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信仰缺失毒害中国人?如何正确“托付”自己的敬畏之心

经公众号“梁兴扬”(ID:chincoo)授权转载
作者简介:本文作者系长安道教协会秘书长、龙门派三十代玄裔弟子

中国就存在多种宗教,道教、佛教都曾经对中国文化、甚至历史进程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至今都在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从古至今,中国基本上都不能算是一个宗教国家,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宗教凌驾在国家之上。

究竟是中国的文化存在天然的避险性还是中国人没有信仰呢?
为什么中国没有如同西方某些国家一样变成宗教国家呢?
中国没有变成宗教国家是我们的幸运还是我们的悲哀呢?

正所谓“ 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 ,我们可以从历史上寻找一些小故事,来初步了解下这个问题。

▲电影《冈仁波齐》剧照

思想

秦汉之交,张良遇黄石公,得传太公兵法,助刘邦统一天下;史学界以前一直认为太公兵法一书为后世伪造,直到1972年4月在山东临沂银雀山西汉古墓中,发现了大批竹简,其中就有《太公》。

太公兵法中有一个故事,或许可以让我们管中窥豹,了解从古至今传承在中国人骨子里的寻道精神,道在神之上,我们可以探寻大道,但是绝不迷信鬼神。

“武王伐纣,师至汜水牛头山,风甚雷疾,鼓旗毁折,王之骖乘惶震而死。”

武王伐纣时,到牛头山遇狂风骤雨,旗鼓毁折,武王的骖乘惊吓而死,骖乘就是在战车旁保卫武王的人。 

在骖乘看来,如此天象意味着上天不高兴,大凶之象,甚至因为这种现象被吓死了,尤其是对于古人来说,大自然的威力无法想象,武王伐纣或许意味着逆天之举。

当然, 骖乘都能惊吓而死,对于其他人来说,吉凶之象必然也有一定的影响,包括周公解梦的周公在内,甚至连武王都可能踌躇不前,惊疑不定。

这个时候,姜太公说:“打仗这个事情嘛, 顺天道未必吉,逆之未必凶,如失人事,就一定会输! 而且天道鬼神这些东西,看不到,也听不到,智将不管他们,愚将就信这个。 ”

“找到贤人来指挥战争,不看日子的吉凶也一定顺顺利利,不占卜也吉,不找人祈祷也有福。“

于是命令全军继续前进,此时周公提出了反对意见:“现在这个时候,正好冲犯太岁,我用龟甲和 卜筮占卜都是不吉之相,连天象都显示有灾,我们还是退回去吧。”

太公怒曰 :“ 今纣刳比干,囚箕子,以飞廉为政,伐之有何不可。枯草朽骨,安所知乎? ”

于是用火烧了占卜用的龟甲和蓍草,率先带军过河,武王听了姜太公的话,继续前进,于是灭纣成功,以后就是我们熟知的大周王朝了。

1990年傅艺伟版《封神榜》

要是当时姜子牙听了周公的梦话,利用占卜之术,迷信上天,迷信神灵,我们的历史华丽丽的被改写,现在的我们与西方某些宗教没有区别,跟神的奴隶一样,感谢神赐予我们这一切,神永远是正确的,我们是神的羔羊,永远被神灵奴役,永远被宗教胁迫。

然而,我们终究做了自己命运的主人,在这里,我们要感谢姜太公,没有姜太公就没有我们璀璨的中华,虽然封神的时候他忘记给自己留位置了。

史学界认为此书成于战国时期,活跃春秋末年的墨子记载,那时就有一群无神论者坚持鬼神不存在,并旦暮以为教诲乎天下,逼得墨子写下了明鬼篇来阐述有神论。

说他们是无神论,其实,他们探寻的是大道,敬仰的是圣贤,我们道教的神灵,绝大部分就是这样的圣贤,道家思想里,包容一切思想,大道之下,包容无神论和有神论的所有,这就是道的广博和大气。

我们知道,魏晋南北朝战乱三百余年,中华民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三百年内战,让无数汉胡英雄的血染红了土地,也让无数的人对今生绝望;佛教成为最大的受益者,让佛教从微末的教派,在百姓的苦难和绝望中成长起来。

当时的南朝齐佛教昌盛,无数人信佛,道家学者范缜和佛门信徒展开论战,后范缜认整理自己的观点成《神灭论》一文。

范缜

无神论思想是我们中华民族本来就有的思想,无论儒道都可以衍生出无神论思想,如道家有范缜,儒家有荀子。

这种思想,贯穿在我们民族的发展历程中,或许有些人不认同,包括贫道也是有神论者;但是正因为大道包容下的一切,包容我们对世界的理解,才造就了我们璀璨的华夏文明。

无神论不代表否定一切,华夏式无神论的背后,是对大道的追寻、对自然的探索、对世界的改造,道教崇敬的神灵,是追寻大道的人、是诠释美德的人、是改造世界的人、是有功于华夏、有功于万民的人,是对自然的敬畏、对人的尊重,而不是盲从,不是迷信,不是因为畏惧自然而丧失自我。

