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萤颖案首次法庭聆讯仅9分钟!嫌犯拒绝透露章莹颖下落 7月5日再审

当地时间7月3日,涉嫌绑架章莹颖的嫌犯布兰特·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在伊利诺伊联邦地区法院(USDC for CID)接受第一次过堂聆讯。章莹颖父亲章荣高、小姨叶丽钦、男友侯霄霖出席聆会。整个聆过程持续约9分钟,嫌犯并未承认犯罪,法官Eric Long裁定嫌犯不得取保候审直到7月5日的第二次庭审。

3日上午10时,克里斯滕森在Urbana联邦法院出庭,他在法庭上几乎一言不发。法官下令,将其继续羁押,2天后进行第二次法庭聆讯。

据悉,身着橙色囚衣的嫌犯克里斯滕森当天上午在出庭时仅仅回答了刚开庭时法官询问他是否了解自己权益的问题,随后便保持沉默。

克里斯滕森(克里斯滕森“脸书”图片)

庭审细节曝光

法官对克里斯滕森进行了9分钟的聆讯。据悉,嫌犯妻子在庭审中到场,另有两位老者,未确认其身份。而在整个庭审过程中,章莹颖家人一直直视嫌犯。

在聆讯过程中,法官例行询问嫌犯。

法官:你知道今天为什么在这里吗?
嫌犯:知道。
法官:你是否有合适的律师?
嫌犯:是的。
法官:你是否了解到你有权保持沉默?
嫌犯:是的。


询问过程结束后,法官分别询问检方和辩方律师。检方律师拒绝取保候审,并要求将嫌犯关进监狱等待判决和刑罚处罚。辩方律师要求延后两天以作准备。
    
11时,嫌犯乘坐法警车辆从法院北门离开。
    
11时,在王志东律师的陪同下,章莹颖家人从法院出来。王律师表示,按照法官要求,暂时不接受采访。之后会与章莹颖的家人做进一步的讨论。
    
11时15分,章莹颖家人在伊利诺伊大学副校长凯勒、王志东律师以及学校志愿者的陪同下离开。

7月5日的第二次法庭聆讯,将进行嫌犯是否可以保释的听证,并确定保释金的金额。

首次的法庭听证初步定在7月14日上午10时开庭,但如果陪审团在此之前驳回起诉书,则该次庭审将取消。

三百多名华人及各界志愿者在法院门口集会,手举标语为莹颖案声援诉求。(图片:微信公众号“芝道”)

邻居回忆嫌疑犯被带走情景


《侨报》记者7月1日下午走访了嫌疑人居住的小区,此时小区内停了数量FBI和当地警方的车辆,每个班次都有6到8名FBI探员进行工作,他们的工装上都印有“FBI证据响应小组”的字样。

记者随机采访了在该小区居住的一位女士珍妮,她的公寓楼离嫌疑人居住的公寓很近,大概就几十米,她表示,自从知道凶手就住在同一个小区后,她感觉毛骨悚然。

珍妮回忆了6月30日警察抓捕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情景:“当时有10多名FBI和当地警察,有的手持冲锋枪,有的带着警犬,冲进嫌疑人家里带走了他。”

珍妮表示,她当时曾问警察一些问题,但是警察并没有透露太多信息,只是说嫌疑人的妻子不在家。当珍妮问警察,嫌疑人的妻子是否也与案子有关的时候,警察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只是说嫌疑人妻子当时在外工作,要等她回家再说。

就在嫌疑人的公寓楼前面,是小区的公共游泳池,珍妮表示难以置信嫌疑人是如何把受害人带到公寓的,因为经常有人到游泳池游泳,她建议警察应该到车库等地搜索。

“昨天(6月30日)他们搜查了树丛,小区的边边角角,但是我认为他们应该搜查小区的车库,这里大概有20多个车库。”珍妮说。

就在采访期间,记者碰上FBI工作人员换班,出来休息和购买食品。他们派一名警察在嫌疑人居住的一楼门口把守,严禁任何外人进入。

后来FBI从商店买来大型包装箱和袋子,把嫌疑人家里的证物一箱一箱装走。

联邦调查局探员仔细搜查嫌犯居所,寻找可能的蛛丝马迹。 网络图片

华人要求严惩


华联会汪兴无主席3日庭审时也到场,在法庭外等候聆讯结果。他表示,第一次正常聆讯时间都很短暂,根据嫌犯之前的表现,这次聆讯不会马上有结果。检方的表现很积极,和大家一样都期望第二次庭审上,法官能拒绝保释。

来自香槟的黄同学从3日早晨八点多就赶来参加集会,对章莹颖的遭遇一直非常关注,现在和其他同学还在努力寻找,只要有一线希望不会放弃努力。对于未来的法院庭审判决,期望能严惩嫌犯,还章莹颖家人以公道。

著名华人律师王志东表示,FBI只是推测章莹颖已经遇难,可能性非常大,但现在并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确定已经死亡,搜寻的工作也一直在进行,具体情况警方没有过多透露。在FBI提交法院的报告中可以发现,有些案件情报因办案需要没有即时公布。目前嫌犯取保候审的可能性很小。一是考虑到嫌犯有潜逃的可能,二是还没有找到章莹颖,取保候审可能会影响搜查工作。

伊利诺伊州检方和联邦检方共同商议决定章莹颖案会以绑架罪向联邦法院起诉。在未来,检方与辩方根据取证情况,提出报告,也有可能会改为以谋杀罪来起诉。

因刑事案件直接由政府起诉,章莹颖家属不需要聘请律师,当需要进行民事索赔时家属才需要聘请律师。王志东律师认为审判过程会比较漫长,在短时间内可能不能完全结案。

对于索取赔偿的方向,王律师表示可能获得的赔偿、补偿只能来源于向嫌犯提起民事赔偿,并非来源于所在学校、国家。但向嫌犯要求赔偿,也只能以其个人财产为限。若章莹颖在赴美前购买了相关保险,也可以从中获得相应赔付。其他的补偿来源只能来自于社会民间团体的爱心捐赠。

最后,王志东律师表示也将继续提供法律或非法律方面相关的援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