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

李洪志相信“考试神迹”吗?(图)

“又到高考季,神迹满天飞”——说的是每逢中考、高考时期,法轮功媒体上就会应时发表“考试神迹”。其品种繁多:什么念一下“九字吉言”,差生考进名牌大学;什么考前读《转法轮》,单科成绩比平时高出几十分;什么考场上默念“师父助我”,题目答案就往脑子中涌;什么父母虔诚修炼大法,孩子得“福报”高考超常发挥;什么考前在师父法像前烧香祈祷,高考总分比模拟考试时猛蹿一百多分……
  法轮功网站宣扬的“考试神迹”全都是“师父”大显神通的结果,然而,令人生疑的是:李洪志自己相信这些“考试神迹”吗?我敢断言,他绝对不相信!理由很简单,李洪志的“求学史”、“考场表现”和“学历造假”等支持了我的合理推断。
  先说“求学史”。李洪志在《小传》中吹嘘自己“八岁修炼圆满,具大神通”,可他的求学史却连“小神通”也不见。李洪志先后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和长春市第四十八中学读完小学和初中。1986年3月,他拿到了函授高中毕业证书。李洪志参加高中函授的学习,说明他还是想通过学习增长知识,提高学历水平的,这是普通常人正常追求。不能丢下工作不赚钱,所以选择了函授学习,上班之余,还得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函授。哪有什么“神迹”?哪有什么“神一念即成”?如果李洪志相信“考试神迹”,还会为了一张函授高考文凭,起早带晚地苦学么?
  次说“考场表现”。据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主管文教卫生的彦平老大妈回忆:“那还是1989年的事,我们单位要求对机关人员搞文化课补习,定期不定期搞搞考试抽查……考试由我监考。每次考试,李洪志的成绩都是从后面往前面数。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语文测验,考题都是些简单常识,人家一些像他那个年纪的小青年,很快都把试题答完了交了卷,可他从一打开卷子,眼神就不对,一会儿东瞅瞅,一会儿西望望,一会儿抓耳挠腮,一会儿两眼发呆。”瞧瞧,这就是李主佛在单位文化补习考场上的表现。从中我们看不到丝毫“神迹”,看到的是见题发懵的学渣丑态。如此丢人的考场表现,哪里能看到一丝“神迹”的影子?如果李洪志相信“考试神迹”,考场上会表现得如此狼狈吗?
  再说“学历造假”。李洪志在2000年的《随意所用》中承认自己没读过大学,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时间范围在1992至1994之间)亲笔填写的《直属功法申请登记表》中,却将文化程度填成了“大专”。这世界上有先取得大专学历,再过几年却“倒退”为高中学历的么?显然,李洪志在填表时骗造了假学历。不妨认真分析一下。因为文化大革命,我国大学一度停止招生。但1977年恢复了高考制度,当时国家急需有文化知识的人才,可由于文革,造成人才断档,青黄不接,因此当时只要有“同等学力”(不是学历)就可以考大学,以初中学历报考且考取的不在少数。按李洪志1986年取得函授高中文凭推算,他在1977至1986这连头带尾的10年中,年年有机会参加高考。假如李洪志有底气报名参加高考并考取了,他还用得着编造假学历吗?如果李洪志真能够安排“考试神迹”,为什么不给自己安排一次(至于“神佛”为什么在追求常人的学历,李洪志自己肯定十分清楚)呢?如果李洪志相信“考试神迹”,还用得着编造假学历么?
李洪志《随意所用》(2000年)截图
李洪志填写的表格编造“大专”学历
  李洪志明明知道世上没有什么“考试神迹”,知道这是骗人的,可还要授意或纵容法轮功媒体宣扬这些害人的“神迹”。其道德之败坏,用心之险恶,昭然若揭。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