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日星期日

华藏宗门 吴泽衡的“色相”

导语


  “佛祖转世、皇帝转生,可预测未来,能控制地震”“华藏宗门”教首吴泽衡就靠着如此低级的谎言,在2010年后的几年间混得“风生水起”,捞得盆满钵溢。很多弟子直到其落网才认识到受骗,一时间信仰坍塌、痛不欲生。邪教主拙劣的骗术为何总有市场?吴泽衡“帝王梦”的破灭又给了我们哪些启示?且让我们来一探分晓。

01“四色”吴泽衡:“光环”下的罪恶

吴泽衡的人生可谓“色彩斑斓”。在普通民众眼中,他有身份、有地位,谈吐不凡、气质儒雅;在一众信徒眼中,他是“佛”的化身,高不可攀、气度庄严;但在熟人眼中,他只是个劣迹斑斑的骗子;对诸多受害弟子而言,他更是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毫无人性可言。
“粉色”吴泽衡
粉色最显著的特征是颜色不饱和,朦朦胧胧,特不真实。这就如吴泽衡一贯的作风,爱给自己“注水”,制造虚假的“光环”。
自称释迦牟尼心宗第88世、禅宗第61世衣钵传人,少林寺第32代传人,是“大日如来佛”化身,康熙、孙中山等人的转世,法力无边。
出身正统,身怀“承命于天泽衡之神玺”、“大乘心宗行武之玺”等印章,拥有释迦牟尼的“百衲衣”、“佛血舍利”和少林寺“宜山画”等佛教、禅宗衣钵传人的信物。
所谓的少林寺镇山之宝、唐朝文物“宜山画”
拥有“特异功能”,包括隔空取物、南水北调、“天眼通”和“宿命通”等,“连续九年每天只吃一颗红枣、一杯茶;用嘴吹一下,能把一场大雨吹下来;可以掌握他人命运,决定他人的生死……”
吴泽衡还在多个场合介绍自己的身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洲执行干事长,剑桥大学人文博士、客座教授,香港联合大学哲学教授等。
事实上,吴泽衡在2014年7月落网前就曾两次入狱。1991年,因涉嫌诈骗、流氓罪被惠来县公安局刑警队收容审查。2000年,因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非法经营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
“铜色”吴泽衡
铜色是一种不悦目的金属光泽,让人联想到冷冰冰的“孔方兄”,甚至满身的铜臭味。吴泽衡自创“华藏功”组织(2013年改称“华藏宗门”),首要目的就是捞钱。
多多益善的拜师费、奉献金。对新发展的成员,通过拜师仪式亲自收取拜师费。利用生日、成道日、佛诞日聚会等名义,亲自或通过核心成员的银行账户收取各地信徒的供养款、奉献金。
兜售天价“开光法器”。开设佛具店,经营“加持”、“开光”的法器和僧衣。2011年日本发生地震之后,推出所谓的避灾挡煞法器“戒坛方”,售价1212元,高出成本价数十倍。
吴泽衡高价出售的“戒坛方”
强收高额“加持费”。指定要为7名办企业的弟子各刻制一枚黑檀木印章,并为其加持,每枚收费5 .5万元。
带“能量”的字画。宣称自己的字画具有“能量”,能保佑平安,并授意袁某进行销售,数名弟子分别以10万元至50万元不等的价格购买其亲笔字画三幅。
一碗糖水卖到2000元。让弟子们出资几百万元在深圳开了一家“弘熙御膳馆”,根据他的“秘方”炮制了七个套餐,其中连一碗糖水也要卖到2000元。
销售主管吹嘘“弘熙御膳”能给人带来好运
“治病”一个疗程数十万元。经常开药方给弟子治病,一个药方收费几千元不等。后来还推行“全息医学”,一个疗程数十万元。
名类繁多、收费不菲的培训班。“觉学禅修营”培训班每期4天左右,费用高达8000多元。与22名企业家弟子进行了网络“法会”,收取每人聊天费5000元。
伸手向弟子“借”。发布“借款给吴泽衡缴交法院罚金”的微博,向弟子“借款”近300万元,事后将其中200多万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图为警方查获的部分赃款
私吞募捐款。以向五明佛学院捐款为名,通过“全球两善”平台号召弟子捐款,拿到26万元并将其私吞。
短短几年间,吴泽衡共计非法获利690余万元。
“黄色”吴泽衡
黄色在很多时候就是色情的代名词。吴泽衡与其他邪教主一样,“很黄很暴力”。他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强法力”等为名,引诱、胁迫数十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
据多名女弟子供述,吴泽衡生活荒淫糜烂,经常打麻将、喝酒、抽烟、唱卡拉OK。为显示自己高深莫测,他称打麻将为“麻将禅”。他设立由女弟子组成的“秘书组”,要求她们值班“护法”、贴身服务。
许多受害女弟子都有类似的经历:突然有一天,吴泽衡把她单独带到房间内,让她喝下一杯“神秘的、略带苦味的水”,然后让女弟子跟他一起打坐,一起“观想合融”。不知不觉中,女弟子渐渐眩晕、不省人事,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失身。据司法机关透露,警方在吴家搜出了神仙水、催情药等迷幻剂。
吴泽衡以“时辰不对”等为由,诅咒“如果不愿意,因果就会报应到你父母身上”,胁迫多名怀孕的女弟子多次为其堕胎。据王某介绍,她在给吴泽衡当“秘书”期间,被多次奸淫,三次怀孕堕胎。尤其是第二次、三次怀孕时,吴泽衡让她喝下一种“神奇药水”,导致其出血流产。流产后,吴泽衡轻描淡写地说:“恭喜你,疾病已除”。
更叫人惊讶的是,在将手伸向女弟子之际,吴泽衡甚至连自己的晚辈、幼女也不放过。曾有弟子发现,有一次两名弟子的未成年女儿曾在吴泽衡卧室中喝了有怪味的白开水后,一起昏睡在吴的床上两天,并发现床上有血迹。
受害女弟子中,有的因此失去了生育能力,有的为他生下子女。其婚生子女6人,非婚生子女至少6人。如梦方醒的任某泪如雨下,“我最美好的年华就这样荒废了。”
“黑色”吴泽衡
黑色象征阴暗和卑鄙,代表了见不得光的勾当。吴泽衡深知造下种种罪孽早晚要被清算,就与弟子们采取了一系列与政府对抗的措施。
自2010年开始,吴泽衡极力歪曲自己入狱的真实原因,声称他是因为给中央上书治国方略、主张将“华藏宗门”立为“国教”,所以遭到“宗教迫害”。在其海外弟子的活动下,美国17名议员联名给中国驻美大使去函,要求停止对吴泽衡的“迫害”。
吴泽衡将公安机关查处“华藏宗门”不法行为故意混淆为打击“慈善”活动,授意孟某编写《华藏宗门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尤其是确保吴泽衡平安无事做了精心准备。
该《应急预案》共7条,将应急级别分为三级:一级(特别重大)、二级(重大)、三级(较大)。其中一级特指吴泽衡和宗门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吴超过24小时无法主持宗门事务。规定发生一级突发事件时,由吴泽衡指定人选的指挥中心将启动一系列信息发布机制,其中包括海外信息发布—“争取各大组织的声援和舆论支持,包括人权组织、宗教联合会等”。
就“应急”一事而言,吴泽衡的“预测”功能还真准了一次,当然也是唯一的一次。

