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

再次提醒:面对这些韩国人,请先捂紧你的灵魂!

近日两名在巴基斯坦被绑架的中国公民有可能已经遇难的消息,让全中国人民揪心不已。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中国驻巴使馆立即启动应急机制,同巴方密切沟通配合,全力设法开展营救工作。目前正在通过各种途径核实情况。外交部也提醒中国公民,近期暂勿前往巴基斯坦俾路支省。

据《环球时报》报道,这两名中国公民是被一名韩国人带到巴基斯坦进行传教活动的。这让我们感到有必要再次提醒:面对韩国这个可能是世界上最热衷于基督教传教的国家,中国人,请捂紧你的灵魂。

媒体:在巴被绑中国公民遇害或与韩国人传教有关

关于在巴基斯坦被绑架的两名中国人遇害的报道6月9日引起舆论关注。在当天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对此回应称,5月中旬,两名中国公民在巴基斯坦被绑架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中国驻巴使馆立即启动应急机制,同巴方密切沟通配合,全力设法开展营救工作。巴基斯坦有关方面向中方提供了一些信息,并表示这两名被绑架中国公民有可能已经不幸遇害。我们对此高度关切,并继续抓紧通过各种途径了解核实有关情况。


据《环球时报》驻外记者了解,被绑架的两名中国人是由一名韩国人带领进入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的真纳镇地区,韩国人在那里开办了一所学校。出入这所学校的中国人还有11人,加上遭到武装分子绑架的2人,一共13人。

在绑架事件发生后,巴基斯坦当地警方和中国使领馆人员已经对这11人进行了有效保护和妥善处理,他们已于近期返回国内。目前正在通过各种途径核实情况。外交部也提醒中国公民,近期暂勿前往巴基斯坦俾路支省。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韩国人在奎达真纳镇创办的这所学校简称ARK,对外声称是一所语言学校,培训年轻人学习巴基斯坦当地的乌尔都语。但是,他们的学习和生活轨迹都有浓郁的宗教色彩。

基本上每天主要做三件事:

首先是语言学习,以如何与当地民众沟通和打交道为主;其次是开会,似乎是交流各种心得;第三是搞带有宗教仪式性的活动。尤其是第三项内容,这个学校的年轻人出门时会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三到五人。

他们在附近走街串巷,给当地老百姓播放宣扬基督教的视频并进行劝导,还邀请当地人参加他们的活动,为他们唱基督教歌曲。按照当地人的理解,这其实形成了一种“宗教骚扰”,因为当地民众基本上都是伊斯兰教信徒。

目前,这名韩国人是如何在中国招募这些年轻人到巴基斯坦传教的,尚不清楚。但此前,不断有报道称,韩国一些宗教团体和个人冒险到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传教,屡次出现被绑架和被杀害的情况。因此有人转向鼓动中国年轻人到高危地区进行宗教活动。


韩国传教最大的目标市场或在中国

据一位在韩国读书的留学生介绍,人们经常在校园或大街上碰到散发传教小册子的人。

一次下课路上,这位留学生遇到两位韩国妇女,拦着学生做调查。问卷是手机电子版,有的还是视频题。题目竟赫然写着“大多数人他们的存在就是没有意义的,只有他们全都死去这个世界才能得到净化”“是耶稣陷大家于灾难之中,为了免除灾祸只有,也必须消灭耶稣”等等,这岂不是邪教教义吗?


还有一次更崩溃。这位留学生正在租住的房子里闭目养神,有人敲门很急,打开门一看是一位陌生的大叔,一副有急事的样子,然而又说“找错了地方”,然而找错了地方又不走,继续搭讪着问笔者,去不去教会呢,他可以做介绍。

和其他在韩国留学的朋友交流,他们也有各种“被传教”的经历,不堪其扰。

泥石流

按绝对数或人口比例算,韩国是仅次于菲律宾的亚洲第二大基督教国家。但若论宗教热忱,菲律宾没法和韩国相提并论。


据了解,韩国大部分基督徒认为自己是第二个以色列民族或神的选民,韩国将成为远东的灯台,对亚洲乃至全球归主抱有使命感。在这种“使命感”的推动之下,在经济实力的支持之下,韩国各教派共向海外派出两万多名传教士,仅次于美国,深入100多个国家,包括一些危险的战乱地区,成为当世一股令人瞩目的宗教“泥石流”。

中国承受了这股宗教“泥石流”最大的冲击。在韩语版的Google中键入“中国基督教布道”,得出的查询结果有数十万条。在韩国传教士眼中,中国显然是一个超级市场,“拥有以亿计的迷失灵魂”,天然是“基督教全球布道的中心目标”。

一位韩国牧师在其论文中写,“在不远的未来,中国将响应上帝的号召,从而变成向全球传教的前沿阵地。上帝爱中国,并为它准备了一个宏伟的计划。”


据悉,韩国的海外传教士有半数都是在中国,而且秘密开展活动。

地下

微信朋友圈里此前有一篇名为“黑帮、宗教与铁锈:忧郁的东北”的公号文章很火,里面有这样一段话:“东北另一个隐藏的,在未来可能会很兴盛的文化现象,就是基督教文化。”

文章点出了这股暗流背后的韩国传教士,属于非法的传教活动。中国东北毗邻朝鲜、韩国,并生活着大量朝鲜族。相当多的传教士以留学生、旅游、探亲的身份进入东北。据笔者了解,东北近些年几乎每年都有韩国传教士被驱逐。

(韩国教堂里的夸张表演)

(韩国宗教仪式现场)

综合韩国媒体的报道,东北地区的韩国地下教会主要针对“脱北者”,并通过他们渗透朝鲜。《东亚日报》曾经描述了一个典型的地下教会活动场景:

包括韩国牧师崔某在内的11名信徒聚集在图们江地区一个普通家庭的房间内,他们担心被外界发现而低声诵读,房间的门上有3道锁。该地区的韩国地下教会一般由一位牧师管理两三名信徒,房子一般是租借的旧房。

据说,这些“脱北者”和地下教会的活动完全处于秘密状态,“脱北者”为防止被捕后说出其他人的名字,都用代号称呼对方,平壤出生的人会被称为“平壤1号”、“平壤2号”,而传教士则通称“老师”。对于愿意回到朝鲜的“脱北者”,地下教会会给他们提供3000美元资助,帮助其“贿赂”朝鲜边境守卫部队或用于朝鲜地下传教活动。

(韩国街头的传教宣传)

据了解,在国内其他地方,韩国地下教会的活动形式跟西方人差不多:高校附近租个房,周末家里组织个礼拜活动,或者在户外一起唱唱诗。只不过由于韩国宗教市场化比较严重,各教派需要更多发展“人头”,可能在某些时段比西方人更为冒进。

来源:微信公众号“环球时报”“补壹刀”“”进击的熊爸“”;图文由共青团中央(gqtzy2014)综合自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