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泰国行对李洪志创立法轮功的影响

 孙森伦是华裔泰国人,曾娶李洪志妹妹李萍为妻,生有两个儿子。他新近出版的《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书中,涉及1991年李洪志在泰国探亲期间的许多活动情况,不难看出,李洪志创立“法轮功”,深受泰国佛教与舞蹈的影响,影响主要涉及“法轮功”的动作编排与理论炮制两个方面。并且最初在泰国曼谷龙莲寺传功也影响他对“法轮功”的动作作出进一步的修改,使之更臻完善。 
  一、泰国佛教对李洪志创立“法轮功”的影响 
  从孙森伦的书中可以看到,李洪志在泰国期间,参观佛教寺庙,阅读佛教书籍,听取佛教介绍,深受泰国佛教的影响。这种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佛教理论的影响,二是佛教动作的影响。
  就佛教理论的影响言之,“法轮功”理论中有许多内容源自佛教。孙森伦说,李洪志信佛,他觉得佛有神秘的力量。泰国有“千佛之国”与“黄袍佛国”之称,泰国信佛教者众多。在泰国期间,李洪志常托孙森伦购买或借阅佛教书籍回来给他看,尽管佛教经典对只有初中文化的李洪志来讲太过深奥,并且李洪志对繁体字也看不大懂,但他有毅力,看不懂就把全书抄一遍,或者几遍。他对有关佛教一类的小册子,画刊特别感兴趣,还喜欢听佛教歌曲。他在家中还设有佛堂,供着释迦牟尼的佛像,每天烧香朝拜。他参观佛教寺庙,无论听讲佛经故事、冒险故事、还是降魔故事,都十分认真。正因此,在李洪志《转法轮》、《转法轮》(卷二)、《精进要旨》等书中,都有许多佛教的内容,也就不足为奇了。问题的关键在于,李洪志并没有忠实于佛教内容,而是篡改佛教内容,并将其名之为“法轮佛法”,且凌驾于佛教之上,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就佛教动作的影响言之,“法轮功”的动作中有不少源自佛教。李洪志在泰国期间参观了许多佛教寺庙,对佛教壁画尤其感兴趣,譬如全长有1900米的《拉玛坚》壁画,布置在玉佛寺内部回廊的墙上,故事众多,内容丰富。对佛像的造型、姿势,李洪志也看得津津有味。譬如曼谷最古老的寺庙卧佛寺中有长46米的大卧佛,正在开悟,处在涅盘境界,倒卧的身姿和迷醉的微笑,反映出安详与快乐。佛祖的手势又叫手印,代表着佛教特殊的含义,譬如“禅定印”、“触地印”、“转法轮印”、“施无畏印”、“与愿印”、“倾慕印”、“祈雨印”、“莲花印”等。对于参观寺庙听讲解佛祖的手势,李洪志尤其感兴趣,还不断询问、比划。在“法轮功”的动作中,有许多动作,譬如“双盘”、“两手结印”、“打手印”,便来自佛教,佛教寺庙中许多塑像就有这些动作。在孙森伦的书中,就有佛祖“施无畏印”、“与愿印”与“法轮功”之“神通加持法”中的“打手印”的对比图,可清晰看出,两者如出一脉,并无二致。而且“法轮功”的许多动作,取名都与佛教有关系,譬如“佛展千手法”中有十个动作分别取名:“两手结印”、“弥勒伸腰”、“如来灌顶”、“双手合十”、“掌指乾坤”、“金猴分身”、“双龙下海”、“菩萨扶莲”、“罗汉背山”、“金刚排山”。学佛教的动作不足为奇,问题的关键在于学了之后不承认,拒绝认祖归宗,这就有数典忘祖、忘恩负义的味道了。
  顺便说一句,李洪志改生日亦是在泰国期间受佛教浴佛节影响的结果。5月13日是浴佛节,又称佛诞节,是佛祖释加牟尼诞生纪念日,要举行斋戒、颂经法会,以各种香水、鲜花水浴洗佛像。孙森伦书中说,他带李洪志到曼谷市区的玉佛寺参加浴佛节活动时,李洪志曾问孙森伦:“今天是佛祖释加牟尼的生日吗?”孙森伦说:“是的。”然后,李洪志若有所思地轻轻念着:“5月13日,5月13日。”过了很多年的一天,孙森伦偶然地发现,李洪志的一本证件上的出生日期变为了5月13日。孙森伦说,以前见过李洪志的护照上的出生日期是7月7日,因为数字重复,所以特别容易记住。可见,李洪志改生日神化自我之举并非天衣无缝,无懈可击,总有蛛丝马迹可寻。
  还需要说明的是,李洪志在泰国期间,不但受泰国佛教,主要是小乘佛教的影响,还曾受到被佛教视为附佛外道的卢胜彦“灵仙真佛宗”的影响。孙森伦在书中说:“李洪志有一次拿回来很多小册子和印刷品,我仔细看,原来是一个自称佛教宗派的书本。自称教主的人,也是台湾人,这个我非常清楚”。卢胜彦鼓励信徒去掉自己身上的“内魔”,比如说对尘世亲情的留恋及正常人的欲望等等,要与“内魔”作斗争,以获得“长功”。这种说法显然与“法轮功”理论所谓“去执著”有异曲同工之处,很难说李洪志未受其影响。
