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法轮功的“天国”啥模样?

李洪志对“天国”情有独钟,把乐团命名为“天国乐团”,还专门吟诗赞美。不禁要问,“天国”究竟长啥样,值得李洪志如此青睐有加。
   ——小号吹出来的“天国”,一派诱惑样。 
  先来看看,李洪志小号所吹的“天国”是啥样的。
  “天国”是什么。李洪志说是“大觉者度人”的地方,(《轉法輪·佛家功与佛教》而且“天国”有很多,“每个如来有自己的天国,”在银河系就有一百多个“如来和天国世界”。(《轉法輪卷二·学者和修炼是两回事》)
   “天国”什么样。李洪志说“天国世界的一切东西都是由更微观的物质粒子组成的,表面上非常光滑细腻,放射着光芒,”(一九九八年五月《欧洲法会讲法》)而且是金色的光芒,“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转法轮·悟》)
   “天国”有啥好。主要有两条,一是“永保人身”(《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一是“永不吃苦、永远幸福、永远享福、永远美好”(一九九八年九月《瑞士法会讲法》),具体表现就是“天国什么都有,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转法轮·玄关设位》)。
  “法轮功”有啥特别。也有两条,修炼法轮功,一是“可以去法轮世界,也可以去其它许多天国世界,”(一九九六年十月《休斯顿法会讲法》)就是拿到了天国的通行联票啊。另一个是“只有法轮世界才能带肉身去”,其他“天国”都不能带。(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如此看来,李洪志小号吹出来的“天国”,果然是“天威”重重,相当诱惑啊。
  ——学员实践着的“天国”,只见凄惨样。 
  再来看看,“学员”所走的“天国”路,情况又是怎样的。
  死的死。“学员”修炼法轮功致死已不是什么新闻,据不完全统计,仅1992年到2002年十年间,就有1700多名“学员”死亡,其中自杀300多人,拒医拒药1400多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近来,就连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也病亡了。
  老的老。典型的代言人是“二师父”叶浩和蒋雪梅夫妇,如今的叶浩夫妇,佝背弯腰,瘦骨嶙峋,十足的老态龙钟,真正地垂垂老矣。
  病的病。原本“学员”生病也不是什么怪事,但拒医拒药导致死亡的可不在少数。有的“学员”还错把高血压导致的面红如妆,当成是修炼带来的红光满面,能不发病吗。
  伤的伤。“学员”遭遇车祸也是会受伤地,从高处摔下来是不会有隐形的翅膀地,因涂写、张贴法轮功宣传标语被施以6记鞭刑的新加坡“学员”高兵也是伤痕累累地。
  “学员”是如此,“骨干”也这般。李大勇、封莉莉、柳济南,这些“精进骨干”、高级“佛亲”均难逃一样的结局。国内“弟子”如此,洋“弟子”也一样。在乌克兰有“学员”娜塔莉亚·梅尔尼科娃的遭遇,在美国有兰多·艾芙娜的病亡,法轮功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地带来祸害。
  “末世救人”果然是惊天地,可惜不是“圆满”惊天地,而是“学员”的血泪惊天地。
   ——注定要破灭的“天国”,只剩绝望样。 
  最后来看看,“天国”的最终结局会是怎样的。
  “圆满”去“天国”的兑现时间一再推迟,直至永无尽头。1996年9月,李洪志称“给学员两年的修炼时间,圆满一个,接送一个”,(《法輪大法精進要旨·何为开悟》)提出了“两年圆满”。到了2001年7月又说“前10年是正法时期,后10年是法正人间时期”,(二零零一年七月《华盛顿颊DC国际法会讲法》)提出了“二十年圆满”。可惜不管是两年还是二十年,都已是过去时,但“圆满”和“天国”并没有如期而至。也许,李洪志说的是“神”的时间,“一分钟是现在的一年”,如此算来,“二十年圆满”的兑现时间是10512000年之后,这让“学员”如何自处。
  “圆满”去“天国”的前提条件一再加码,直至删除了事。从“个人圆满”到“众生圆满”,从“去掉最后的执着”到“最后的最后”,甚至提出了“来在世上的生命,当不上人,当动物、当植物,都等着大法弟子救度”。(新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不仅要“救人”,还要救动物、植物,这也就罢了,总有救完的一天。2015年5月,李洪志删改《轉法輪·论语》,直接把“圆满”给删了,这是“天国”破灭的节奏吗?
  如此一来,“天国”这个肥皂泡还能放出啥“光辉”呢?
  看上去很诱惑,做起来很凄惨,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就是李洪志的“天国”,长得确实不咋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