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特朗普为何坚决拒绝TPP?“替代方案”为何?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1日通过社交媒体公布其上任“百日行动计划”,包括退出滥觞于本世纪初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此前美国参院多数党领袖和众院议长均表示不会在奥巴马总统任内考虑这一协定,白宫则于11日表示将TPP前景交由下届美国总统和国会决定。特朗普最新的表态是否将令TPP无果而终?或是存在一个“替代方案”?特朗普为啥坚决拒绝这项协定?这对亚太区经贸影响如何?新华社驻北美总分社(纽约)记者齐紫剑、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学者刁大明、日本法政大学教授赵宏伟予以解读。
  拒绝“潜在灾难”
  特朗普在当天发布的短视频中说,将签署一份意向声明退出TPP,因为这对美国是“潜在的灾难”。
  齐紫剑认为,特朗普对美国退出TPP立场坚决,是缘于他对自由贸易的反感,对奥巴马政府所有这方面的政策措施他都看不上。他认为TPP搞得动作太大、太虚,美国是吃亏的,包括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特朗普也反对,曾表示该协定是美国签署过的最糟糕的贸易协议,和TPP一样,都是在抢美国人饭碗,他的政府绝对不干。
  英国《经济学人》网站文章认为,特朗普拒绝TPP,等于废掉了奥巴马政府大肆宣传但基本失败的“重返亚洲”政策的主要经济纲领,在亚洲贸易结构中留下了让人震惊的漏洞,对全球全球贸易会有冲击。
  赵宏伟认为,经商能力突出的特朗普在竞选中喊出“让美国再次伟大”,他的思路直白地说,是反对美国在全球再搞“政治挂帅”,反对在全球推动所谓“民主革命”,对内反对“政治正确”,反对自恋于民主自由的精神粮食。“从他的近期的表态看,要加大力度专注美国自我建设,要搞再减负、再基建、再工业化、再就业”。
  至于特朗普在短视频提出的“百日行动计划”,齐紫剑认为其中新意不多,是对此前立场的梳理和总结,“他在社交媒体上的这番表态,大多具有政策敞口,有待夯实”。赵宏伟认为,善于驾驭社交媒体的特朗普要让民众看到他在迅速推进复兴之策,老百姓最关心的是工作、民生,所以他表态要发力避免美国制造业的外迁,要为美国经济复兴制定“道路规则”。
  兑现“竞选承诺”
  在短视频中,特朗普还表示要在能源、国土安全、非法移民等问题上采取措施,要制定全面的国土安全政策,要调查滥用签证政策等。齐紫剑认为,特朗普这番表态,重在显示对选民的承诺。
  据《经济学人》杂志网站的报道,在TPP问题上,同奥巴马政府立场的迥异,体现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喜好。但是奥巴马政府力推的一项涉及十多个国家的协定突然被放弃,华盛顿要付出政治代价,包括其政策信誉。齐紫剑认为,特朗普不会太多考虑这一政治“丢分”,这由前任政府来“扛”,特朗普反而会得分,因为在竞选中他不断承诺要为美国人找回工作,要废掉TPP,现在他可以显示还没有执政就开始兑现承诺了。
  正在美国考察的刁大明认为,选择TPP开刀显示特朗普的政策精明。TPP在竞选中曝光度很高,特朗普将其判定为“损害”美国经济特别是蓝领中下层实际利益的祸患。凭借蓝领中下层支持、意外拿下“锈蚀地带”多州的特朗普当然要切实维护其关键支持者的利益诉求,他现在这样做,“不但可以夯实这些原本支持民主党的蓝领工人选票仓,而且还向公众凸显自己的‘竞选诚信’。”
  赵宏伟认为,特朗普的当选表明了美国社会确实存在着强烈的反自由贸易的政治情绪,特朗普既代表这种情绪,也顺应了这种选择,而且对他今后的经贸政策不造成伤害,可谓一举多得。
  双边“替代方案”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美国退出TPP,替代的方案是“协商出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从而使工作岗位和工业重新回到美国。
  美国要退出,脚已经踩进去的其它国家目前都在疑虑、观望,看美国下一步咋办。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经表态:没有美国参与的TPP已经没有意义。
  刁大明认为,如特朗普在视频中所说,TPP虽然无望了,但他会继续努力与其他国家签订所谓的公平的双边贸易安排。换言之,特朗普并不是绝对反对自由贸易,而是希望更加公平的自由贸易。“作为商人,特朗普应当很清楚,如果彻底反对自由贸易,将绝不会给美国国内经济带来提振效果,甚至将自我封闭于全球化的市场之外”。刁大明认为,甚至不排除出现一个全然不同的“特朗普版TPP”,当然名字和内容都会大调整。
  美国退出TPP后,奥巴马政府推行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会受到严重影响,有媒体认为,美国将失去在经济贸易意义上持续引领亚太地区的可能性。刁大明认为,世界都在观察,盟友会担心与美国关系出现松动,因为特朗普是“政治新人”,这种观点很正常,“至少从目前看,特朗普已经出现很大改变,转换为相对务实、有条不紊、努力熟悉情况并可以较为务实地尝试兑现竞选承诺的候任状态”。
  齐紫剑认为,特朗普近期的做法显示出“务实”一面,既通过表态显示兑现承诺,又通过观点释放,为组阁和后续政策推进创造条件。不过,当前特朗普的重中之重还在于人事,要通过组阁构建施政的人力、组织架构,很多情况下,他的政策、思路还在细化、具体化,外界对他政策的观察亦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