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5日星期五

头条 | 常熟童工,是谁造就了人间惨剧?!


11月21日梨视频发布的《实拍常熟童工产业:被榨尽的青春》,引爆了舆论的关注。短短6分多钟的视频曝光了童工极端恶劣的生存状态: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童工的悲惨境况
长时间、高负荷的体力劳动

甚至惨遭暴力的殴打

大老远被骗至此,被恶意拖欠工资

被扣押身份证、银行卡、手机,毫无反抗能力
事实上,这些孩子已经不仅仅是被剥削劳动力的童工,甚至可以说是被贩卖、被囚禁、无人权、无自由的“奴隶”。这些无良商人不仅触犯了法律,更触动了每个人最心痛的神经。
这些触目惊心的童工现状,仅仅用商家利欲熏心、道德败坏去解释,未免太过于单薄。这其中还交织着各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因果关系……
廉价劳动力:小作坊唯一的生存之道
九十年代中国放开市场以后,类似视频里这种小规模私营的服装加工业,成了发家致富最热门的捷径。正是依靠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中国沿海地区的轻工业飞速发展,各种代加工、制造类的小企业成了各地经济发展的主力军。
但随着工业化带来了高科技、大规模、低成本的生产方式,原本的小工厂越来越不具备市场竞争力。再加上劳动力短缺和工资水平上涨,小工厂想要继续获得利润,唯一的手段只能靠压榨工人……于是乎,他们把目光瞄准了这个群体——贫困地区的儿童。
辍学:不仅仅是因为穷
视频中的这些孩子千里迢迢来到常熟,只是因为被骗说这里工资高。尽管他们还不满十六岁,本应坐在课堂里读书,但摆他们面前的选项,显然不是“读书还是打工?”,而是“去哪里打工?”?
我国早在农村推行了义务教育,使得贫困家庭的孩子不至于因付不起学费而辍学,但“读书无用论”依旧在贫困地区根深蒂固。读书意味着多一张嘴吃饭,而打工则意味着多一份收入,权衡之下许多家庭和孩子都宁愿主动辍学,没有人会考虑读书带来的长远收益。
中介机构:贩卖儿童的产业链
一面是想去经济较发达地区打工的贫困儿童,一面是极度渴望廉价劳动力的黑心工厂。如此一拍即合的供需关系,自然就孕育出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诞生出了专门负责把“羊”运送到“虎口”的中介机构。
只需要付上几百块路费,把一批批云南的孩子骗到常熟,就能以两千三千的价格卖给当地的小工厂。这种生意几乎无本万利,但事实上已同人贩子无异。人贩子之可恶人人喊打,但这种所谓的中介机构,竟然满大街贴着招工的小广告,在太阳底下堂而皇之地干着贩卖儿童的勾当。
监管缺失:是无心之过,还是默许纵容
按照视频中被采访者的说法,当地使用童工早已形成规模,成了市场运作的潜规则。“去年带过来有六千号人”,可见这并非个别现象,也并非短期才出现。但有关部门竟一直未发现问题,到底是监督失职,还是默许纵容?
这些外来儿童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加上几乎处于被限制人身自由的状态,对此毫无反抗能力。服装产业作为当地经济的重要一环,禁止童工就意味着大量民企因运营困难而濒临破产,继而带来的经济下滑、人口失业,都是地方政府最头疼的。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童工成了“政绩至上”原则的牺牲品。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常熟童工”暴露了现代社会中追求利益和人道主义之间的矛盾,城市化建设和贫困农村之间的矛盾,劳力短缺和企业转型之间的矛盾。
想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除了加强监管力度,严厉打击违法企业之外,让那些该被淘汰的生产方式退出市场,激励企业通过创新来实现自我转型;转变政府部门的政绩观,真正实现“以人为本”;最重要的还是要从源头上减少辍学儿童的数量。
加大义务教育的推广,提高农村人口的素质。为那些急于外出打工的孩子提供实用的专业技能培训,增强他们未来的社会竞争力,改变贫困地区对读书无用的偏见。 
希望这些孩子早日脱离苦海,更希望这些阴暗的角落彻底从我们的世界里消失。
注:本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认同其观点。
本期编辑:玉米
本文系莫邪青锋独家原创

【版权声明】
转载请务必注明
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莫邪青锋”
长按二维码
关注微互动
爱创作、爱表达的您是否还在为无法展示心声而烦恼吗?来吧,让文字飞扬,让心声回响,平台与稿酬一样不缺!来稿邮件至:moyew@sina.com,小编在邮箱的这头等你哦!
阅读 2097
37投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