历史

其实刚才说的故事是一种民族思想的传承,另外一种传承,就在史官。

中国的历史书,就是人类文明的奇迹,人类道德底线的坚守着,虽然史书上记录的绝对不可能的是真正的历史,但是,绝对是任何一个国家无可媲美的最接近历史真相的记录,这在于无数史官的坚持。

在兴扬看来,中国的思想,本来就由史而出,无论诸子百家,皆重历史。

兴扬所在道教秉承的道家思想,在许多文人眼中出于史官,如老君爷是周王朝的图书馆馆长,他看的图书馆,有无数的史书。

我们的历史最为完备,因为我们相信,顺天未必昌,逆天未必亡,如失人事,必定灭亡,所以我们的历史有皇帝为人的一面。

司马光曾记下一个故事,宋太祖在用弹弓打麻雀,玩的正开心了,有几个臣子就去上奏,称有要事。

宋太祖急急忙忙的接见他们,发现都是平常事,就问为什么上奏,一臣子答,我觉得这个事情比打鸟重要。

宋太祖一气,就拿玉斧打他;臣子掉下两颗牙齿,然后他把牙齿捡起来收好,这时宋太祖骂他:“你把牙齿踹怀里,是想告我吗!”他说:“臣不能讼陛下,自有史官书之。”

▲宋太祖

文天祥《正气歌》最先列举两个人都是史官——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齐庄公好色,贪属下崔杼之妻棠姜和其私通,后崔杼设计弑君,一时权倾朝野。太史记下了他弑杀君主,崔杼怒,杀太史。后太史弟弟再记之,崔杼怒,复杀之!后其弟再记之,再杀之!

太史的第三个弟弟又记下了这个事,崔杼放弃继续杀,这时南史氏听说太史都死了,于是带着竹简想过去记录这件事,听到已经记录了,于是走了。

敬天法祖,就是信仰历史,信仰事实。我们的神灵是我们的英雄,黄帝统一中国,建文明,为道教始祖;大禹治水,救万民于水火,于是为道教水官,关羽诠释忠义,为伏魔大帝。

敬天法祖让我们从历史中吸取知识,让我们实事求是,而历史告诉我们的是以人为本,才能得到好生活,而不是以神为本,互相残杀。

 总结

华夏民族骨子里,是对人的尊重,是对自然的敬畏,但是,绝对不是盲从,绝对不是迷信。

就算出现了一个人,自称是神灵的独子、自称是神灵唯一的代表、自称是最后的圣人,在我们眼里,只有陈胜这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神灵、先知、圣人,宁有种乎?都是无性生殖或者单雌生殖吗?

圣人也是人生的, 妄称神的代言人,妄称神的使者, 在我们眼里, 你就算真的是神的独子,请问你的神为我们的文明作出了什么?既然你的神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说一切都是你的神创造的,凭什么说一切都是你的神赐予我们的,凭什么让我们忏悔,凭什么让我们言听侍从?

凭什么听信所谓的唯一正确的神,凭什么做神的奴隶,凭什么做神的羔羊,凭什么按照你们的生活方式改变我们自己?

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光辉都是祖祖辈辈创造的,我们拥有的一切是祖祖辈辈认识自然、改造自然获得的,我们的过去是我们的祖辈创造的,我们的未来由我们来创造。

我们拥有的一切,不是造物主赐予的,我们感受生命的奇迹和伟大,不是生而有罪的,我们跪拜神灵,不是畏惧他们,而是敬仰他们。

道教敬仰的神灵,不是造物主,他们不是天生为神,他们生而为人,与我们一模一样的人,吃喝拉撒睡;在世顶天立地、器宇轩昂,是人间大丈夫、红尘奇女子,不是躲在山里修行的懦夫,也不是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

他们或许一生中不是永远光明磊落、至善至美,或许有缺点,但他们的光芒掩饰了他们一切的缺陷,或者诠释大道,或者为国尽忠,或者为民请命,或者行医济世,死后万人敬仰,灵魂不灭,成为神。

我们不需要感恩虚无缥缈的造物主,而应该感恩祖辈先贤,也就是道教供奉的那些神灵:炎黄、尧舜禹、老子、关羽、孙思邈、岳飞等等,是他们创造了历史,史官记录了历史,我们自信,我们坚定,我们是自己命运的主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