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9日星期一

适度美貌是对别人的尊重

无论男女,在修炼内在同时,也该对自己的外表多负责。外貌与内在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它们完全可以共生共存,相互辉映。适当让自己更美一点,是对自己的用心,也是对周遭世界的尊重,更是种无声的语言,好像在说:看,我是一个认真生活的人,谁也不能来随便轻慢。
我有个闺蜜叫Y,女儿优优是个颠倒众生的小美女,带去麦当劳都有回头率。优优从小听惯了夸赞,难免有点洋洋得意。名校毕业的Y很发愁,生怕闺女因此走上偶像路线不注重内在素质提高。说实话,她发愁的有点早,优优时年才三四岁,但Y已私下警告我们:以后看到她,不许夸漂亮!

有次Y要带优优来我家,我提前跟我妈说:见了优优千万别夸她漂亮,Y很忌讳。优优一进门,我妈看了她一眼说:“就是……”真不愧是我妈。
然后我妈同Y就此事交换了意见,并认为这么做很有必要。她教了三十多年书,知道最后能在学业上爬到巅峰的都不是漂亮姑娘,因为漂亮姑娘大多在半道上就跑偏了。当然,这是她的经验之谈。

我从小到大受的教育也是这样:爱打扮是可耻的,爱打扮说明这人不爱学习。只关注外貌是肤浅的、庸俗的、上不得台面。我的青春期就这样度过:当别人开始在外表上捯饬时,我茫然四顾不知所云,偶尔忙忙碌碌,也多致力于“提高个人素质”。如果有人夸句好看,我会觉得受到天大侮辱。
犹记十八岁那年,换了件衣服出来,觉得不合适,又换了件,一个男生见了开玩笑说:你时装模特吗? 我大怒,当场斥责人家。结果两人大吵一架,差点动手。那男生当时说了句话这么多年犹在耳边,“我就没见过你这种女的”!

差不多十年前,坐火车去侯北机务段,当时很瘦,腰围大概只有一尺七八,穿了件艳粉色无袖背心和一条及踝长裙,净身高165的我还踩了双高跟鞋。下车时,车下面一群铁路职工围着等车,这时有个男的大着嗓门说:“天哪,侯北还有这么精干的妞儿!”引来哄堂大笑。当时涨红了脸落荒而逃,心中羞愤难当:这人就是流氓!十年过去了,再忆往事,那分明是一种专属工人阶级的直截了当的赞美方式,我干嘛吊着脸,为什么不能微笑着对人家说声“谢谢”呢?对,是我的观念出了问题。
去年春天,在回老家的火车上遇到个大姐,大姐看了我一眼说:“咦,你不是医院那个小妞妞吗? 你那会儿穿件白衣可漂亮了!”一连说了好几遍。我听得十分困惑:我,也,漂亮过?其实十八无丑女,年轻的姑娘偶尔都有那么一两次的惊艳时刻,没啥大不了。我真正惊讶的是,我为什么那么无感,连自己曾经长什么样都忘得一干二净。回想青春,那竟是一片寡淡的荒芜。

最好的时光已过去,再回首有什么用!只好不回头。所以我现在觉得,Y实在犯不上对优优的美貌如临大敌,让她懂得欣赏自己才是头等大事,好的鸟儿要懂得娇宠自己的羽毛
要说明的是,我也不是不修边幅的人,只是对打扮欠缺热忱。我一直没意识到,对自己外貌的不用心,已让周围人忍耐了许久。

就拿护肤来说吧,我从不防晒,一到夏天就晒成泥巴猴,黑就黑吧,有啥了不起,晒出斑也无所谓,反正冬天都会消退。

前两天去了趟壶口瀑布,大太阳下一不戴帽子二不抹防晒,裸着张脸玩个够,回来后黑了一大截,两颧骨上已有星星斑点,我也无所谓。回来后丁丁约我吃饭,碍于面子当时没说啥,回去后就微信我: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美白。

哈,美白。这个词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去日化店,有个男店员盯了我很久说:你不想白点?我说:不想。去超市,经过护肤品专区,促销大妈拉住我说:姑娘,你需要美白。我说不用。大妈叹口气,送我几个美白小样,说你回去抹抹。
对,我就一直我行我素的黑着,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又不靠脸吃饭。

单位有个大哥半开玩笑转述,他媳妇儿看到微信上我的照片说,这女的长得挺文艺。他当时就对媳妇说:“你没见本人,她哪儿哪儿都好,就是有点……”

So what?who care? 我又不是犯了滔天大罪。为什么这么多人来挑剔我的脸?你们是和我的人相处?还是和我的脸相处?

但让我真正觉醒的是件小事。

就在前天,铜锣湾商场,本想去退换牛仔裤,却在店长怂恿下穿了件类似旗袍的裙子。带着试试看拉倒的心态把那件裙子套上身,当我从试衣间出来,迎面撞到店员们惊艳羡慕的目光:“你居然可以把印花驾驭的这么好!”我转过身,看到镜中那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在心里吹了声口哨。

怔了几秒后我再想:是的,我明明可以更好,为什么不要?忽然懂了,别人劝我在外表上用点心,绝对是种善意。当看到一个人明明可以更好一点,却像扶不起的阿斗那样死活不争气,真正关心你在乎你的人会替你可惜,越好的朋友会越生气越着急。

我不肯在外貌上下太多功夫,跟受的教育当然有很大关系,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是个成年人,应该与时俱进从谏如流不是吗?为啥会如此固执呢?

因为,懒。
这才是真相。不愿把精力往脸上分散一点,抱着过得去就行的态度跟生活打马虎眼,掩耳盗铃,以为不照镜子就一切ok。其实连贴三天美白面膜就可以舒缓的事就不干,至于观感,那是别人的事。我就这么打发自己的脸,说严重点,是种态度散漫、不思上进的表现。
现在才明白,无论男女,在修炼内在同时,也该对自己的外表多负责。外貌与内在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它们完全可以共生共存,相互辉映。适当让自己更美一点,是对自己的用心,也是对周遭世界的尊重,更是种无声的语言,好像在说:看,我是一个认真生活的人,谁也不能来随便轻慢。
我最终买下那条旗袍裙。走出店门,拐个弯,迎面遇到一个面膜柜台,导购小姐热情地说:姐姐,我免费给你做个美白面膜吧!

这一次,我乖乖的坐了下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