02“色”由“空”生:吴泽衡的阴谋是如何得逞的

凭心而论,吴泽衡的骗术并不见得高明,却让海内外多达数千人受骗,其中赫然还有银行高管、企业家、艺术家等社会精英,和拥有博士、硕士文凭的高学历人员。这些人为什么会对吴泽衡的邪教思想深信不疑呢?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邪教主和信徒双方都有原因。
就吴泽衡而言,他的包装虽然拙劣,但很多手法却非常具有迷惑性,往往一举奏效
善于揣摩心理。2011年日本发生地震之后,吴泽衡马上察觉到社会上一些人的恐慌心理,于是“戒坛方”大行其道。据方舟子介绍,他还“发明”了一种号称能够预防核辐射影响的济世良方“醋泡豆”,欲推销到日本去。虽不知销售成果如何,但用心可谓“良苦”。
所谓的济世良方“醋泡豆”
他也敏锐地捕捉到公众对养生和膳食营养的重视,遂有了所谓的“御膳秘方”,最便宜的一道菜也要2000多元。
格外注重细节。为提高其谎言的“可信度”,吴泽衡制作了长达18分钟的个人宣传片《觉者》,在袅袅轻烟和悠然佛乐中翩然出场,口称“希望世界和平、人类永昌”,俨然一代宗师……同时,还通过剽窃等方式推出《论心》、《生命的本质》、《宗门品》等“作品”,以印证其“宗门上师”的身份。
实行严密管控。以授法号排辈分等方式对该组织进行封建家长制管理,形成等级分明体系严密的邪教组织。吴泽衡自封辈分为“心”,对家人、有钱的信徒封字为“辅”,不太待见、却对自己很忠心的封为“惟”,而年轻女弟子以及其他关系密切者皆封为“本”。这样做既方便自己,又使感觉受重用的弟子获得心理满足。
擅长为己造势。吴泽衡为了保持神秘感,规定要见他必须事先预约,否则就恶语斥骂,连“首席护法”孟某也不例外。为了制造信徒众多的假象,一次安排几拨人同时拜师,弟子们被纳入门下后顿感万分荣幸。受害女弟子王某回忆,“我第一次见吴泽衡是在他珠海的家里,跟着朋友去的。屋里坐满了从各地远道而来的弟子,有企业家、医学博士、一级演员,他们都流露出对师父的尊重和崇拜,这让我当场就产生了拜师的念头……”
掩盖真实目的。吴泽衡志在捞钱,但他平时却表现得让弟子们感觉到他不在乎钱,持的是“不持金钱戒”,这样就方便了他牟利,有些弟子甚至还主动送钱上门。吴泽衡对女色索取无度,但他打出的理却冠冕堂皇,“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并以“前世姻缘”、“皇帝”、“前世的妃子”来为自己的荒淫行为正名,使一些女弟子受到蒙蔽。
从弟子方面来说,为吴泽衡所乘的最重要原因是精神空虚,其次才是愚昧和软弱,具体表现为三个缺乏
一是缺乏正确的信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进入转型期,随着思想的多元化和经济成份的多样化,人们对自己的未来缺乏安全感和归宿感,信仰的缺失造成精神的空虚和迷茫,不少人转而到宗教中寻找精神寄托。特别是一些弱势群体,被“华藏宗门”等邪教趁虚而入,不知不觉中了“温柔一刀”。
二是缺乏科学的精神。科学精神最直观地体现为一种理性精神,就是能运用掌握的知识自行甄别事物的真伪。但陷入“华藏宗门”的人往往是听信一面之词,吴泽衡说拜他为师可以成佛就信了,而且很快打破原来的思维,接受邪教的思想,完成“共化”,成为其精神上的奴隶,有些甚至沦为帮凶。
三是缺乏抗争的勇气。事实上有很多弟子是在陷入不久后就发现上当受骗的,但他们却被吴泽衡的“法力”所震慑,因为吴泽衡多次说“如果违背师命,就会得癌症、绝症,家人将不得好死,会下十八层地狱。”对此笃信佛教的弟子普遍感到畏惧,生怕真的遭到报应,只好忍气吞声。
正是这双方的作用,使得“华藏宗门”有了生存的土壤,从而成就了吴泽衡的“四色”人生。

