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3日星期一

人民币“入篮”进入倒计时 日媒渲染“中国威胁”

境外媒体称,将中国货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是一个期待已久、拖延已久且早已在预料之中的决定。在本月结束前,IMF的执行董事会预计将采纳该组织工作人员的建议,将人民币纳入其储备货币篮子。

助推中国深化改革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1月23日报道,人民币不一定非要被纳入这个货币篮子,其作为一种储备货币的价值才能得到普遍认可,瑞士法郎就是一个例子。但在最近召开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明确欢迎这一决定,称纳入人民币将提升SDR的代表性和吸引力,也将有利于完善国际货币体系,维护全球金融稳定。

毕竟,中国经济是全球增长的主要发动机。即便如此,人民币地位提高带来的全球红利最终将取决于北京进一步放开对市场和资本流动的限制,以使人民币可以作为一种储备货币被广泛使用。习近平含蓄地承认了这点,说中国有信心、有能力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这种自信来自于全面深化改革、建立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决心和行动。

然而,他承认,“转方式、调结构不会一帆风顺,不可能一蹴而就”。从这个角度来说,IMF的决定向有关加速改革的内部讨论发出了一个积极信号。

维稳全球经济体系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1月23日报道,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22日称,人民币被纳入SDR货币篮子后仍将保持稳定,尽管有人猜测中国当局在人民币被纳入后会允许其贬值。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说,一些学者、投行和研究人员做出了各种预测,但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易纲的这番话说得恰逢其时。因为IMF执行董事会几天后将举行会议,预计届时将批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使人民币获得与美元、欧元、英镑及日元相同的地位。

不过,一些机构预言人民币很可能贬值。

易纲表示,中国正在重新确定货币政策的框架,正在从过去更重视“量”的调控向更强调价格工具的作用转变。

他说,目前全球经济治理和金融游戏规则制定的整个框架是对中国有利的。因此,中国应该是一个积极的参与者、贡献者。

易纲表示,中国不久后或将成为第一大净债权国,它会更依赖现有体系。他认为,中国在参与全球经济体系的过程中,绝不是去“拆庙”,也绝不是要推倒重来。“我们要在积极参与中,争取到更多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的话语权。”

日媒渲染“中国威胁”

另据日本《产经新闻》11月22日文章,IMF在11月底召开的执行董事会会议上很有可能决定,从明年秋天开始将中国的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人民币将与目前构成SDR的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一样,获得成为国际通货的认证。这对日本来说将构成重大威胁。

中国政府有可能试图以“人民币国际化”为杠杆,加速向亚洲等外部世界的扩张。

如果人民币真的在明年秋天进入SDR货币篮子,那么人民币将得以在全球扩张势力。

中国一方面在标榜人民币即将成为“国际通货”,一方面又在亚洲全境重构人民币经济圈。不使用人民币,日本的银行和企业就无法获得商业机会。甚至连以讨厌中国出名的财务相麻生太郎居然也向中方提议在东京设立人民币结算中心。

有没有什么对抗中国的秘笈?有。那就是跟美国的对中警惕派联手,要求中国尽早实现人民币的浮动汇率制和金融自由化。

问题在于那些肩负通货外交使命的财务官僚。

一方面,IMF执行董事会成员对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都表现出不反对的态度;另一方面,有传言称IMF正努力敦促日本按照既定计划提高消费税。

日本将因消费税增加而沉沦,中国却会因人民币国际化而复兴。

相关报道


据日本《产经新闻》网站11月15日报道,估计IMF会把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中国在国际金融领域的影响力将增大。不过那样一来,今后中国将难以采取优先考虑本国利益的不透明外汇政策,恐怕资本会加快从业已出现经济减速的中国流出。

IMF前高官德斯蒙德·拉克曼警告说:“如果放宽限制,资本流出可能进一步加剧。如果外汇储备耗尽,很可能导致人民币危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