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

邪恶的“大团圆”

   
  东风夜放花千树,人间花好月圆
  “东风夜放花千树”,这说的是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人间花好月圆,许多传统佳节都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盼,但在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那里却遭遇了扭曲和变形。
  李洪志推出“客栈论”的实质在于瓦解弟子的家庭观念 
  对于元宵节这类传统节日,李洪志曾经公开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样子。2003年2月15日,在洛杉矶的一次法会上,当时有弟子提醒李洪志“今天是元宵节”,李洪志表示:“噢,我倒没有想到。我这个人节的、年的,你不告诉我我还就是忘了。今天是元宵节,那我们这不是大团圆吗?”(《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也真够奇葩的,法会居然成了“大团圆”?其实,这正反映出“师父”的阴暗心理。
  除了众所周知的“去情论”之外,李洪志还曾特地抛出一种“家庭客栈论”,意在抹杀家庭在弟子生活中的地位。“大家来到一个家庭也好,来到世间也好,就象住店一样,小住一宿,第二天就散伙,来世谁认识谁呀。”(1996年10月《休斯顿法会讲法》)其瓦解信徒家庭归宿感的意图非常明显。李洪志还不止一次兜售这种谬论,“今生我是你的亲人,来世那说不定又是谁的亲人呢,咱们就是一世的缘分。就像住客栈一样,小住一宿,明天散伙,谁能代替谁呢?”(《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有间客栈”怎比得上家庭的温馨
    李洪志偷换节日团圆的概念在于从精神上操控弟子 
  按照李洪志的荒谬逻辑,既然家庭的社会意义必须贬低乃至否定,那么亲人在节日里团圆自然也是多此一举了。
  显而易见,节日团圆的意义被剥离后,弟子们才有可能专心追求所谓的“圆满”。而李洪志对于元宵节等传统节日的关注点,也不在于节日本身,而在于弟子们节日观念是指向家庭,还是放在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身上,这是李洪志“家庭客栈论”的险恶目的之一。也只有实现了这一点,李洪志才能更方便地对弟子们实施进一步的精神控制,“精进说”“法身保护说”等其他邪说也才能发挥后续作用。就这样,弟子们对于家庭、亲情的正常情感需求被李洪志悄悄地、一步步偷换了概念。
  至于,那个法会上“师徒大团圆”的场景不过是操控信徒的一种象征而已。
   
  受害弟子在黄泉路上的“大团圆”
    法轮功的“大团圆”无非是一场充满悲剧的噩梦 
  如此邪恶的“大团圆”,自然不会给弟子带来什么好运。从春节到元宵节,人间万家团圆,而法轮功却注定要走上一条悲催之路。
  ——今年春节之前,美国当地时间1月9日,俄亥俄州华裔夫妇陈明明、赵亮残忍杀害了5岁的女儿。《检察官》网(inquisitr.com)13日报道称:“陈明明(小孩母亲)声称自己是兜售‘真善忍’核心理念的中国精神修炼团体法轮功的信徒。”当元宵节万家团圆之际,这一个华裔家庭却因为经历了一场人伦血案,家破人亡,两夫妇也只能在监狱里“团圆”了。
  ——2016年元宵节(即2月22日),媒体披露,原日本法轮功骨干肖辛力病亡的消息在法轮功封锁多年后终于曝光。又一对“法轮鸳鸯”在黄泉路上获得了“团圆”。
  ——2015年元宵节的前一天(3月4日),据媒体报道,一名法轮功女弟子因举债偷渡而沦为失足女。
  ——1999年1月29日(元宵节前两天),海南省屯昌县黄岭乡加赖村人杜传立,修炼法轮功精神失常,将屯昌县屯郊乡良史村妇女肖桂英砍成重伤。
   
  小艾什丽遇害,当地民众以各种方式寄托哀思 
  法轮功弟子之所以酿成上述这些悲剧,与李洪志的谬论自然是脱不了干系。然而,“中招”的远不止是元宵节。在“李大师”的精心“熏陶”下,许多“大法弟子”的节日观往往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其中最令人刻骨铭心的,便是发生在2001年的“1.23自焚惨案”。人们应该还记得,那一个折断青春之花的日子,当天安门前燃起惨烈大火的一刻,正是农历除夕的下午。自焚弟子把幻想中的“圆满”“升天”的时间竟然放在了除夕——一个比元宵节更重要的传统节日里,这是足以令人深思的。也由此可见,法轮功弟子对传统佳节的观念是怎样地扭曲乃至变异。
  追求幸福的大团圆及家庭的天伦之乐,是人类拥有的正当权利。而法轮功式的“大团圆”恰恰是这一美景的反面,至于其所描绘的“圆满”也只会给世人带来无尽的悲剧和灾难。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