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8日星期三

包头两女子为“白日飞升”跳楼死亡

  每当看到漫天的星辰,我总是不由开始怀念一个人,可惜她已听不见,只愿她在远方的天国安好。
   我出生于1970年生,内蒙古包头人。1990年,我考上了内蒙古大学。军训时一眼看到同班的刘思媛,就爱上了那个长发飘飘、眉清目秀的女孩。在我不懈的追求下,终于赢得了她的芳心。大学四年,我们幸福的逛过呼市的每一条街道,昭君墓、大小昭寺、黄河渡口……每一处都留下来我们足迹。我们约定,毕业后我们就结婚,永远在一起。思媛和我是一个市的,家住土右旗沟门镇西湾村。她母亲过世的得早,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我内心暗暗发誓,一定努力奋斗,风风光光把她娶进门,让她过好日子。
  1994年大学毕业后,为了我们的爱情,我们一起南下去了广州,在这里为实现迎娶我最美丽的新娘积累财富。我们每天早出晚归、尽管很累,但因为有了彼此,也觉得很幸福,日子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了三年,结婚也被提上了日程,我们甚至都想好了度蜜月的地方。然而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我们所有的计划,甚至让我们从此各自天涯,阴阳两隔。
  1995年远在土右旗老家的思媛的父亲不慎跌落至电梯井,全身严重骨折、大脑也被严重摔伤。思媛听到这个消息,如同雷击,当时便晕倒在我怀里。
  我们将准备结婚的积蓄全部拿出来,为思媛父亲治病,然而她父亲颅内淤血情况始终没有好转。有一天思媛对我说,她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救父亲,思媛跟同村包头市土右旗沟门镇西湾村)王春花学了法轮功,王春花告诉思媛只要修习法轮大法,就能超越生死,圆满飞升。我当时还以为她是病急乱投医,没当回事儿,只是安慰她,要相信医学。探亲假到了,我还得回广州继续上班,她留在老家继续照顾她的父亲。
  万万没有想到,那天以后,思媛终日练功打坐,听李洪志的录音、录像,看《转法轮》,以为这样会让父亲康复,然而随着病情的恶化,思媛的父亲最终在1996年5月永远离开了她。料理完后事,思媛告诉我她要留下来调整一段时间,让我先回去。我也没多想,就先回来了。可是渐渐我发现思媛的电话少了,我打给她也不怎么接,于是我去找了个周末接她回广州,可思媛却推脱说要静心修习大法,我不知道什么大法竟然可以将我拒之门外。我尝试着去听她及她“同修”们的说法,可是越听越觉得荒谬,而思媛又对我的劝说无动于衷,无奈之下,我只好一个人再次回到广州,一边上班,一边想着也许哪天她想明白就会回来找我。
  1997年年底,思媛来电话说有东西给我,让我回去取,我以为她想通了,让我去接她回广州。当我打开房门,却发现家里空无一人,客厅的桌上放着一封信,上面写着:“以前我没有修习大法,以致于爸爸终于离我而去,而今的我即将圆满,我会保佑你。”我发疯似的到处找她,甚至报了警。12月13日,我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让我认领尸体。原来她及另外一名“功友”王春花想要达到“白日飞升”的圆满境界,于1997年12月13日在土右旗沟门镇西湾村跳楼自尽“飞升”了!看着思媛苍白瘦弱的尸体,我顿时泪如雨下。
  愿你安好
  其实她哪里知道,没有她,我的人生哪里称得上圆满。我非常想她,如今我又回到了内蒙,回到了我们曾经相识的地方呼市,每次走过那曾经熟悉的街头,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我们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亲爱的思媛,愿你在天国安好!

1 条评论:

  1. 愚癡的人,貪念的人,一定“飛升”。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