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6日星期四

俄媒评土耳其击落俄战机:两国很难彻底决裂

俄媒称,11月24日,土耳其空军击落一架俄罗斯苏-24战机。据俄总参谋部确认,两名飞行员中的一人丧生。随后,参与救援的一架直升机又被击落,一名合同兵死亡。这是自叙利亚行动开展以来,俄军首次遭受损失。

11月24日发生的事堪称苏联解体后莫斯科与北约成员国之间最严重的军事事件。俄罗斯总统普京称土耳其的行为是背后捅刀,谴责该国当局为恐怖主义共犯。俄政府准备重新审视与这个前不久还相当亲密的伙伴的关系。

据俄罗斯《生意人报》11月25日报道称,普京表态十分强硬。他警告坠机事件“将给俄土关系带来严重后果”,谴责土方与活跃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恐怖分子勾连。他表示:“今日的损失与恐怖主义帮凶在我们背后捅刀有关。我无法对今天发生的事作出其他评价。”

俄土因叙利亚局势爆发的矛盾近几个月持续发酵。安卡拉对俄空军开始轰炸叙境内恐怖团伙反应消极。力争使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下台的土耳其当局认为,莫斯科介入只是为了支持大马士革政权。火上浇油的是,俄罗斯偏向生活在叙北部的库尔德人,安卡拉视后者为像盘踞在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分离主义者一样的恐怖分子。

土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前不久在安塔利亚举行的G20峰会上谈到世界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时声称,库尔德工人党及其在叙利亚的政治分支——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对土耳其构成的威胁几乎超过了“伊斯兰国”。

安卡拉10月初已指责过俄军机侵犯其领空。埃尔多安当时扬言,莫斯科有可能失去“安卡拉这个朋友”。俄称发生的事纯属偶然,试图息事宁人,不过并未如愿。几天后,埃尔多安威胁要收缩两国经济合作。莫斯科回复“未看到关系恶化的理由”,并向安卡拉派出高级军事代表团,尽力澄清土叙边境事态。但这没有令局势缓和,土耳其称“自己的所有问题均未得到满意答复”。

上周末,土总理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宣布,该国外交部召见了俄驻安卡拉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要求其解释俄军机空袭叙北部土库曼村庄一事。土库曼人是排在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之后叙利亚人口第三的民族,为保护他们的利益,埃尔多安曾宣布叙局势为“土耳其内部事务”。在叙利亚未来政治进程中,安卡拉将赌注押在这个同样与大马士革现政权对抗的族群身上。正如土外交部11月20日强调的,对土库曼村庄的袭击“会导致严重后果”。安卡拉呼吁莫斯科立刻停止军事行动。俄官员对土耳其的责难未予置评。

但土耳其退役准将、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专家哈尔敦·索尔马兹蒂尔克不认同击落战机是安卡拉的报复。他表示:“我不认为这是故意挑衅,这只是可悲的意外。必须出台某些规定以避免重蹈覆辙。土耳其最不需要的是在对俄关系中制造又一个危机。”

但危机已在所难免。普京11月24日警告,俄罗斯“始终不仅将土耳其当作近邻,而且当作友好国家对待。但我们永远不能忍受有人犯下像今天这样的罪行。”他首次公开抨击土耳其资助恐怖团伙。普京说:“我们早就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大量石油和石油产品正从‘伊斯兰国’占领区域流向土耳其境内。这给了匪帮巨大的金钱支撑。既然‘伊斯兰国’有通过石油贸易获得的资金(数以几千万、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加上一个国家武装力量的庇护,那么就可以理解他们为何如此肆无忌惮。”此前,俄官员从未直接谴责任何国家支持“伊斯兰国”。

一名俄罗斯高官透露,普京如此强硬的原因不光是战机被击落,还有土耳其当局的反应,它没有尝试与莫斯科接触,而是联络了自己的北约伙伴。他说:“高层震怒了,我们没料到土耳其人会如此背信弃义。”苏-24事件不可能不影响两国军事和其他领域的国家间交往。而俄政府机关消息人士11月24日晚间表示:“军工委员会已向工业部、运输部、通信部、联邦航天署和国家原子能公司询问与土耳其所有联合项目的信息。”

坠机事件已经在改变两国关系。11月25日,俄外长拉夫罗夫原定在伊斯坦布尔与土耳其同行瑟纳尔勒奥卢在双边战略规划小组框架内举行会谈。但外长昨晚取消了行程,并宣布外交部不建议俄公民前往土耳其。拉夫罗夫解释说:“这是由于来自土境内的恐怖主义威胁升级。”

按原计划,在伊斯坦布尔外长会议后,12月中旬还应在圣彼得堡召开俄土双边峰会。俄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11月24日说,尚未提出取消峰会的问题。但接近克里姆林宫的消息人士怀疑会议能否举行。

俄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费奥多尔·卢基扬诺夫预料莫斯科和安卡拉不会很快和解。专家称:“从总统评论此事的方式判断,两国关系将极度紧张。莫斯科显然认定,击落苏-24是为阻止俄罗斯、欧盟和美国结成反恐联盟。在关于‘恐怖分子帮凶’和‘背后捅刀’的表态后,除了复仇,我看不到别的方案。以我们对总统的了解,这种情况下他会对等回应。我不是说将击落土方飞机,但我认为,俄会袭击土耳其在叙利亚支持的族群及其土耳其伙伴。他们的名称众所周知。将有针对性地对这些势力实施打击。”

不过,由于紧密的经济联系,莫斯科很难与安卡拉彻底决裂。

俄向陷入运输封锁的克里米亚提供补给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土耳其商船,后者无视基辅不准驶入半岛港口的禁令。俄在叙利亚集群的补给也大都途经土耳其海峡运输——冲突封锁了达达尼尔海峡。最后,欧洲空前的难民危机大幅提升了土耳其在欧盟国家心中的地位。它们将与土当局协商如何减少难民人数。考虑到这一情况,很难想象如今哪个重要的欧洲玩家会为了俄战机事件以及整个叙利亚局势与安卡拉闹翻。

相关图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