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消業”誤入歧途,法轮功邪教人员命丧黄泉

 

  祛病強身、延年益壽是每個人的美好愿望。李洪志正是抓住了這一點,一再鼓吹生老病死是“業力”回報,引誘不明真相的群眾誤入“法輪功”的大門。他說,“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緣關系的,都是業力回報,你欠了債就得還”。他還宣揚,“真正修煉的人是不會得病的,也不會遇到什么危險……真正要治好人的病,必須是真正修煉的人……練功的人的功自動就在消滅病毒和業力。吃藥是把業力壓了回去,就不能夠清理身體,因此也就不能治病。”

  李洪志大講特講什么“業力”所致、欠債要償還,其目的是為了讓朴實善良的群眾無條件地相信“法輪功”,心甘情愿地依附于“法輪功”。 

  黑龍江省肇源縣調速電機廠的退休工人劉亞珍,就是抱著祛病強身的愿望接觸“法輪功”的。1997年1月,她感覺腿部不適,被醫院確診為神經官能症。練習“法輪功”后,對家人為她買來的藥物,執意不吃不用。她說:“‘師父’不讓我吃藥,嚴重時他會來解救。”

  劉亞珍拒藥后病情日益惡化,漸漸地對“法輪功”產生了懷疑,并向輔導員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可輔導員說,這是“師父”在給你“消業”,如果不練功會遭到懲罰和報應。

  病魔纏身的劉亞珍無法忍受病痛的折磨,1997年6月給家人留下一份遺書:“練‘法輪功’使我變成了‘植物人’,我得了病‘師父’也不來救我,我受不了折磨,要遠離親人而去。”6月29日深夜,她投河自盡。

  像劉亞珍一樣,被李洪志殘害致死的136人中,相當一部分人是抱著祛病強身的善良愿望練習“法輪功”,從而走上絕路。

  張玉琴是江蘇省啟東服裝廠工人,因患頸椎病辦了病退手續。1995年開始練“法輪功”,堅信李洪志的“消業論”,拒醫拒藥,認為病痛時是“消業”還上輩子欠的債,是練功的必然過程,不然就修不到“高層次”。

  1998年1月23日,張玉琴用刀片割斷頸動脈,死在衛生間。家人在她衣袋里發現了用紙包著的10多粒“安痛定”片。醫生分析說,她是中“法輪功”毒害太深,有病也不敢吃藥,最后思想崩潰、病痛難忍,才走上了絕路。

  類似的慘劇不勝枚舉。在河北省樂亭縣,“法輪功”練習者苗淑云竟然為了“消業”以解除罪惡,先是咬下一截手指吃掉,而后跳井自殺。苗淑云的丈夫說,苗淑云從1997年起開始練習“法輪功”,痴迷練功和背誦“經文”,經常說她“業力”太大,“是罪惡的化身,需要自殺來洗刷罪惡”,几次自殺自殘未遂。1999年5月2日,她避開家人的看護,跳井自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