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日星期二

警惕!奎师那邪教在中国部分城市盛行

核心提示:据《印度斯坦时报》网站(Hindustantimes.com)8月31日报道,8月25日有大批信徒在中国多地庆祝“奎师那詹玛斯塔米”(即主奎师那的诞辰,又称显现日)。文章称,与奎师那有关的邪教在中国发展迅速。虽然具体的成员人数很难统计,而且实际上经常是些传闻,但作为印度教诸神中广受崇拜的一位神祗,奎师那的象征——爱与奉献的哲学显然对很多生活在城市的中国人具有吸引力。
  在中国多地有不少信众参与庆祝奎师那诞辰活动(照片来源:HT/SutirthoPatranobis)
  多地举办奎师那诞辰庆祝活动
  在最近的奎师那詹玛斯塔米,有大批来自瑜伽中心和家庭的大大小小群体的信徒进行庆祝。
  庆祝活动大多包括吟诵“哈瑞奎师那”,歌唱虔诚的歌曲,阅读《薄伽梵歌》以及分发包括拉杜球在内的糖果小吃。
  较大的庆祝活动之一,是在中国南部城市广东东莞举办的国际佛教工艺品交易会上举行的。一个自称高迪亚·达斯(Gaudiya Das)的信徒告诉《印度斯坦时报》:“在交易会上,我们展示了三位吉祥天使——扎格纳特(Jagannath,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的毗湿奴的化身,其意为“世界主宰”。其另一个意思是“盲目的偶像崇拜”)、巴拉茹阿玛(Balarama,印度教中奎师那的哥哥)和苏跋达 (Subhadra,扎格纳特之妹)的神像,分发了3000份糖果点心。活动中有信众吟唱,我们把三尊神像放在车上环绕整个会场,分发食物,例如拉杜球、印度薄饼、糯米糕点,还有中国传统点心月饼。”
  北京、上海、成都、深圳、哈尔滨和武汉的奎师那信徒参加庆祝活动(照片来源:HT/SutirthoPatranobis)
  活动组织者中的一些人来自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Krishna Consciousness,简称ISKCON,又称奎师那意识会、克里希那意识会、克里什纳运动等)。
  北京、上海、成都、哈尔滨、武汉等城市也组织了庆祝活动,达斯说。他们是奉爱瑜伽的练习者。
  达斯很谨慎的不用类似“运动”这样的字眼描述奎师那:“我们不希望惹政府的麻烦,这些活动都是非官方的。这和任何宗教无关,你不需要信仰印度教,也可以庆祝奎师那诞辰。它就像圣诞节,全世界都在庆祝,每个人都快乐。”
  奎师那是邪教吗
  奎师那,也译作“克里希那”。梵文的意思是深蓝、黑色,因为黑色能吸收光谱中的七种颜色,代表了具有一切吸引力。奎师那是印度教诸神中最广受崇拜的一位神祇,被视为毗湿奴的第八个化身,是诸神之首,世界之主。奎师那又称黑天,与印度教另外一位神“大黑天”有区别,“大黑天”是湿婆的化身,而“黑天”是“毗湿奴”的化身。
  虽然奎师那是印度教传统神祗,信奉奎师那并不等于信仰邪教,但却有一些组织或个人借奎师那之名,行邪教之行径。
  以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为例,该教派是印度僧侣帕布帕德(B.S.Prabhupada)1965年到美国发起的,因强调黑天神在印度教中至高无上的地位而得名。
  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创始人帕布帕德
  该教派一开始就吸引了不少“嬉皮士”、“瘾君子”,他们在公共场所身着黄色长袍,光头上留一绺头发,前额涂一圈彩色颜料,口颂密咒,十分引人注目。
  该派相信灵魂不死、业报、轮回等学说,奉行的戒律有:素食、禁服兴奋剂和刺激物、禁止通奸、不准赌博、严格作息时间等等。然而,实际上在一些国家,如俄罗斯、乌克兰等独联体国家,则发展为邪教。
  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在一些国家曾被指控:虐待猥亵儿童、强奸、谋杀、贩卖毒品、囤积武器、强迫卖淫、组织乱交,对信徒洗脑、进行精神、人身和经济控制,对信徒使用毒品和迷幻剂,威胁信徒。
