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9日星期四

澳門:兩大社會風潮的警示

相比起香港,澳門並不是一個社會張力十足、能量人士活躍政壇的地方。不過,近期有兩個比較大的風潮,卻也指向了這片富足、安逸的生境中可能不那麼和諧的某些方面:一個是至仍今此伏彼起的各大賭場莊荷要求加薪的工潮;另一個是爆發於今年五月底的反離補的大遊行,最終以特區政府撤回「高官離補提案」結束。
澳門特區的面積不大,回歸前的澳門與很大程度城邦化了的香港不同,其政治更帶有大社區管理的色彩。何、崔、馬三大望族即便在葡萄牙殖民者管轄時代已然成為或可左右社區動態的精英圈核心,並且他們與母國的各種聯繫可謂深厚。1999年澳門回歸,中央政府對澳門發展也頗為上心,據維基解密披露的美國外交系統掌握的資料,開放賭權、多元發展乃是北京方面認可並全力支持的綱領,這後來GDP一路高歌猛進,博彩收入把澳門托舉到了人均收入全球第三的高位(也有認為是第一的)。
的確,不少高速發展中出現的問題看來在一片經濟榮景下被遮蓋了,而當地民風一向以文化醇厚、政治淡定著稱,這可能也給執政的精英層(三屆兩任均是望族中人)帶來了某種安逸感。高官離補案中核心條款的提出未必不具合理性,但由現任政府班底自己於當屆任滿前匆匆提出,不免沾上任期內為己直接謀利之惡名,這應當是對程序正義的細節太過放鬆,於特首崔世安這樣接受西方良好教育(其就讀專業於分類排名中系美國高校前列)的改歸來說,是不應有的疏忽。萬人遊行開了澳門先例,但特首及時出面,在議員保駕的情況下還算及時收回成命。
不過,賭場(澳門稱「娛樂場」)莊荷的工潮就難以一時平息。一方面,澳門社會的確存在兩極分化,年輕人對收入不滿的現狀;另一方面,這也多少是澳門經濟不完全開放的一個後果(以莊荷16000澳門元左右的起薪,如果對外開放勞工應聘,則罷工難以影響到賭場運營,只能把壓力轉向政府)。由於官方承諾莊荷職位只給與澳門人,所以賭場在特區基本上全員就業的情況下,除了加薪提高待遇幾乎別無選擇。這在博彩收入開始縮水的近幾個月,開始給經營者造成壓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