03“色”即是“空”:多行不义必自毙

吴泽衡反复说“相都是空”,还真是一语成谶,任他机关算尽,到头来终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从他2014年7月30日落网的那一刻起,以往的“色彩斑斓”就注定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取代,荒淫的“帝王梦”也彻底成空。
目前,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已依法对吴泽衡及多名“华藏宗门”骨干分子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强奸罪,诈骗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提起公诉。法律专家表示,根据《刑法》规定,单单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一项,吴泽衡就要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情节特别严重可以处七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此时,昔日的受害者、佛门高僧和吴泽衡的发妻都站出来证言和追究。
吴泽衡弟子孟某:“我对师父一片真心地付出,无非是想得到一个真,现在得到的却是一个假,还是包装出来的闪闪发光的假!我无数次地想问吴泽衡,你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金钱和女色,在你口中和心中的佛法面前,究竟有多重要?为什么要这样做?你需要给我们所有人一个交代!”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广东佛教协会会长明生法师:“其实,很多简单的标准都能衡量吴泽衡是否开悟。比如,他与多名女子发生关系,甚至强迫对方堕胎,违反佛教戒律,连一个在家弟子的资格都不配,在家弟子是必须要守五戒的。我认为,这种破坏正统宗教,在社会上产生贻误的人影响力很大,希望相关部门诉之于法律严加控制。同时,我呼吁其信徒早日觉醒,用真正的佛教理论来对照衡量,摈弃邪知邪见。”
吴泽衡妻子:“我开始是很崇拜他、很爱他的,但后来我看清了,知道他是一个大魔头。一,没良心,自己的妻子都不要,有可能爱众生吗?二,他打着佛的旗号骗财骗色,就交给政府处理吧。”
其实象吴泽衡这样的邪教主、大骗子,过去有,今天有,明天可能还会有,但无一能得善终。就像法车仑功的李洪志、全能神的赵维山,尽管也有过“呼风唤雨”的“风光”,但最后都不得不跌下“神坛”并畏罪潜逃……正应了那句老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当然,邪教主的受惩并不意味着受害者苦难的终结。就象新华网评论文章《“华藏宗门”的覆灭》中所提到的,“对于成百上千的受害弟子们来说,却是一场信仰坍塌、身受重创、痛不欲生的人生噩梦”。这些痛楚在吴泽衡眼里或许算不了什么,却会影响他们很长一段时间,甚至需要用余生去祭奠。
无论当前还是未来一段时期,反邪教的路依然很漫长。

04结语

在这个“大师”泛滥的时代,不管是涉及养生、保健,还是能带人成佛、成神,都需要我们睁大眼睛保持警惕,不为“利”所诱,不为“相”所惑。还是白岩松那句话:“记住两个字——‘科学’,我们要信科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