  据俄罗斯“国际宗教传真”网(Interfax-religion.ru)2013年9月20日报道,哈萨克斯坦南部城市“肯塔乌”铲除了由一当地居民非法建立的地下教派组织“奎师那意识会”。该教派头目于2012至2013年期间在自己的住处对三名16至17岁的少年举行宗教仪式,导致他们健康受损害,出现精神障碍。依据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刑法典第337条“关于建立、参与非法宗教组织或其他非法组织”的规定,有关部门对该教派头目提起了刑事诉讼并对其采取了限制措施。
  据北京外国语大学俄语学院副教授、历史学博士戴桂菊所著《俄罗斯的宗教与现代化》一文披露,近年来俄罗斯也发生了“奎师那教派集体自焚”事件。
  俄罗斯邪教研究专家亚历山大·德沃尔金(Alexander Dvorkin)在提及该教派时指出:国际奎师那知觉运动成员在俄罗斯杀害了一个东正教牧师,因为该邪教组织认为对方妨碍到了奎师那知觉运动。这位杀人者在事后说,他是无罪的,是神灵让他杀人的。
  警惕与奎师那相关邪教在中国传播
  前文提到的参与庆祝活动的信徒高迪亚·达斯说:中国人喜欢传统文化,这就是奎师那与其教义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
  但其实这并非唯一原因,美国普渡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杨凤岗认为,奎师那在中国的流行始于瑜伽。“人们是从瑜伽练习开始的,他们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宗教维度或‘文化’习俗方面的性质。”
  奎师那知觉运动推崇修习“奉爱瑜伽”。在该组织的网页中写道:“每个人都可以在家修习奉爱瑜伽,并为奎师那奉献服务。当然,奉献者住在奎师那意识运动的中心作奉献服务要比在家里容易得多……”
  杨凤岗认为,“从社会层面看,灵性或宗教是社会的粘合剂,为功能性的社会提供准则。作为一个宗教社会学家,我预计中国未来几年的灵性追求者和宗教信徒会不断增加。”
  组织者自称其活动不代表官方立场(照片来源:HT/SutirthoPatranobis)
  在中国,有大量以身心健康为目的的瑜伽学习者、爱好者,以及数量庞大的瑜伽教学机构、多种多样的瑜伽流派。由于印度教体系在中国没有独立传教过,这些都可能为邪教带来可乘之机。可能会有组织和个人假借奎师那的名义来攫取利益,这需要人们提高警惕,避免邪教趁虚而入!
  邪教奥姆真理教广为人知。1995年3月20日,奥姆真理教成员东京3条地铁线的5班列车上发动沙林毒气袭击并导致13人死亡,660人受伤,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一起恐怖袭击事件。而奥姆真理教也是以佛教和瑜伽来进行包装的。
  1984年,麻原彰晃在东京都开设了一个练习“瑜伽功”的道场,称作“奥姆神仙会”。这就是奥姆真理教的前身。
  1985年秋,他花钱让一家杂志社为其刊登了一张颇具轰动效应的“飘浮神功图”照片。照片上,他双腿盘错,“飘浮”在半空中。
  1986年,麻原因出版《超能力秘密开发法》而进一步出名。这些活动获得许多年轻人轻信,他们相信麻原有特异功能,故而对他顶礼膜拜。
  1987年,麻原去了一趟喜马拉雅山,自称在那里悟道。回国后以首个得道的日本人自居,俨然一个教主,并把他的教派命名为“奥姆真理教”。
  麻原对信徒称,他进行了八年佛教瑜伽功的修炼,并在喜马拉雅山完成了最终解脱,依靠解脱者的智慧和修炼得到的神秘力量,具有先知先觉的功能。
  (本文系综合《印度斯坦时报》网、《俄罗斯的宗教与现代化》、国际宗教传真网等媒体而成)
  推荐阅读:
  1、俄罗斯奎师那邪教电台扰民遭取缔:
  http://anticult.kaiwind.com/xingao/201403/19/t20140319_1482759.shtml
  2、俄罗斯强力打击法轮功等邪教:
  http://anticult.kaiwind.com/xingao/zqtj/201511/30/t20151130_3184613.shtml
  3、罗斯专著:认清邪教的真面目
  http://shanxi.kaiwind.com/top/201504/24/t20150424_2472680.s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