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

新一代亞裔作家: 白人誤解仍存在​



        亞裔如今已經成為美國人口增長最快的族群,但在文學創作領域,亞裔作家仍然無處不感受到來自白人主流社會的排斥和誤解,在前(25日)舉行的亞裔作家協會(AAWW)出版年會上,一些年輕的亞裔作家分享了他們的見解,以及他們如何在這種境遇下抱團取暖的經驗。
        
        這場名為「尋找自己的社區」的研討會請來包括華裔作家張佳凝、韓裔作家金愛麗絲(Alice Sola Kim)和泰裔作家托尼(Tony Tulathimutte)與Buzzfeed記者李捷瑞(Jarry Lee)對談。這三位年輕的亞裔作家在研討中默契到可以完成對方沒說完的句子,因為寫作早就把他們聯繫在了一起。

        三人都是斯坦福大學的畢業生,雖然本科都並非寫作,但他們對寫作都有著強烈的興趣。大一時在宿舍裡偶然結識,三人就成了好朋友,經常互相鼓勵一起寫作,同時他們也發起了斯坦福寫作小組,將志趣相投的同學和校友聚集在一起。畢業後,三人都選擇就讀寫作研究生項目,之後又都搬來紐約繼續寫作。

        談及亞裔作家在出版行業面臨的挑戰,他們都指出白人主流社會對亞裔作家和亞裔文化內容的文學作品仍然有很多誤解,白人為主的文化也給亞裔作家的生存空間帶來威壓。
托尼說在文學創作領域有個普遍的共識,就是你越寫自己不熟悉的東西就越有本事,因為這樣可以顯示你的想像力。這種觀念使很多白人作者開始寫自己並不熟悉的亞裔故事。而亞裔作家提交亞裔文化相關作品時,編輯往往又會說:「這是非常有特殊性的故事,你可不可以在解釋的明白一點。」「編輯這話的意思就是你能不能讓白人讀者明白你在說什麼,可你想想,你寫科幻小說,那些科技的東西反而不需要解釋,而你寫族裔文化的東西就要解釋。」

        張佳凝說,很多時候一些白人作家會羨慕她,認為她筆下的亞裔故事都是她自己的故事,而她的特殊族裔文化,使她只寫自己的故事就已經夠吸引人。「就好像我們寫亞裔故事就不需要藝術加工,他們不明白我們就算寫的都是亞裔人物,每個人物也是不同的。」她說。

        張佳凝說比起譚恩美那代亞裔作家,如今的年輕一代有很大的不同。「我非常敬佩譚恩美,在《喜福會》之前,美國人幾乎對中國文化一無所知,她們那代作家承擔了拓荒的責任。而正因為他們的這種努力,我們今天在寫作上才有更大的自由度,我們已經不在集中在亞裔身份認同的主題上,有時候我們寫的亞裔角色只不過是一個有亞裔姓氏的美國人而已。」她說。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