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3日星期日

这些年,美日为何没能联手颠覆中国?

扩大对华交往中促使中国发生“颜色革命”,以柔性手段从内部颠覆红色政权。这套方案在美国战略决策层也有很高的影响力和众多倡导者。但是美国为什么没有成功在中国掀起颜色革命?让中国重蹈苏联覆辙?
(作者:狼鹰)

一、中国高速经济增长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失业问题总体可控。

颜色革命爆发的几个阿拉伯国家受传统的影响,多数有极高的生育率,人口急剧增长吞噬了经济发展的成果,大量失业青年在街头聚集成为政治动乱的主力军。而中国不但多年来节制生育,历届政府对于失业问题的解决从来就没有放松过,各省市GDP每增长一个点,就是当地新增数十万就业岗位。

对百姓来说,既然有工作有饭吃,为什么要上街去流血呢?

二、中国依然是一个经济高速发展中的尚未定型的社会,社会上升通道从未堵塞,每一代人都有新的梦想产生。

80年代摆地摊致富的万元户,90年代下海经商创业者,21世纪前十年抓住房地产、煤炭行业机遇暴富的土豪,2010年以后的互联网时代弄潮儿……

世界的梦想在中国。

也许你今日一文不名,但哪个成功者的昨天不曾艰辛拼搏,燃烧的理想还在胸中,为什么要上街去参与群体暴力,来亲手把未来的希望砸碎呢?

就算一个社会底层的平民家庭,含辛茹苦的父母也明白:孩子如果今后能接受高等教育,是很有可能找到体面的工作,成为社会高收入阶层的。为什么上街去参加群体暴力,毁掉孩子的未来?

上下的通道在,中国梦就在。有梦,不绝望。

三、与前苏联僵化体制最大的不同是,中国共产党的党内体制

和政治体制建设相对比较成功,保证了执政党的自我更新和新鲜血液,纠错行为赢得了各阶层的信心。

前苏联19801982年接连三位国家最高领导人因高龄老病去世,死在任上。两年内搞了三次国葬,不但是世界笑柄,也严重挫伤了苏联国民对本国制度和前途的信心。究其原因,领导人终身制的严重弊政、党内建设的僵化病症从斯大林后期就埋下,到勃列日涅夫时期达到顶峰。

ZG则从邓小平掌政后期开始解决这个问题,江李朱十年一任,胡温十年一任,现在习李组合如日中天,但估计也是十年,基本上确立了制度权威,实现了政治文明。

习李上台后严抓反腐,打击不良风气,深刻触动很多人和团体的既得利益,却赢得了民心军心,可谓新政气象。如果没有领导干部任期制的延续,新政的出现是很难的。

人到老年理想衰退、贪念权力、阻碍新政是各个民族历史上都出现过的政治问题,而且现在世界上还有一批世袭制和家族政治的国家。邓小平先生晚年主动下野,开创中华法治新局,不愧一代伟人。

四、美国国内和西方多国表现太差,缺乏吸引力。

和平演变的基本内在逻辑是:我表现很好,你向往我,所以推翻自己的政府向我靠拢。

2008年以来西方各国实在表现太差,金融危机、失业高企、犯罪率上升,欧洲相继出现了巴黎骚乱、伦敦骚乱和希腊危机;日本连续20年经济衰退,国势江河日下;美国则校园枪击惨案不断,还爆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和席卷全国的种族骚乱……

最滑稽的是,美国一向最标榜民主政治和平民参政,给自己粉饰上神圣光环,却在全世界面前反复上演布什家族和克林顿家族轮流坐庄的肥皂剧,眼看2016年美国大选又是前总统的弟弟及前前前总统的儿子和前前总统的老婆之间对决的家族政治把戏,这让人怎么看得下去?

还有斯诺登事件,美国凭借科技优势几乎监控、窃听了全世界每个角落,侵犯了无数地球人的人权(包括美国人自己的人权),却连一个像样的道歉都没有,所谓人权至上真是满嘴谎言。

也许是美式选举政治中政客们撒谎已经成了习惯,可他们怎么能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像美国选民一样健忘好哄?

时至今日,就在笔者写本文的过程中,在读者阅读的过程中,来自美国的监控还在我们身边顽固继续,一分钟都没有停下来。

与封闭的苏联不同,中国从80年代就不断派出大量赴美留学生,他们既带回了先进的技术、知识和对美国制度文化的好感,也让国人充分了解到那个大洋彼岸上帝之国枪支毒品泛滥、种族歧视严重、贫富悬殊加大的现实,冬天总有人在街头冻死,占领华尔街最终没有演变成暴乱只是因为给每个和平的示威者发充足的食品券去吃饭,不和平砸东西的就不发券饿肚子……

在开放的中国人眼中,你神秘不了,蒙不住人的。

而且随着互联网把美国种族骚乱的大量图像和视频轻易传到全世界——美国真的那么美吗?各国亲美知识分子都在反思,包括大部分中国民间亲美右派。

五、这些年搞和平演变和颜色革命的国家们大多下场太惨,有的已成先烈,吓醒和教育了各国人民。

美国的宣传机构工作效率是世界第一的,不管是美国之音、好莱坞还是国家民主基金会,还是这些机构的背后老板——美国中央情报局,都在开足马力反复渲染西式民主转型后的美好,对多国民众的洗脑工作也比较成功。

