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星期五

原粮管所女职工的法轮噩梦

    
  从法轮功的噩梦中醒来时,她无比悔恨地发现,自己在这条荒唐愚昧的路上,不仅浪费了人生中最宝贵的黄金岁月,更犯下了穷尽余生都无法弥补的过错。
  迷信法轮难自拔 歧途一走十一载
  现年51岁的许寒,家住温泉岔路口附近,曾是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马桥粮管所职工。1996年1月,她走进了法轮功。“当时有几位大姐给我介绍她们练的‘法轮大法’,她们说练法轮功能‘消业治病’,能‘上层次’,能为自己和家人带来无尽的好处,于是我也加入到练功行列。”提及自己练习法轮功的原因,许寒如此解释。
  随后,许寒又购买了一些法轮功的书籍和资料。当时的她,并没能清醒地看待其中的所谓“消业”、“上层次”、“圆满”等歪理邪说。在接触到其他法轮功练习者,长期同他们一同学法、练功后,许寒更加丧失了辨识能力,在这条路上越堕越深。
  当时的她甚至坚信: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人类社会十恶俱全,李洪志才是救世主,只有相信她才不会被淘汰。而为了不被淘汰,许寒愈加沉溺于练习法轮功,痴迷其中无法自拔。
  1999年7月,国家民政部发布通告,认定法轮大法研究会及其操纵的法轮功组织为非法组织,决定予以取缔。许寒由于相信法轮功中的说法,认为“法律是机械限制人的,只有法轮功才能拯救人类”,多次进京进行所谓的“护法”行动。
  无视国家法律、扰乱社会秩序的许寒,自然会受到法律的处罚。然而,彼时的她不仅没能从中清醒过来,反而继续在为法轮功“忙碌奔波”。许寒因为书写、张贴法轮功标语、散发传单,违反了社会秩序,曾三次受到法律处罚。在这条歧途上,许寒一走就是十一载。
  父死友亡惨剧多 痴女悔醒归母怀
  2007年是许寒人生的转折点。经过反邪教志愿者耐心细致的讲解,她逐渐从法轮功的痴迷中走了出来。众多反邪教志愿者的耐心挽救,更是让她彻底认清了法轮功的真面目。
  “我以前一方面轻信、自卑,另一方面对气功、宗教、心理学等一无所知,竟然把法轮功这棵毒草当作救命稻草。”清醒过来的许寒,如此描述当初的自己。回忆起法轮功给家人和朋友带来的伤害,她更是悔恨不已。
  “李洪志称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为法轮功抛家舍业,却没有得过任何好处!”她说,自己做着所谓“弘法”的事情,钱包、自行车却被盗走。这还只是财物上的小损失。在家庭方面,得知她长期练习、宣扬法轮功,母亲多次以断绝母女关系相劝,甚至伤心得自己打自己。许寒表示,自己真的很对不起母亲。
  然而,还有一个人,恐怕穷尽余生,许寒也无法弥补自己对他造成的伤害,甚至无法再对他说一句“对不起”。那就是她的父亲。
  “我爸爸其实很疼我,但以前的我痴迷于法轮功,根本就听不进他的劝告,继续练习、在外宣扬法轮功,弄得他长期担惊受怕的,气急之下,爸爸最后得了脑溢血走了。”提及此事,许寒表情沉痛,她时常反问自己:这就是我练法轮功得到的“好处”吗?
  许寒还谈到法轮功给自己身边朋友带来的惨剧:“我有个朋友姓徐,因为相信有‘师父’法身保护,跳楼摔死了,还有个姓江的朋友,练功练到疯疯癫癫。”她感慨道,李洪志使无数的练功者在无知中滑向万丈深渊,不能自拔,“法轮功真是害死人”。
  对于自己的这段法轮功之路,许寒称之为“噩梦”。现在的她,自食其力。每天闲暇时,她都会陪着年迈的老母亲看看电视、散散步,生活平静祥和。
  对于眼下的自己,许寒表示:这是一次新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