福音”,途中与迎面而来的一辆运渣车相撞,江蓉当场身亡,时年15岁。经历这次重创之后,江蓉的父亲才幡然醒悟,自己陷入邪教,不仅葬送了女儿的前程,而且间接夺走了女儿的生命,大错铸成,悔恨已晚,正值花季的少女江蓉永远离开人世,让人扼腕叹息。
  No4:花蕾枯萎在祭品火焰中。据智利《圣迭戈时报》2014年3月19日报道,圣迭戈法院驳回了一名邪教成员在宗教仪式上杀死亲生女婴(事发2012年)的免诉申请。该名邪教成员或将面临15年监禁的重罚。报道称,该名邪教成员娜塔莉·格拉(Natalie Guerra)被控与其他七名邪教成员及孩子的父亲——教派领导人拉蒙·卡斯蒂略·盖耶特,在宗教祭祀仪式上将自己仅三天大的女儿当做祭品当场焚烧致死。智利邪教组织Antares de la Luz拥有百多名信众,由卡斯蒂略·盖耶特(Ramon Gustavo Castillo Gaete)于2005年创立。盖耶特自称为神,并宣称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卡斯蒂略声称把女婴当祭品焚烧,是因为这个女婴是在世界末日降临人世的“基督之敌”的化身,她将阻碍他所预测的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的到来。
  No5:花蕾殒落在祀神仪式上。据媒体2013年2月11日报道,乌克兰南部城市卢甘斯克市发生了一场不可思议的家庭悲剧:33岁的父亲深夜把自己两个年幼的孩子拖出家门,并亲手杀死了2岁的女儿,5岁的儿子因警察营救及时而幸免于难,但精神上受到了强烈刺激,现在和妈妈一起住在精神病院。据了解,凶手奥列克是3个孩子的父亲,平时很疼爱孩子,却因沉迷于撒旦邪教网站而丧失天良,变成了残忍杀子的“撒旦”。事件发生前整一周,他一直在看撒旦网站,还说要举行一个什么仪式。为了“祀神”,可以牺牲女儿性命,邪教之毒胜于蛇蝎!
惨案发生伏罗希洛夫雕像脚下
  No6:花蕾病死在拒医拒药中。 据英国《卫报》2016年4月13日报道,位于美国爱达荷州的摩门教及五旬节派“基督的信徒”等信仰治疗的邪教教派中的父母,正打着上帝的名义,在子女生病时候拒医拒药,仅靠祈祷治病或“精神治疗”,听任孩子们死去。因此,这些邪教群体中儿童死亡率高得惊人。“基督的信徒”的和平谷墓地位于爱达荷州府西部坎宁县,到处都是婴儿的坟墓,他们有人只存活了一个月,一个星期,甚至一天。去年,据爱达荷州州长布茨?欧特(Butch Otter)组建的特别小组估算,2002年至2011年间,单是“基督的信徒”的儿童死亡率就是整个爱达荷州的十倍!
邪教“基督的信徒”的和平谷墓地埋葬着大量夭折的儿童
  邪教是社会的恶性毒瘤,是人类的共同公敌。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斩断伸向少年儿童的邪教黑手,共同铲除滋生邪教的土壤,切实保证小花蕾不再受到污染和不法侵害,自由自在生长在明媚阳光里,幸福快乐吟唱在春风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