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如此过河拆桥

 李洪志自诩“高德大师”,对所有人千好百好,实际上是个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主儿。粗略地列举一下就有:对气功老师李卫东过河拆桥、恩将仇报;对前妹夫孙森伦过河拆桥、恩将仇报;对“三退主席”李大勇过河拆桥,还在人家死后诬其“不检点”、有求保护之心什么的;对龙泉寺行政总管韩振国过河拆桥,死后说韩“修得不好”什么的……
  最值得一提的是王彤文,此人是货真价实的大法弟子,还是知名的“法轮功科学家”、法轮功的大红人,她在法轮功“第一媒体”上亮相多多。哪知道,因为利益之争,李洪志居然授意“第一媒体”发表通告,宣布王彤文不是法轮功学员,而是“以法轮功名义”干坏事的冒充者。关于“王彤文事件”的真相,凯风网爆料、评论甚多,此不赘引。我只是想说明,李洪志对于弟子无情无义,可利用则利用,无利用价值就弃之如死狗,甚至诬陷为特务(比如樊延瑜)。
  李洪志对华人弟子薄情,对西人弟子也寡义。远的不说,就说最近爆料的加拿大西人弟子瑞陶尔(Daniel Peter Rintoul),此人在抢夺枪械、劫持人质、悍然袭警后被警方击毙,事前事后,李洪志和法轮功是怎么对待他的呢?
  在瑞陶尔痴迷法轮功时,李洪志唆使他去北京护法弘法,让他做自己的政治炮灰。
  瑞陶尔2000年时开始习炼法轮功,十分痴迷,很快就成为精进分子。既然“师父”要求弟子“走出来”护法,叫嚣“头掉了,身子照样打坐”,瑞陶尔岂甘落后?据《温哥华太阳报》报道,瑞陶尔在2002年2月中旬曾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试图张开支持法轮功的横额而被捕,与他一同被捕的还有另外五名加拿大人和40多名外籍人士,成为国际事件。他在被捕时重复大叫“法轮大法好”,遭扣查20小时后,被中国遣返。瑞陶尔也曾接受《卡尔加里先锋报》(Calgary Herald)访问,谈及他如何修炼法轮功,并有相关图片见报。彼时彼刻,瑞陶尔不仅成了法轮功“广传世界”的一块招牌,而且成了洋弟子“护法”的典型。可李洪志除了利用瑞陶尔替法轮功作“正面宣传”外,并不顾及其他,何善之有?
  在瑞陶尔实施犯罪与警方对抗时,李洪志法身集体渎职,师父没有兑现其承诺。
  瑞陶尔是个虔诚的大法徒,他“学法”一定很认真,一定知道李洪志的法身保护说。李洪志说过:“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每个学员身后都有我的法身,还不只一个。”“你思想中想的是什么,……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瑞陶尔既然痴迷法轮功,当然会相信这些谎言。然而,在瑞陶尔实施犯罪与警方对抗时,李洪志的法身集体渎职,“师父”没有兑现其承诺,结果,瑞陶尔被警员击毙。虽然临死前他还喊着“法轮大法好”,可“师父”不知是听不到呢,还是听到了不予理睬。总之,声称“师徒间不打诳语”的李洪志对瑞陶尔打了诳语,欺骗了他。信口吹牛,有诺不践,何真之有?
  在瑞陶尔被加拿大警方击毙后,李洪志竟称他是精神病人,早就被法轮功组织劝退。
  2016年11月10日下午,瑞陶尔犯事死掉了,法轮功组织应该对其家属进行慰问。然而,李洪志不仅不略示人道,还授意法轮功媒体于11月18日发表《卡尔加里和温哥华法轮大法协会声明》,胡说瑞陶尔“接触法轮功前已经患有精神疾病”,“间歇性服用精神性药物一段时间”,还说瑞陶尔“2003年以后从炼功点消失,据说此后他又转学了一些其它的宗教”。《声明》还说,法轮功不让精神病人修炼,那意思是说,瑞陶尔原本是精神病人混进了法轮功组织,还不遵守“不二法门”的师训,转学其他宗教,也就等于不再是法轮功学员了。这显然是弥天大谎。据加拿大媒体报道,直到2011年,瑞陶尔还在练习法轮功,并且有图片可证。对于已然死去的弟子,李洪志不仅不表示哀悼,反而往他身上泼脏水,何真之有,何忍之有?
 
  瑞陶尔2011年2月在卡加利奧林匹克广场习练法轮功的照片(Postmedia网站)
  总之,李洪志对待信徒,能利用时就利用,有油榨时尽量榨,待到油榨干了,可能会受到牵连了,就翻脸不认人,就像抛死狗一样将他们一脚踢开。这就是法轮功的“组织原则”和“待下之道”!这样一个流氓无赖式的“修炼团体”,不是邪教是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