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

郭文贵最后的疯狂

身居美国的郭文贵以他特有的方式反戈一击,搅得中国时局为之一滞。郭文贵与包括胡舒立的财新网在内的三家媒体报道各执一词,针锋相对,莫衷一是。不止是尚未明朗的真相,双方所采用的方式也能成为一个大问题,尤其是郭文贵不择手段的流氓式打法,更是拉低了观者的底线,亦使中国反腐事业被蒙上一层阴影,不乏一些无中生有的中伤以及由此造成的恶意想象。郭胡事件越炒越乱,本来有所改观的政商和媒体舆论生态忽然间急转直下,突然变得阴暗、污浊甚至卑劣。
其实在这场虚实难辨的交锋中,从两边表现于外的角斗方式,也能大体推知其背后的成色。自三篇报道之后,胡舒立一方迅速转入低调,或是因为不得已而意求淡化争端;但郭文贵一方却已刹不住车,大有逍遥法外、无所顾及、孤注一掷,要把中国搅个天翻地覆之势。虽然郭文贵言语中不乏佛家慈悲、公平正义,但是观其伪装之虚假、言语之恶毒、招术之阴狠、用心之疯狂,实难静坐旁观。虽然郭文贵能够一时逍遥,甚至有可能手握“国家机密”,但是如此下去如何长存?只能是自取灭亡,成为刀下鬼或牺牲品。


郭文贵咬出领导人
新的“战争”
在很多读者看来,以财新网《权力猎手郭文贵》为代表的三篇文章此轮深度报道对郭文贵刨根究底,与对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等人的一些报道并无二致,只是似乎多了一些道德批判的意味。这是一种观后感,来源于媒体报道中翔实资料的堆积。而这些资料所描绘的郭文贵,是一个通过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一路厮杀成长起来的商界枭雄。
在郭文贵的商业“神话”中,充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类型的争斗,他的对手大多下场悲惨,甚至身陷囹圄,而他是走到最后的人生赢家。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相当数量的对手都曾是他多年的合作伙伴和好友,比如曲龙、林强、李友等人。由此也能略知心向佛学的郭文贵真实的个人修行和处世方法。
因为这些报道揭发了郭文贵不为人知的一些阴暗面,或者是对郭文贵造成了污蔑和很大的杀伤,当然也有可能其中一些细节来源于一面之词而有失察,又或许郭文贵不关心具体细节而早就预谋高调现身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这样一个理想时机,总之是引起了他的极为激烈的反应。郭文贵将报道指控坚决否定,同时还令人意外地展开反击。他没有同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列位“大老虎”般束手就擒,主要原因或许不是自身清白,而是身处中国法律之外。
郭文贵再施“毒计”
郭文贵凭一己之力使攻守易势,源于其屡试不爽的特定手段,正如三篇文章所爆料那般。许多非正式的评论以“直取下三路”来形容。这集中体现于郭文贵第一次回应的声明。虽然三家媒体均参与了对郭文贵的报道,但他却选择性地将矛头对准了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个人的私生活上。公开宣称她是李友的情妇,有私生子,甚至提到一些不堪入目的内容。舆论普遍认为,这已然是人身攻击,而且无底线无廉耻。这种行为与三篇文章所多次提及的他组织拍摄色情视频以扳倒政商对手的做法极为相似,其实也可视为对那些报道指控的佐证。
当然,如果抛去道德方面的评判,这种无底线攻击方法却是一种极为实用有效的招术。或许用在缺乏道德感识的人身上效果不明显,但是对受到法纪约束的官员,对极为珍惜羽毛的社会名流则杀伤力巨大。即使这些指责完全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也将是对方终身难以洗去的无形的污点。这也是一般人对此极为不齿和蔑视的原因所在,自然也少见于正式场合。更何况,而且财新传媒只是参与报道之一,其主编胡舒立是一名女性,本人未必对文章有完全掌控。当然,胡舒立也有可能确实存在一些郭文贵所说的问题,但这也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郭文贵也使自己掉了价。
在郭文贵多次对外表态,有一些自我矛盾之处。比如,他在首次声明中撇清多位被指遭其“陷害”入狱的人时说,“完全不认识”刘志华等人,然而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又详细复述初见刘志华时对方鄙夷的话语,而且承认是自己揭发的刘志华。既然如此,郭文贵为何在声名中明确表示“此人虽传闻与我有关但事实上我完全不认识”?抑或是根据不同的情势提供不同的信息?除此出尔反尔之处以外,郭文贵的诸多指控的辩白是否还有其他类似的虚假信息?换言之,郭文贵有可能以谎言为武器,不仅完全撇清自己,而且给对方戴莫须有的帽子。
身在中国之外的郭文贵任性无羁绊,话语虚实不必担责。在胡舒立一方难以作声的情况下,郭文贵的声音相应被急剧放大。不过,其故弄玄虚、遮遮掩掩、前后矛盾,以及扯虎皮乱咬人般的指控不仅使局势更加混乱,而且也让中国政治、商业和媒体三个领域都蒙上阴影。这主要表现在他有意无意地经由胡舒立把矛头指向了在中国反腐中获得巨大声望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身上。
郭文贵最后的疯狂
早在郭文贵回应之初,网络中就开始流传一张郭文贵、李友和另一位脸部被打马赛克人物的合影。众所周知,由于工作关系,王岐山与胡舒立确实相互认识,财新传闻亦从未否认其与中国高层的联系。再加上郭文贵有意无意的引导,就将王岐山推向了舆论前台。郭文贵在说明他与刘志华的关系时,不止一次地强调所谓的“最高领导”。而这正是媒体舆论极为敏感之处。经过舆论发酵之后,郭文贵在另一次采访时又“适时”将王岐山推出,声称与王岐山“关系很好”,并且说不认识曾庆红。由此就在部分观者眼中造成王岐山与腐败分子存在关系的印象。这对于中国的反腐事业显然是十分不利的。
与郭文贵有深入交往的人曾说,他十分善于“搅混水”,使各方都投鼠忌器,然后在灰色地带求生、混水摸鱼。其实,郭文贵不仅扯进了王岐山与曾庆红,还声称自己掌握一些能造成致命伤害的东西,美国等多国部门都与其保持联系,并且掌握一些尚未对外公布的信息。就这些所谓的信息来说,这些信息从何而来?是否涉及到中国国家机密?他向美国等国家泄露这些信息是否会危及中国国家安全?
很容易想到的一个渠道是马建通过中国国安部门向他提供,至少郭文贵没有否认与马建之间的友好关系。郭文贵说,自己非常敬重马建,“要是没有他,我就不会有今天。”郭文贵还表示,马建曾谆谆告诫他要“爱国”。但是,他此番向外泄露不可控的信息,给中国国家形象抹黑,给反腐事业添堵,大放厥词牵扯中国高层,又如何谈得上“爱国”?既然爱国又为何有香港籍,自豪地宣称接受美国法律保护?既然指控胡舒立几致其身败名裂,不何不主动提交指控依据?既然十分尊敬和佩服王岐山,为何不回国接受治疗和调查?
当然,并不是说三篇报道没有失实之处,也难保胡舒立本人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但是如果郭文贵是被污陷的话,面向世界媒体不负责任地胡说乱讲,无益于问题的解决,反而只会使问题更为严重。在执政者看来,现在的争论已经涉及到国家尊严与安全,甚至牵扯到国家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即使郭文贵本人身在国外,赌上一切来投机,在国家意志面前其实是微不足道的,甚至有可能沦为国家利益兑换的牺牲品。
来源:多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