但现实实在血淋淋得让人不忍直视:

前苏联、前南斯拉夫、前捷克斯洛伐克解体了,前南斯拉夫还打了多年内战,死了很多人;
蒙古“民主”化后,现在很穷,草原沙化退化严重,连蒙古的野生动物都往中国跑;
被美国强行“民主”化的阿富汗和伊拉克到现在还在打仗,堪称人间地狱,伊拉克事实上国家已经裂解为四块;
利比亚、乌克兰、格鲁吉亚颜色革命后一直在内战或分裂状态,民不聊生;
埃及颜色革命后依然经济困难,美国扶持的军方势力再度掌权,街头革命了一圈又回到原点,而老百姓赖以为生的旅游业又垮了;
最醒目、最具代表性的榜样就是前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

1991年苏联解体,到20世纪末,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比1990年下降了52%,工业生产减少64.5%,农业生产减少60.4%,卢布疯狂贬值,物价飞涨五千多倍,老百姓严重吃不饱肚子,老兵只能靠出卖自己的勋章换取面包,人均消耗肉类从75公斤降到2000年的45公斤,人均牛奶和奶制品消费从387升下降到215升。到2001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大约为 3000亿美元,仅为1991年苏联的十分之一!男性平均寿命仅为58.6岁,比苏联解体时还降低了4.8岁!……

关于俄罗斯转型的种种悲剧,王小石、闻一和翰啸几位先生的文章写得更加详细到位,笔者这里就不多做赘述了。

回头来看,西方尤其美国对前苏联民主改革派和老百姓的承诺一毛钱都没有兑现,反而支持车臣分裂分子,并在2014年进逼乌克兰,力图进一步撕裂俄罗斯!

美国还在支持“疆毒”、“藏毒”和“台毒”,想把中国怎么样啊?

麻醉剂洗脑汤再狠,看到血和尸体也会吓出一身冷汗。

六、美国战略决策层对ZG党内右派的预测基本是错误的。与叶利钦、戈尔巴乔夫等前苏联“民主”改革派不同,ZG党内右派并非自私自利的野心家团伙,多半是真正的爱国主义者,与党内左派是良性的竞争合作关系而不是斗争关系。他们在思维和政治行为上也远比前苏联“民主”改革派成熟智慧。


七、中国网络民运分子有负美国主子所托,不足以堪当颠覆大任。

美国中情局、国家民主基金会、国际开发署等宣传、策反和颠覆机构通过形形色色的中介公司、中介组织(NGO),花了大量美元扶持中国的民间民运组织,这批人又称公知、美分、精英或带路党,是一群荷尔蒙旺盛、勤奋工作、嗓门高大、激情四射的网络工作者,加班时间很可能比中国工厂一线工人还长,经常没日没夜的在网上造谣、煽动、复制粘贴、谩骂、顶贴和点赞,扣帽子、打棍子、吐口水的本事远胜文革红卫兵。他们的逻辑是:只要反对我的,都是不民主的,只要爱国的,都是支持专制的五毛分子。其智商和情商之低下,经常让人哭笑不得。

究其原因,这些网络民运分子大多属于中国自由主义的外围组织,年龄普遍低幼化,多为十几二十岁、对现实不满的青少年男性,而那些思维成熟,真正的社会精英人士,更多的被吸引在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中忙着创业赚钱,很难被吸引到这个群体中来。

中国网络民运最辉煌的时期是20092012年,即中国社会矛盾最突出、群体事件最激烈的那几年,煽动的言论确实获得了不少网络舆论支持,也刻意制造了一些对政府有压力的舆情事件,其中不少夸张、造谣、传播、煽动的手法都可以看到其核心人物被有组织的指导培训过的迹象。

但自习李上台大力反腐、执行八项规定后,社会和网络的正能量增加,网络民运的支持者、参与者明显减少,不少有一定独立思考能力的亲西方知识分子疏远了这股势力,个别经常造谣生事的大V也被司法机关处罚,现在的影响已经不如从前了。

最近两年,网络民运们看到中国社会现实里挑刺不顺手,百姓人心思定,而美国主子自身表现又实在太差吹不出口,干脆集中火力做一件事件:诋毁、诽谤从ZG建党开始所有的著名党员和民族英雄,一方面泄愤和自我满足,另一方面也可以向发工资的幕后老板表明自己还在认真做事,还有利用价值,避免失业。

于是,从刘胡兰、邱少云、黄继光、雷锋到王二小、狼牙山五壮士等许多民族英雄形象都遭到大量恶毒攻击,尤其对开国领袖毛先生的造谣诽谤,更是成为网络民运的日常性工作项目。

可随着互联网的新时代在中国开启,80后、90后越来越成熟开放,想蒙蔽煽动他们越来越难。网络民运的工作要是能成功,那真是中华无人了。

八、老孟曾曰: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美日两家非要急吼吼的当这个敌国外患,ZG不管哪个派系、哪个领导人上台执政都得扛着巨大压力励精图治,想懈怠都不可能。

除了以上8点,美国战略决策层的失误,根本上还是在于不了解中国——这个延续了五千多年、曾影响过全人类思想的文明大国,其深沉的凝聚力和内在优秀禀赋岂是立国仅四百多年的俄国可比,更不是开国仅两百多年的美利坚晚辈可以理解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