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磕的独白

近日,因涉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案件被羁押的律师王宇被公安机关依法取保候审。就在王宇取保候审前一周的7月15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分别对周世锋、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国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环球时报》了解到,此案将于近期开庭。
公安机关查明,2012年7月以来,该团伙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勾结境内外势力、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大肆煽动群众对党和政府不满情绪,攻击抹黑政府形象和司法公信力,矛头直指我国政治体制和司法制度,严重干扰正常司法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造成恶劣国内国际影响。而王宇曾以其出格举动,成为锋锐律师事务所的重要一员,2016年1月,王宇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31日,取保候审中的王宇对《环球时报》讲述了她的思想转变,与去年七月刚刚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时的嚣张跋扈相比,现在的王宇说话声音平和了许多,谈到自己过去的行为,王宇表示“很惭愧也很后悔”。...
“我已经取保候审好几天了,取保这几天,一直在调整心情,现在身体还挺好的。”王宇对《环球时报》表示,自己在羁押期间的各项合法权利都得到了很好的保障,“二三月份的时候乳腺里边长了一个瘤,天津公安机关和看守所领导非常重视这个情况,帮我联系医生和医院,并做手术切除了这个瘤。术后,他们还对我的生活给予照顾,我现在恢复得非常好,很感谢公安机关的领导和看守所管教,还有咱们办案民警。”
2015年,王宇曾在法庭上公然辱骂包括审判长、法警在内的法院工作人员,扰乱法庭秩序,在锋锐律所代理案件时,她以其嚣张的风格成为“死磕律师”的代表人物,甚至被称为“女战神”。在接受采访时,王宇表示,现在觉得这称呼是“对自己的羞辱”,“我过去确实在法庭内外有一些很错误的行为,另外,我还经常在微博微信上就一些案件发表不当的言论,还频繁接受外媒的采访,企图通过这些行为来给法庭施加压力,达到我们的诉求,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做法确实是错误的,不是一位律师和法律人该有的行为,我很惭愧也很后悔。”
而对于自己进入锋锐的“领路人”周世锋,王宇表示周在工作上“不是一个称职的法律人”,“他的业务水平、法律素养、辩护能力我都不敢恭维。周世锋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多次对我说,别人不敢接的案件咱们敢接,别人不敢做的案子,咱们都敢做。”王宇透露,周世锋在所里还招纳了一些维权律师、网络大V,还包括一些退休的政府官员。“他比较喜欢利用这些律师来代理敏感案件,并在这过程中通过在网上发一些微博微信,接受外媒采访,来对案件进行炒作,抬高锋锐所的名气,赚取一些经济利益,抹黑体制、攻击政府,妄图以此作为在中国实施颜色革命的基础。”
王宇告诉《环球时报》,自己到锋锐律所后,先后到过英国、瑞士、印尼巴厘岛、泰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接受培训、参加会议,费用全部由境外的机构和组织承担,“他们培训的目的主要是利用我在国内的名气和在访民、律师界的影响力对我代理的一些案件进行炒作,还有一个目的是给这些人权律师灌输一些所谓‘普世价值’和‘西方民主人权’这些理念,然后借这种形式来攻击中国政府。”
2016年7月9日,美国律师协会将该协会首次颁发的“国际人权奖”给了去年7月9日被拘留的锋锐所律师王宇。对于这一“奖项”,王宇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奖,我想要说的是,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无论境外给我什么奖,我认为他们颁奖的目的,都是想利用我来攻击抹黑中国政府,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今后,无论境外什么组织颁给我什么奖,我都一样不会接受。”王宇强调,自己“没有委托,也不会接受他人代领奖项”。
2015年10月,王宇的儿子被人试图偷渡出境,王宇是后来才得知这个消息的。谈到这段痛苦的往事,王宇表示了自己的愤怒:“我要再次对这个事情表示我最强烈的谴责。我认为我自己的事情应该由我自己来解决,不希望牵扯到我的家人。他们这么做,就是想要利用我的事、利用我们的母子关系来对我进行牵制,来攻击抹黑中国政府,达到他们卑劣的目的。他们这么做才是最大的侵犯人权!所以我也要再次告诫这些组织和个人,不要再利用我和我的家人来做文章!”
“这一年来,我想明白了许多,也认真思考了自己今后的人生。现在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回归家庭,能够做孩子的好妈妈,做父母的好女儿、好儿媳。”已经取保候审的王宇告诉《环球时报》,未来将把自己的心思和绝大多数的精力投入到家庭,另外,她特别强调,自己被抓之后,一些不明真相的同行为自己组织了一些捐款,“这些钱我家人一分没动,我也不会要,将一一如数退还。”
“这一年来,我想明白了许多,也认真思考了自己今后的人生。现在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回归家庭,能够做孩子的好妈妈,做父母的好女儿、好儿媳。”已经取保候审的王宇告诉《环球时报》,未来将把自己的心思和绝大多数的精力投入到家庭,另外,她特别强调,自己被抓之后,一些不明真相的同行为自己组织了一些捐款,“这些钱我家人一分没动,我也不会要,将一一如数退还。”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郭文贵在美遭诉 九年前欠债本息已达880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