  二、泰国舞蹈对李洪志创立“法轮功”的影响 
  泰国舞蹈对李洪志创立“法轮功”的影响主要反映在“法轮功”五套功法中手的动作上。
  泰国传统舞蹈分古典舞和民族舞两种,其中古典舞是一种十分复杂而且难懂的艺术,每个舞步动作都具有特殊含义,讲的是婆罗门教故事,情节十分复杂。古典舞是泰国舞蹈艺术精华,有数百年历史,深受印度南部“卡塔尔卡利”宗教舞蹈和中国皮影戏的影响。在古典舞中,哑剧舞最有名。古典舞又有 “宫内”与“宫外”的区别。宫内舞比较严肃古板,没有滑稽场面。但是,宫外舞则比较活泼自由、动作丰富,其中有很多滑稽的动作。
  跳舞少女们所穿的服装,以著名的泰国丝制成,再配上闪闪生光的金片。她们所戴的帽子,是寺庙风格的宝塔型金冠,充满宗教气息。  在跳舞的时候,女演员们总是穿着富有宗教色彩的服饰跪于地上,双手有节奏的一开一合,开时双臂伸张,合时双手合十,或作“莲花印”,就是双手手根靠近,双手拇指与小指接触,其他手指伸开,作莲花盛开状态。李洪志最喜爱作“莲花印”动作,他看见台上的演员手舞足蹈,自己也不停地比划手势,他的手势作得特别好,像一朵盛夏怒放的莲花。
  泰国戏剧也有很多种,譬如孔剧、洛坤剧、梨伽剧、皮影戏和圆舞。在表演中,演员善于运用不同的眼神和复杂的手势来表现感情和剧情。孙森伦在书中说,李洪志对复杂的手势表现出很大兴趣,对于每一个有用的动作,李洪志都不会轻易放过,他用照相机不停地拍照,拍摄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演员,不同的姿势,重点拍摄人们舞蹈时四肢的肢体动作,那种认真的神情,好象一个摄影记者一样,很专业,很投入。
  泰国宫外舞、民族舞、南旺舞里有很多的动作令人印象深刻,抬手、放手、合手、甩手、搓手、摆手、挥手、摇手、推手、背手、按手,活泼而随意。孙森伦在书中说,李洪志在泰国曼谷龙莲寺传功时,“法轮功”只有前四套功法,即“佛展千手法”、“法轮桩法”、“贯通两极法”、“法轮周天法”,且不完善,李洪志也向孙森伦表示需要加入一些新的动作。后来不但增加了泰国舞蹈动作,而且还增加了第五套功法,即“神通加持法”。其中的“加持”动作,就明显地吸纳了泰国舞蹈的动作。在“法轮功”的大套功法中,明显的动作特征是手的动作远多于腿和脚的动作,并且手的动作也主要是抬手、放手、合手、甩手、搓手、摆手、挥手、摇手、推手、背手、按手,这与泰国舞蹈动作有许多相近之处。
  三、在泰国传功对李洪志创立“法轮功”的影响 
  李洪志在泰国期间,不但炼功,而且传功,在传功过程中,不断根据实际传功需要,对“法轮功”动作进行修改,使之更臻完善。
  孙森伦说:“在泰国想用气功诊病的人很多,当时在泰国社会上有很多中国去的气功师用气功治病,尤其以严新最为有名,《严新气功》和《气功与科学》在泰国非常畅销,找他治病和跟随他学习气功的人特别多。一般均是富有的华人找他治病,也有泰国人,有时治一次病喊价到100000泰铢(美金约4000元)”。
  李洪志在泰国期间,不但每天炼三次功,并且也去唐人街龙莲寺斋堂教教气功,教的是普通健身功法。他来泰国之前就学过几种功法,到泰国后又是看书,又是研究相片上的舞蹈,又配合着佛教的东西来讲解,加了一些自己创作的动作,做得让泰国人更能够接受。起初,因为动作太过于简单,解释得也不够清楚,学员很少。以致他每次教气功时,都选择人最少,最隐蔽的地方,还对来学的人说,气功越简单越好,简单的气功才是好气功,并让大家一定保密。
  李洪志曾学过几种气功,他说这些气功不完善,不好看,不容易学,他告诉孙森伦,自己正在编排一种新气功,还没有成型,动作还不够满意,总之正在演练中。起初他在泰国传的功只有四套,即“佛展千手法”、“法轮桩法”、“贯通两极法”、“法轮周天法”,且不完善,后来为适应泰国人学习的需要,加入了一些泰国佛教和泰国舞蹈的动作,这以来,受欢迎的程度有所提高,跟着他炼功的人也逐渐增加,他也通过传功有了一笔收入。后来,他又增加了第五套功法,即“神通加持法”,最终形成了“法轮功”的五套完整功法。
  可见,“法轮功”的功法动作,在1991年李洪志到泰国时尚未定型,不但动作不成熟,而且只有四套功法,只是在龙莲寺传功过程中,因为借鉴了泰国佛教与泰国舞蹈动作,并且为适应泰国习炼者的需求,不断加以改进,这才逐步形成五套功法,并最终定型。一年后,1992年5月,李洪志便正式“出山”,在长春办班,登台“讲法”,开启了他自诩“主佛”祸乱尘世的新生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