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日星期六

烟雾弹变信号灯,郭文贵被人当枪使

烟雾弹变成信号弹,到底是谁把郭文贵当枪使?



5月31日,向来对一切有关中国的“黑材料”抱有浓厚兴趣的严肃媒体《纽约时报》(中文网站),在评价郭文贵和他的爆料时,也不得不承认:“郭文贵的指控未经证实,他的一些说法甚至是荒诞的,很容易被揭穿。”纽约时报认为郭文贵是一个骗子、自大狂、冷血动物和为了复仇而心灵扭曲的反社会者——唯一的赞赏留给了郭文贵那种疯狂反抗中国体制的态度。同时,两位记者在文中也明确表现出了对郭文贵这种疯狂的不解,以至于他们把郭文贵背后的人归为“突显的谜团”之一,并补充道——“如果有人在支持他的话”。

  这和我们熟知的华人圈子中对郭背后之人的猜测不谋而合。

显然,对比郭文贵数次的直播不难发现,在背后支持他的人在不断升级。众所周知,郭文贵用来路不明的财富雇佣着一个多达30多人的专业团队,负责打理他的形象包装、公共关系和法律等事务。如果仅由他们完成对郭文贵的支持,郭文贵视频的“质量”不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变化——

在端午节前的直播中,郭文贵以楚怀王、屈原、公子兰、郑袖开场,又以这四位2300多年前的中国古代人物结束,用以讽刺大陆目前的最高领导层。这在郭一开始的直播中是不可想象的。此次直播的文稿背后必有“高人指点”。即使在中国也有九成以上的人除了屈原以外,根本不知道其他三个人是谁。把一个初中水平的人变成历史课教师,斧凿的痕迹让人啧啧称奇。

虽然视频讲稿有了大幅的改观,并试图用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增加可信性,但一个人撒谎太多总会露出底裤。比如郭文贵炫耀他熟知的“国办”一个官员给最高领导人安排在中南海里的办公和居住场所,殊不知负责给最高领导人安排事务的另有一个部门叫“中办”。北京几乎人人都知道,但郭来自河南。郭知道的小道消息看起来不比任何一个北京胡同里出来的人多。不同的是,郭文贵会直播,而且有自己打印和手写的所谓“证据”。

但此次直播的逻辑上仍有不同以往的高超一面。比如他提到了近期国内发生的几起热点事件,泛亚的金融诈骗、老兵的维权,并呼吁他们向他提供资料。比如,郭文贵声称,中国反腐把习近平推到台前是王岐山的“策略”,让仇恨聚焦在习近平身上。这个说法之所以能有市场,是因为非常巧妙地利用了人们的心理弱点——对于不了解详情的事,人们习惯相信阴谋论——而事实上反腐得到了中国绝大多数人的欢迎,恨得咬牙切齿的正是郭这样的人,曾经在腐败中如鱼得水,现在在反腐中成了丧家之犬。

直播的这些变化让郭文贵爆料从一如既往的“烟雾弹”变成了非比寻常的“信号弹”,我们不难从中进一步缩小郭背后支持力量的范围:一、懂中国传统文化,但不了解中国人对传统文化的熟悉程度;二、知道一点中国坊间长期存在的谈资,但却知道得又不够详细;三、善于偷换概念的逻辑,却不尽懂中国的政治常识——首先可以排除此人现居中国国内。

符合以上特征,把郭文贵推到前台当枪使,目前在华人圈子里盛传的“握枪的手”有三个:

比较普遍的分析是隶属民运势力的“昭明”团队。民运人士的各路人马争夺郭文贵已经是“旧闻”,昭明团队、刘刚、杨健翱、章立凡等等都与郭文贵有过接触,试图把郭文贵拿捏在掌心之中,因此也内斗不断。目前昭明团队已在“郭文贵争夺战”中胜出,成为了郭的国师,为郭出谋划策,点拨郭于迷雾之中:潜移默化中把郭的“家仇”变成“国恨”,把“爱党爱国挺习”带上反对中国体制的道路。只不过等昭明把持了郭的资金人马变成司马昭之后,郭恐怕要落个乱葬岗食腐野狗的下场——被抛弃不说,还不免染上了狂犬病,见谁咬谁,不是自取灭亡就是被人打杀。

第二是中共的老对手CIA。CIA把推翻中国政权作为改变世界格局的最终目标,近年来加大了对华裔特工的招募力度人所共知。也只有CIA有庞大的资源能够支撑起郭文贵站在天安门检阅百万推友的雄心大志。郭文贵之前表现出接触美国高层官员的强烈兴趣,在华府参加了多个会议并面见高层官员,双方达成合作意向的可能性非常高。回纽约后直播发生巨大改变可见并非偶然:郭在直播中提到的雷洋案、杨改兰案、709案、老兵、民运、港独等,涉及范围之广前所未有,有这样的视野并有将所有异见人士收到旗下的远见,恐怕也只有CIA有这样的手笔。

郭文贵在直播中提到特保法案,称有可能接受其他国家的特殊保护,更像已经与CIA达成了交易,而郭也在为改变自己的“四反三不反”做铺垫。其中此次直播没有提到的只有“三不反”——不反国家、不反民族、不反习主席——出尔反尔一直是郭的特点。跟着CIA郭文贵不仅要回国内的资产无望,还要按月缴纳“保护费”,十九大之后郭文贵很快就不会再有利用价值,但来自CIA的敲诈并不会停止,郭最终的下场不过变成一条在垃圾桶旁乞食的流浪狗而已。

第三是英国军情五处。郭文贵与MI5的接触始于他以国安“官商”身份游走于香港政商两届之时。他一直都是MI5争取策反的目标人物,但当时郭文贵虽没有答应军情五处的条件,却刻意维护着双方的关系以备不时之需。在这次直播中郭文贵着重说了他之前从未提及的“港独”,并称97年后香港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情报人员,似乎在为投靠MI5做某种铺垫。加上郭文贵新近宣称与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有良好的私人关系,其中的含义令人遐想。同样是改变“不反国家、不反民族、不反习主席”为投靠其他势力做铺垫,既然有可能是CIA,那么似乎更有理由是MI5。郭表现得也十分积极,似乎想对港独的议题有所作为。但是MI5比CIA还要功利,看重的就是港英镇府撤出20周年的时间节点,如果郭在7月1日之前还无法让日不落帝国看到利用价值,那他将被无情地扔到北大西洋的海水里,成为一只落水狗,不仅离开美国经营多年的老巢自救无望,还面临着中共的追打。

是成为疯狗、流浪狗还是落水狗,不可一世的郭文贵先生现在都需要摇尾乞怜,伸着舌头讨人欢心。无论获得了哪个主子的青睐,郭文贵在6月6日前面临的抉择都是一样的:究竟要不要反国家、反民族、反习主席,要不要走上不当人而当狗的那条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